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混沌劍神 > 第六百六十五章 圣王隕落(四)

  ;

  “這就是圣王五重天的實力嗎?竟然比四重天強上這么多。”劍塵心中暗暗驚駭,面對圣王四重天的司徒情,他即便是不能勝出,但司徒情也無法對他構成太大的威脅,而此刻司徒情的實力晉級五重天境界,他才首次感覺到自己面臨著巨大的威脅,司徒情這一擊,絕對能重創自己。

  “啊!”劍塵仰天發出一聲長嘯,丹田中,大量的混沌之力從混沌內丹中吞吐出來,融入他的四肢百骸當中,以混沌之力為后援,全力沖開四周這凝固的空間。

  周圍那凝固的空間受到強烈的沖擊,立即開始劇烈的顫抖了起來,即將被劍塵體內爆發出的巨大能量強行沖破,但在時間上終究還是來不及了,就在劍塵還未完全沖破那凝固的空間恢復對身體的控制權時,司徒情的圣兵帶著無形無態的天地之力便已經來到了劍塵的額頭前。

  “嗖!”然而就在這時,一根金『色』的箭矢閃電般從不遠處『射』來,直接命中刺向劍塵眉心的圣兵,將之打偏,與此同時,一條金『色』的絲線也從另一邊『射』來,這根金『色』的絲線無比的堅硬,緊緊的纏繞住司徒情手中的圣兵,讓他短時間內根本就無法運用圣兵攻擊劍塵。

  來自另外兩人的阻擋早已經在司徒情的意料之中,他的反應也是非常迅速,右手果斷放棄圣兵,帶著一團強大的天地之力閃電般打在劍塵的胸膛上。

  “碰!”

  隨著一聲悶響,劍塵身上的衣服立即化為碎末飄散在空中,他的胸膛如一塊陶瓷一樣被打的龜裂,裂開了一張如蜘蛛網一般的裂縫,遍布整個胸膛,而蘊含在杰德泰手掌上的天地之力第一時間侵入他體內,把分散在中的混沌之力壓制,將他體內的五臟六腑破壞成粉碎,就連心臟都沒有幸免,落得四分五裂的下場。

  劍塵張口噴出一口鮮血,身子再也難以保持浮空之力,從高空中跌落下去,狠狠的砸在下方的大地上,將地面都給砸出了一個大坑,整個人完全陷入了坑中。

  “劍塵小兄弟!”黃天霸驚呼出聲,然后揮動手中圣兵在半空中殘留下一道虛幻的殘影從司徒情后背刺入,將司徒情整個身體都給貫穿,然后不給司徒情喘息的時間,又是一掌帶著雄厚的天地之力狠狠的印在司徒情的后背上,將他整個人打飛了出去。

  司徒情口中鮮血狂噴,身子如斷線的風箏似地向著下面摔去,他的生命壽限本就不多,剛剛以燃燒生命本源獲得強大的戰斗力近乎將他剩下的壽元都給耗盡了,再加上努比斯殘留在他體內的劇毒幾乎無時無刻都不在吞噬著他的生機,使他已經落得強弩之末,燈枯油盡的地步了。

  “轟!”

  又是一聲悶響,龍虎門圣王司徒情摔在劍塵百米處的一塊巨大的巖石上再也爬不起來了,強烈的撞擊力將那堅硬的巖石都砸的四分五裂。

  黃天霸和努比斯兩人迅速從空中墜落而下,落在被劍塵砸出的那個大坑邊緣。

  “劍塵小兄弟,你沒事吧!”黃天霸語氣充滿擔憂的問道,旋即隨手一招,掌控天地元氣將陷入深坑中的劍塵托了出來,小心翼翼的放在旁邊一塊平整的草地上。

  努比斯也是臉『色』凝重的盯著胸膛如同一個陶瓷似地被打的鬼裂的劍塵,對于司徒情那一掌的威力他心中也是非常清楚,盡管劍塵的身體防御力強的變態,但終究還未晉級圣王境界,面對實力達到圣王五重天境界的司徒情的確難有架招之力。

