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靈異小說 > 疾控檔案 > 第136章 一口濃痰

  疾控檔案無酒自醉第136章一口濃痰古墓規模龐大,王德全在墓里轉悠了大半夜,終于在天亮之前找到出口。

  從古墓回來的路上,王德全怕被人撞見,特別挑著人跡罕至的小路走。

  這一繞路,時間用的更長。

  回來的路上,王德全吃了侄子昨天送給他的冬至餃子。

  餃子已經涼透,吃了一半,喝了兩口路邊的山泉水,王德全覺得胃里很脹,不舒服。

  更讓他不舒服的是身體越來越癢。

  此時可以用“奇癢無比”來形容。

  撩開袖子,王德全發現胳膊上有幾個紅點。

  紅點處奇癢難忍。

  這種癢比被臭蟲咬過還難忍受。

  王德全心想:林子里、古墓里都不干凈,什么蟲子都有,可能是被蟲子咬過,回去擦點風油精應該就能好。

  身上的癢讓王德全心煩意亂,更糟糕的是,他開始頭疼。

  忍著癢和疼,拖著疲憊的腿,終于背著一大包從古墓拿出來的陶罐到了村口。

  害怕被村里人撞見,王德全在村口樹林里又藏了一個多小時,直到天黑,村里街道上已經沒什么人,天空飄起雪,摸著夜色,悄悄趕回家。

  從古墓回來,已經是立冬第二天夜里。

  王德全太累,渾身難受的厲害。

  回到屋里,關上大門,背包放到床頭,來不及檢查一遍從古墓拿回來的寶貝,倒頭睡到床上。

  迷迷糊糊睡到半夜,王德全難受地醒來。

  他覺得腦袋仿佛要從里面炸裂,胸口憋悶得難受。

  他想下床喝點水,卻完全站不住,“咕咚”一聲,倒在床旁地上。

  他想吸口氣,緩和一下,沒想到一口氣吸進去,喉嚨卻一陣腥臭。

  血!

  他倒吸了一口黏稠的血痰。

  顧不上咳出血痰,胃里一陣翻騰,一口污血和著白天的餃子被吐出來。

  污血飯渣噴了一地。

  王德全心慌,想要求救,努力朝門口爬。

  但他渾身無力,咳嗽使胸腔像撕裂一樣,身上每一塊肉和骨頭都在疼。

  他想喊“救命”,使盡全力,聲音到了喉嚨卻只有一聲低沉的“咕隆”。

  黏稠血痰堵住他的喉嚨。

  王德全喘不上氣,整個人像被浸在水里。

  他想呼吸,可是沒用,空氣從他嘴和鼻子進去,可肺里堵滿黏稠濃痰,空氣進不去肺泡。

  他脖子上的血管已經發青怒張著,嘴唇開始變紫,嘴角血汩汩流出,臉色變黑,眼球充滿血絲。

  王德全只有進氣,沒有出氣。

  古墓歸來,他半夜死去。

  ——

  一夜風雪,清早放晴。

  弟弟王德華家。

  王德華媳婦催著他去哥哥家拿送餃子的保溫盒,“安邦昨天上午被緊急調回公司出差,臨走的時候說他大伯去山里下套打獵,晚上能回。昨天傍晚我去他大伯家看,門還鎖著呢,你今早再去看看,順便把保溫盒帶回來,下次送飯還要用呢。”

  王德華也擔心哥哥,“昨晚下了一夜雪,大哥可別被困在山里,我得去看看。”

  弟弟一路溜達著走到哥哥王德全家門口。

  大門是從里面反鎖著,說明人已經從山里回來。

  可是,按照大哥的性格,太陽升得老高,人應該早起了。

  通過木頭門縫,朝院子里張望,薄薄的一層雪,沒有人腳印。

  看來大哥還沒起來,至少從雪停之后人還出過院子。

  繼續朝里張望,弟弟王德華心里“咯噔”一下。

  只見堂屋的門半敞著,從門縫底下露出半只手,一動不動。

  不好,出事了!

  弟弟王德華用腳踹門,踹了兩腳,年久失修的大院木頭門被踹開。

  疾跑進院子,推開堂屋門,被眼前景象驚呆。

  哥哥王德全倒在堂屋門口,一只手搭著門檻,另一手捂著胸口,臉朝一側,口鼻、眼角都有血跡,模樣甚是恐怖。

  弟弟王德華悲痛不已,撲到大哥身上搖晃,“哥,你這是咋了?”

  哥哥身體僵硬,已經死去多時。

  弟弟的哭聲惹來周圍鄰居。

  鄰居們見狀,七嘴八舌地安慰和議論:

  “人死了,入土為安,趕快跟親戚朋友報喪吧。”

  “看德全的樣子,別不是得什么急癥死的吧?”

  “人死都死了,還管他得什么病,趕快把葬禮辦了才是正事。”

  “這人走得急,壽衣和棺木都要現準備,有的忙了。”

  ……

  青城山附近的鄉間習俗,報喪之后,親朋好友要來吊唁,并要請幾桌,讓親朋好友和葬禮上幫忙的人一起吃一頓,當地俗稱“流水席”,之后再送去火葬場火化,領了骨灰回來再下葬,這樣葬禮才算完成。

  弟弟王德華回家跟媳婦商量喪禮的事。

  先是報喪,等打電話把所有親戚朋友通知個遍,王德華想起自己的兒子王安邦。

  剛要撥兒子的手機號碼,卻被媳婦攔住。

  “先別通知兒子,安邦這次離家的時候說這次出差很重要,如果事情完成的好,回來就能升職,你如果現在讓他回來,兒子的前途怎么辦?”

  王德華猶豫,“可是他大伯生前最疼安邦,臨死了,不得讓安邦回來看一眼?”

  “正因為大伯最疼安邦,就更能為安邦著想,大伯在天有靈,也一定希望他親侄子有個好前程,再說,安邦過個三五天就能回來,到時升了職,再到大伯墳前燒燒紙,他大伯看著也高興。”

  弟弟王德華被媳婦說動,決定先不通知兒子。

  王德全的葬禮按照風俗照常進行。

  親朋好友、街坊鄰居來了不少人,嫁到鄰村的妹妹也來了葬禮。

  葬禮“流水席”當天,王德全的弟弟、弟媳婦、妹妹,給他穿壽衣、抬棺的親朋好友,相繼開始出現與王德全死前相同的癥狀。

  頭疼,呼吸困難,嘴唇發紫,面色發黑,眼球充血,咳血不止……

  弟弟王德華50歲,11月11日發病,11月12日死亡;

  弟媳婦李翠花49歲,11月11日發病,11月13日死亡;

  妹妹王小花48歲,11月11日發病,11月13日死亡;

  妹夫趙大寶50歲,11月11日發病,11月13日死亡;

  鄰居王立才38歲,11月11日發病,11月13日死亡;

  ……

  照顧過他們的親屬,給死者抬棺的親朋好友,到病人家中探望過的鄰居……先后病死。

  一時間,整個青城山下王家村,甚至是聽到消息的附近幾個村的村民都閉門不出。

  本來已經蕭瑟的青城山,此時更蒙上一層恐怖的陰影。

  。手機版網址:m.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