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無限之神話逆襲 > 第七卷 第一百零二章 性格剛烈的人腦子都不太好使

第七卷 第一百零二章 性格剛烈的人腦子都不太好使

  羅長風往一旁踱了幾步,開口道:“當年你因卷入宮廷爭斗,朝廷下令要純陽交出你和重茂太子,可師父又如何忍心將你交出去?”

  “師父道:讓云流出去避一避吧!為師自去長安面圣,只要能讓云流平安渡過此劫,一切罪責,由為師一力承擔。”

  “掌門師兄見師父要替你擔罪,便責怪了你兩句:大師兄為全朋友之義,卻害得師父受苦。”

  “師父道:事已至此,總要有人承擔,可不能為了一個人,讓純陽眾多弟子受苦。”

  “掌門師兄無奈道:師父說的是,為今之計,也只有如此,弟子這就去找師兄,讓他……”

  “據掌門師兄所言,他是想說‘弟子這就去找師兄,讓他出去避一避’,可就在此時,他們發現了你在門外。”

  說到這,羅長風轉回身子,面向謝云流攤了攤手,道:“那么問題來了,你當年究竟是聽到哪一句,才會認為師父是要將你交出去?”

  謝云流雙拳緊握,渾身都在住不住的顫抖,他顫聲道:“這些話……當真都是師父對你說的?”

  羅長風正色道:“小弟絕未更改任何一個字,也未多說或少說一個字。”

  “錯了,錯了,全然錯了,師父說的‘可不能為了一個人,讓純陽眾多弟子受苦’,是說不能為了他一個人,而不是我,我真的錯了,我錯了啊……”

  “嘭……”

  “噗……”

  謝云流喃喃念叨了幾句,突然大喝一聲,一掌對著自己的胸膛拍了過去,當即就是一口血噴了出來,連連后退。

  “師父……”洛風大驚失色,忙一把扶住謝云流。

  羅長風也是臉色大變,又驚又急的道:“大師兄你干什么?如今外敵環伺,我還指著你帶領弟子們殺出寇島,你要認錯自罰,大可等回到純陽再說,你現在這樣……唉。”

  謝云流沒去管羅長風的話,他此刻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之中,口中自顧自的喃喃自語道:“這一掌是為師父打的……”

  說著他真氣爆發,震開了扶著他的洛風,再度舉起右掌,喝道:“這一掌,是為受苦多年的靜虛一脈弟子打的。”

  說完便果真毫不猶豫的再度拍了下來,但羅長風如何還能眼睜睜看著他自毀城墻?

  身形一晃,便已至謝云流面前,單臂一格,便死死勾住了他的手腕,不讓他這一掌拍下去。

  “大師兄你冷靜點,師父沒有怪過你,靜虛弟子也沒怪過你,這一切都是一個誤會,有誤會你該做的是解除誤會,而不是為了這個誤會去進一步傷害自己與身邊的人。”

  “師父……”洛風等靜虛一脈弟子全都噗通一聲,跪倒在地,上衫勇刀等人也紛紛跪倒。

  李復與阿青忙走到一旁,所有人都跪倒在地,他們兩人反而有些不尷不尬。

  洛風淚流滿面的叫道:“師父,弟子們不苦,弟子知道,師父心里才是最苦的,求師父不要再傷害自己。”

  蕭孟等人也全都哭了出來,既為師父終于與純陽冰釋前嫌,也為師父而心疼,可謂是悲喜交加。

  謝云流愣愣的看著跪了一地的弟子,眼中也有水光閃現,洶涌的真氣卻漸漸退了下去。

  羅長風暗暗松了口氣,謝云流的紫霞功已經修煉到第八層后期,只差一步就能達致巔峰,進而凝結內丹。

  若他一個想不開,再加幾分力,羅長風還真無法阻止他再拍自己一掌,這一掌下去,別說動手,他還能不能活動都不一定了。

  想不到這個大師兄,性子比五師兄祁進還要剛烈,不過兩人有一個共同點,似乎腦子都不太好使。

  “別跪著了,都起來吧!”羅長風叫了一聲后,對洛風道:“洛風師侄,過來給你師父療傷。”

  “是。”洛風趕緊一骨碌爬起身來,走到謝云流身后,羅長風扶著謝云流坐了下來,隨即與洛風一前一后盤膝坐下,給謝云流療傷。

  洛風以真氣為謝云流疏通因這一掌而堵塞的經脈,羅長風則是以心神施展開腦,為他修復受損的內臟血管。

  如此雙管齊下,謝云流的傷勢會以最快的速度恢復,應該不會影響戰斗力。

  畢竟,要對付日輪山城,他可是一個重要戰力。

  謝云流對自己下手可真狠啊!這一掌讓他五臟六腑全都有不同程度的損傷,胸膛的毛細血管更不知道斷了多少。

  足足花了羅長風一個多時辰才恢復過來,而他的心神力量也十去其六。

  羅長風心下暗暗咋舌,要是沒擋住第二掌,傷勢再重一些,要將謝云流治好,說不定他都無法維持阿青待在外界了。

  到時候當著所有人的面來一個大變活人,那樂子就大了。

  相比起他肉身的損傷,經脈的堵塞反而問題較輕,洛風也是將紫霞功修到了第六層的高手,很快就打通,讓謝云流的功力可以順暢的運轉。

  以真氣療傷本來也主要就是這個作用,除了一些特殊真氣,有直接作用在肉身的療傷效果外,一般情況,內傷是無法用真氣治療的。

  只能靠自己的恢復能力,而運轉真氣時,自身潛能被激發,傷勢的恢復速度就會快得多。

  所以身受內傷的人,最大的問題就是經脈堵塞或受損,真氣無法順暢運轉,所以傷勢恢復得非常慢。

  只要有人能助其打通經脈,不僅傷勢可以加速恢復,人也有了一戰之力。

  讓謝云流驚奇的是,不知道這個小師弟施展的是什么手段,他那預計要養個十天八天才能完全恢復的傷勢,竟在短短一個多時辰內盡數痊愈了。

  若非地上還有一灘雖然已經凝固干涸,但很明顯的血跡,他都要懷疑自己剛才那一掌是不是假打,自己根本沒受那么重的傷了。

  羅長風治好謝云流的內傷,伸手拂了一把額頭上密布的汗珠,沒好氣的對謝云流道:“現在發泄過了,心情也平復了,咱們可以好好說說話了吧!”

  謝云流慚然的看了羅長風一眼,站起身來,道:“無論如何,我要對你說聲謝謝,小師弟。”

  羅長風臉色稍霽,道:“你總算肯叫我一聲師弟了。”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