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奇幻小說 > 亡靈法師與超級墓園 > 319 部下

  格林暗暗吃驚于貝隆侯爵的能力,不過這種能力雖然神奇,但只要了解之后,心中有所防備,就很難奏效了。而且往往這種類型的超凡者正面戰斗的能力都比較差,有些類似詭異,一旦漏了底細,威脅就大打折扣了。

  不過真正令格林意外的是,那位儀表堂堂的首相大人,居然是一個繡花枕頭,實力弱的可以,只是正式初階,堂堂一位侯爵不知道堆砌了多少資源才有這種水平。

  格林自然而然的產生鄙視,可是又一轉念,又覺得不太對,能夠脫穎而出當上政府的首相,這位卡普森侯爵肯定不是繡花枕頭,難道又是一個扮豬吃虎的老陰比?可是仔細觀察,令他十分篤定,對方絕沒有隱藏實力,那就有兩種可能了,要么這位首相有某種超乎尋常的能力,或者他與那位莫拉大公存在著不為人知的密切關系。畢竟莫拉大公才是這個虛空世界真正的掌權者,只要他覺得可以,哪怕是一頭豬,也可以當首相。

  就在格林的胡思亂想中,一場迎接凱旋大軍的儀式在喧囂中結束。

  四萬大軍悉數返回軍營,西拉貝爾帶著格林來到了她的辦公室。

  此時卡普森侯爵和貝隆侯爵的人都已經走了,只剩下屬于西拉貝爾的心腹部下,除了格林之外,還有三個人,二男一女。

  格林打量著這三個人,這三個人也在審視著格林,他們沒想到這一次西拉貝爾出去一趟居然帶回來一個新的副官,而且還是一個帥氣的年輕貴族,身姿挺拔,氣質淡然,難道這是西拉貝爾大人喜歡的類型?莫非單身了這么多年的伯爵大人終于開始思春了?

  想到這里,三人不禁十分默契的對視了一眼,一時間辦公室中的氣氛有些奇怪。

  其實,他們都想錯了現在格林與西拉貝爾之間的關系。

  自從之前西拉貝爾點破了伍德.斯萊特是一個分身,并且斷定格林的本體在主世界中,使格林不得不面對抉擇。要么拿出誠意,坦白真實身份,要么直接舍棄這個分身,舍棄虛空世界這邊的利益。

  格林雖然驚訝西拉貝爾發現了他的異常,明白自己還是小看了這個世界的人,總是告誡自己,這并不是游戲,但內心深處還是潛意識的把其他人當成NPC。

  這一次西拉貝爾就給他上了一課,這并不是游戲,也不存在NPC,大家既不是瞎子也不是傻子。

  認識到這一點,格林沒有惱羞成怒,更沒有沖動的魚死網破,且不說他能不能殺死西拉貝爾,即使他真能無聲無息的干掉西拉貝爾也沒有任何意義。因為他這個分身最重要的附加值全都來源于西拉貝爾副官的身份,而他眼下需要考慮的就是這些利益和暴露身份之間孰輕孰重。

  經過深思熟慮,格林選擇暴露身份,并試著與西拉貝爾建立更緊密切實的盟友關系。

  當西拉貝爾聽到格林說出,自己是主世界蘭頓市特異局的局長時,那表情著實非常精彩。

  她事先想了許多可能,魯恩的刺客、外國的間諜、教會的暗子,某個大貴族的陰謀者……卻無論如何沒想到,兜兜轉轉最終又回到原點,格林居然也是特異局的人,還是主世界中一個市的局長。

  其實這也是格林敢于向西拉貝爾說出真實身份的原因,一來是因為他自忖有足夠的實力自保,二來也是他跟西拉貝爾在本質上并沒有沖突。

  即便如此,在格林同意說出真實身份之前,也與西拉貝爾在偉岸的虛空意志見證下建立了保密契約。

  魔法契約的內容非常簡單,規定西拉貝爾不能把格林的身份透露給其他人,格林則不能去做有損西拉貝爾生命和利益的事情。

  不過因為魔法契約的見證者并不是任何一位具體的神明,所以契約的約束性并不是特別強大,只要他們甘心付出一些代價,無論格林還是西拉貝爾,都有可以鉆空子的辦法,歸根結底一個魔法契約只是形式罷了,真正的保障是他們對彼此實力的認可。

  至此,格林暫時加入了西拉貝爾的陣營,也見到了西拉貝爾麾下的核心三人。

  其中一身軍裝,皮膚黝黑,高大威猛,渾身充滿著強健肌肉的中年人正是詹姆斯將軍。

  穿著一身便裝,一頭藍色卷發,風度翩翩的青年魔法師名叫桑德蘭,現在的職位是斯汀那德市特異局的局長,實力十分強悍不遜于詹姆斯將軍。

  最后一位是十分性感美麗的中年美女,名叫賽特娜,約四十多歲,但報應的非常好,膚白貌美,身材火辣,只是火紅色的長直發外加臉上淡藍色戰紋,令她頗有些鄉村殺馬特的畫風。

  后來格林才知道這位賽特娜是巫師的分支——巫毒師!使用毒藥的專家,真正的蛇蝎美婦。臉上的戰紋也不是喜好,而是一種壓制體內巫毒的魔法符文,否則體內蘊含大量劇毒,沒有這種戰紋,瞬間就會死亡。

