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靈異小說 > 疾控檔案 > 第305章 半顆蘋果

  疾控檔案無酒自醉第305章半顆蘋果高飛帶著縣疾控的兩個人,重新對夏有發家里進行二次采樣,食物、水、土壤、家豬、家犬,以及家里的老鼠也都盡量多抓了兩只。

  陸離和王笑笑帶著縣疾控另外三個人在夏家村村口搭起了臨時醫療帳篷,聯系夏家村村長,召集所有村民來醫療帳篷進行體檢采血,檢查是否有鉤端螺旋體病的癥狀,并宣傳鉤端螺旋體病的防治措施。

  周老帶著縣疾控其他人去夏家村附近的幾個村落檢查村民是否有發熱、出血、黃疸等鉤端螺旋體感染癥狀。

  谷雅南顧青岑由李小菊帶著去了夏有發在發病前幾天經常去的果園和稻田進行查看。

  夏有發家的稻田位于河邊。

  寬闊的河岸兩邊有一些相對平坦的水田,位于丘陵低洼地帶。

  李小菊指著其中一塊水田,“那塊水田就是我家的。”

  顧青岑將帶來的捕鼠夾放在稻田周圍,準備傍晚離開的時候再過來取捕捉到的野鼠。

  李小菊繞開捕鼠夾跟在顧青岑身旁,她對這個年輕帥氣的小伙子印象很好,忍不住想跟他多說幾句,“醫生,怎么放這么多老鼠夾,我家稻田里沒啥老鼠啊,平時在這里干活也沒看見老鼠出來。”

  顧青岑只是忙著布放老鼠夾,沒有回答李小菊的問題,連臉色都沒變一下。

  李小菊以為顧青岑沒有聽到,又問了一遍,谷雅南為了緩解尷尬氣氛,回答說,“野鼠有夜間活動的習性,基本上是晝伏夜出,跟我們平時勞動的時間沖突,所以我們來地里干活的時候并不會看見老鼠。”

  李小菊這時明白眼前的美女是比剛才那個帥哥容易說話的,于是跟到谷雅南身旁,“哦,這么說我丈夫的病真的跟田里的老鼠有關?”

  “不一定,但很有可能,我們現在就是在調查傳染源。”

  很快,稻田周圍按照野外捕鼠程序布置好捕鼠夾,接下來三個人準備去夏有發家在丘陵山坡上的蘋果園。

  從河邊水田去山坡上的果園途經夏家村東頭,除了村頭臨時搭起來的醫療帳篷,陸離和王笑笑正在給村民們體檢,另外有兩輛警車停在村口。

  警車上下來一隊便衣警察,為首的是谷雅南熟悉的人。

  南翰飛穿著一身休閑運動裝,見到村民們在村口聚集在一起,便走了過去,打算詢問什么。

  谷雅南沒想到警方會出現在這里,而且是刑警隊來調查,難道出了人命?莫非跟這次鉤端螺旋體疫情有關?

  谷雅南轉身走向醫療帳篷,打算找南翰飛問清楚。

  李小菊見改了方向,忙大喊,“咋回村里了?果園往這邊走啊。”

  谷雅南:“我有個事情要問清楚,你們先等一下。”

  顧青岑一開始就注意到谷雅南的眼神一直在剛從警車下來的南翰飛身上,雖然知道谷雅南這么積極找過去,可能是因為工作的緣故,但顧青岑眼底還是閃過一絲失落。

  在谷雅南走出去幾步之后,顧青岑緊跟著過去,李小菊見狀也跟到了兩人身后。

  南翰飛一眼注意到急匆匆走過來的谷雅南。

  跟在南翰飛身后的警察小李開始笑著打趣,“頭兒,你跟疾控的谷主任真是緣分啊,辦十次案子七八次能遇到。”

  南翰飛只是微笑著看著谷雅南走過來。

  谷雅南也不啰嗦,直接問,“有案子?”

  “嗯。”

  “死人了?”

  “嗯。”

  “跟我們疾控這次調查的鉤端螺旋體病疫情有關嗎?”

  “應該沒有關系,死者不是夏家村人,而且也不是附近村莊的人,更不是中國人,應該跟你們調查的疫情無關。”

  “死者是外國人?”

  知道了死者可能跟疫情無關,但谷雅南還是忍不住好奇心追問下去。

  南翰飛看了一眼跟在谷雅南身后的顧青岑,還有周圍的人群,故意靠近谷雅南一步,伸頭在谷雅南耳邊悄聲說,“昨天,我們警隊接到報案,在燒香河下游發現一具尸體,警方過去檢查發現是一個黃頭發的外國人,脖頸上有傷,頸動脈被割裂,失血過多而死,根據法醫尸檢和初步的現場勘測,我們懷疑兇手在河流上游拋尸,今天來這看看有什么線索。”

  說完,南翰飛抬起頭向后退了半步,聲音變大,笑著跟谷雅南說,“雅南,我剛才跟你說的可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秘密,你不能跟別人說。”

  谷雅南知道南翰飛剛才說的已經涉及到正在調查的刑事案件內容,的確不方便往外說。

  “好,我不會告訴別人,那你們繼續忙,我跟疾控的人還要去山坡果園進行流調。”

  ——

  上午10:20。

  夏家村,丘陵山坡果園。

  夏有發家的蘋果園內,因為前幾天剛打過除草劑,整片果園的雜草都已經枯死平躺在地上。

  顧青岑和谷雅南在果園內和周圍布放捕鼠夾和粘鼠板。

  李小菊從剛才看到警車就一直很好奇,尤其是看南翰飛親密地在谷雅南耳邊說著什么,一定說的是秘密,李小菊趁跟在谷雅南身后的時候,忍不住問,“醫生,今天怎么還有警察來?跟我丈夫的病有關系嗎?還是村里有人犯事兒了?”

  李小菊的問題充滿八卦氣息。

  這次連一向熱心的谷雅南也不想回答,只是應付性的回了一句,“沒什么關系。”

  “那是村里的人犯事了?”

  “不知道。”

  谷雅南的語氣明顯不想再繼續回答李小菊的問題,李小菊也感覺到,但還是很八卦地又追問了一句,“剛才跟你說話的那個警察是你的對象?”

  谷雅南一聲嗆咳,沒想到剛才南翰飛在耳邊的低頭悄聲說話,竟然被外人看成動作親密。

  “不是……”

  這邊谷雅南被李小菊問的有些厭煩,那邊顧青岑已經將手上的捕鼠夾布放完畢,來給谷雅南解圍,他指著身旁一棵地上落著四五個大蘋果的蘋果樹,問李小菊,“這棵蘋果樹跟周圍的果樹不同,結的果子熟的早,這是什么品種的蘋果?”

  說到自家果園,李小菊的注意力立刻被轉移,“這是嘎啦果樹,結的嘎啦蘋果熟的早,要是以前這些蘋果前兩天就該摘了,這不是我丈夫住院了么,一直沒得空出來打理,就我丈夫住院前幾天他還說地上掉了個又大又紅的嘎拉果,有的被兔子啃了,他不舍得扔,還吃了一個……”

  “等等!”

  谷雅南打斷李小菊的話,問:“你剛才說夏有發生病之前吃過這里掉在地上被兔子啃過的蘋果?”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