  圣王九重天,每一個小境界的差距都是非常大,其中最為重要的就是五重天和四重天,這兩道小境界之間的差距有著如同一道分水嶺一般的巨大,若是一名圣王四重天的強者對上五重天境界的強者,雖然不敵,但至少還有抵擋一二的能力,因為他們同樣掌控有天地之力和空間玄奧,唯一不同的就是對兩種能力的領悟各有深淺,而劍塵這名字連圣王都沒有跨入,僅僅是憑借著強大的體魄和圣王叫板的優勢在圣王五重天境界的強者面前的確顯得很脆弱。

  劍塵臉『色』蒼白,光著上身躺在草地上,幾口鮮血從他嘴中咳出,目光有些暗淡的看著黃天霸和努比斯兩人,道:“我沒什么大礙,至少還死不了,沒想到他著一掌的威力竟然這么巨大,我連承受一擊的能力都沒有。”

  看著劍塵沒什么大礙的『摸』樣,努比斯和黃天霸兩人那緊張的神『色』稍微緩和了幾分,黃天霸輕笑道:“劍塵,圣王五重天和四重天之間的實力可是有著數倍的差距,以你這強大的體魄只能以付出微小的代價抵擋四重天的攻擊,倘若你面對實力達到圣王五重天境界的強者,那你的優勢將會大大的減弱。”

  “不過你以不到圣王的實力僅憑就承受圣王五重天境界的強者的全力一擊而不死,你足以感到自豪了。”

  劍塵忍受著身上傳來的劇烈痛楚從地上掙扎著站了起來,道:“龍虎門圣王死了沒有。”

  “當然沒有,你以為圣王境界的強者是那么好殺啊,他們的命硬著呢,除非雙方的實力懸殊太過巨大,不然的話要想讓一名圣王隕落都不是一件易事。”努比斯開口說道:“不過龍虎門的那個圣王體內已經中了我的劇毒,再加上他燃燒了自己的生命本源,將自己的壽限耗盡,他離死已經不遠了。”

  聞言,劍塵顧不得自己身上的傷勢,立即拖著殘破之軀向著百米之外的龍虎門圣王走去。

  只見龍虎門圣王司徒情臉『色』蒼白如紙,毫無一絲血『色』,他閉著雙眼靜靜的躺在『亂』石堆中動也不動,從他體內流出的黑『色』血『液』已經灑滿了一地,蘊含在血『液』中的劇毒正不斷的腐蝕下方的大地和周圍的巖石。

  他已經耗盡了生命本源,所以看上去比之前更加的蒼老了,一頭雪白的長發仿佛失去了水分的滋潤已經干枯,臉上也擠滿了皺紋,一張老皮皺巴巴的,完全遮擋了面容。

  看著司徒情如此模樣,劍塵的心情也變得有些復雜了起來,這可是一名高高在上的圣王啊,卻落得如此凄慘的下場。

  劍塵深吸一口氣,迅速收斂了下自己的心情,面無表情的盯著司徒情,道:“我知道你沒死,有一件事情我你必須要回答我,那天和你一起來名叫碧海的人在什么地方。”

  司徒情緩緩的睜開了眼睛,他目光黯淡無神的盯著劍塵,語氣虛弱的說道:“你的命果然很硬,竟然還沒有死。”

  “回答我的問題!”劍塵神『色』一冷。

  司徒情臉上逐漸的浮現出一絲笑容,道:“我已經是將死之人,你休想從我口中得到半天消息。”

  劍塵眼中閃過一絲強烈的殺意,道:“不錯,你的確是將死之人,即將離開這個世界,失去所有,難道你就不為龍虎門數千名弟子考慮一下吧,莫非你想看著龍虎門數千名弟子為你陪葬。”

  司徒情眼中恢復了幾分神采,他目光帶著些許凌厲的盯著劍塵:“劍塵,你你你究竟想干什么”

  劍塵的臉上『露』出一抹勝利般的笑容,道:“看來你還挺關心龍虎門的安危,還算有點良心,我劍塵可以答應你,只要你告訴我關于碧海的消息,我可以放過龍虎門,否則的話,我只有讓龍虎門從天元大陸上消失。”

  司徒情眼中光芒閃爍,顯然在做著決定,他在猶豫了片刻后,最終還算為了保住龍虎門的延續而選擇了妥協:“劍塵,你贏了,我可以告訴你關于碧海的一些事情,希望你說話算數,放過龍虎門。”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