  格林大致看過三人,最后目光落在了詹姆斯將軍的身上,從這個人有些黝黑的皮膚可以看出應該是這個虛空世界的土著。

  那位莫迪少爺雖然是詹姆斯將軍的兒子,不過詹姆斯將軍為了改變家族血統,莫迪的母親是外來貴族,再用一些超凡手段,消除一些遺傳基因,使詹姆斯將軍的三個子女幾乎看不出土著的特征。

  而格林之所以關注,也是因為詹姆斯身為土著,居然能夠得到西拉貝爾的賞識和提拔,可見這個人一定是有真本事的,不管自身實力,還是統兵打仗,都是一等一的人物。可惜他的血統是致命傷,就算西拉貝爾信任他,也得不到其他人認同,否則這次去北方行省平叛,以他的才能和實力足以勝任,根本不需要西拉貝爾親自去。

  然而,結果卻擺在那里……

  察覺到格林的目光,詹姆斯將軍報以矜持的微笑,對于這位突然冒出來的副官,他談不上好惡,只是敬而遠之。

  詹姆斯將軍從小就有一種能力,對危險的事物十分敏感,那不是超凡能力,而是一種天賦。

  這個天賦曾令他無數次在戰場上逃過死劫,此刻正在提醒這他,這個年輕人很可怕,恐怕并不遜于西拉貝爾。

  桑德蘭和賽特娜并沒有類似的能力,在他們看來格林只是一個不知道什么原因,被西拉貝爾看中的幸運兒罷了,自然也沒有把格林放在眼里,將他當成了一個普通副官。

  西拉貝爾也沒仔細介紹格林的來歷,只簡單的介紹了一下,然后就詢問道:“詹姆斯,我離開這段時間,王都有什么情況?”

  詹姆斯將軍開口道:“回大人,最近王都大體上是穩定的,因為莫拉大公臨行前的警告,那些貴族和資本家還算老實。只是革命軍的暗殺部隊活動比較頻繁,殺了幾個民怨較大的中下層貴族和官員,在貧民區弄些蠱惑人心的傳單和標語。另外有傳言革命軍情報部的部長——塞波呂忒斯有可能來到王都了,不過這個消息沒有得到證實。”

  “哦?塞波呂忒斯嗎!”西拉貝爾微微點頭,臉上露出鄭重的表情,這位革命軍情報部的部長是足以令她重視的對手。這個人的實力神秘莫測,從來不與王國正面沖突,神出鬼沒,狡猾無比,極有可能是來自魯恩聯邦的超凡強者。

  “大人,需要我們加大調查力度嗎?”桑德蘭趁機插話,眼神不經意的掃過詹姆斯將軍。

  其實西拉貝爾手下這三個得力部下也不是鐵板一塊,論能力和綜合實力無疑詹姆斯將軍最強,但是桑德蘭是主世界的貴族出身,自忖實力和天賦不遜于詹姆斯,自然要跟詹姆斯將軍別一別苗頭,在西拉貝爾面前展示自己的才能。

  “你有把握把塞波呂忒斯找出來?”西拉貝爾語氣平淡的反問,對于手下的心思她一清二楚,不過這種拼命表現卻不互相拖后腿的良性競爭她并不反感。

  桑德蘭自信一笑:“大人,塞波呂忒斯雖然狡猾,但他親身犯險,不惜來到王都,肯定是有非常重要的目的。我們雖然很難針對他,但只要查出他的意圖,從其他人下手,應該不會太難,至少要破壞他們的圖謀,如果運氣好或許還有意外收獲。”

  西拉貝爾點點頭道:“這個想法不錯,你立即調集人手執行,期待你傳來捷報。”

  “是,大人!”桑德蘭眼睛一亮,立即頓首領命。

  而從始至終一直保持沉默的巫毒師賽特娜,忽然不易察覺的撇撇嘴,正好被格林看見,二人眼光觸碰,她卻立即變臉,恢復原本表情,好像嘴角根本沒有動過,然后帶著警告意味瞪了格林一眼

  格林一陣啞然,正想挪開眼神不去看她,突然感覺到眼睛微微灼痛,令他皺了皺眉,開啟靈視之眼,竟發現從賽特娜的眼中延伸出了兩道細微的暗紫色絲線。

  今天三更,晚上加更!均訂長二十加更一章。求訂閱,求票票。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