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靈異小說 > 疾控檔案 > 第311章 奇怪病人

  疾控檔案無酒自醉第311章奇怪病人電話那頭的谷嘉樹微微一愣,還是小妹了解他的心思。

  “嗯,我們醫院剛收治了一個奇怪的病人,想讓你過來看看。”

  能讓哥哥谷嘉樹用出“奇怪”兩個字,那病人的癥狀一定是非常罕見。

  為了節省時間,谷雅南不再追問具體的癥狀,直接答應,“好,我現在馬上過去。”

  ——

  連海市第一人民醫院,感染科。

  處置室。

  谷雅南先在處置室給幾個職業暴露的醫生護士吃了阻斷藥,接著又采了血,將血放進采樣箱之后,問了詳細情況填好資料,又囑咐了每個人幾句接下來一個月內應注意事項。

  忙完艾滋病職業暴露的事,谷雅南問一直跟在身旁的谷嘉樹,“哥,你說的奇怪病人呢?”

  “跟我來,他們在b區病房。”

  B區病房是感染科防護級別最高的病房,當初她在西非感染了埃博拉病毒回來治療的時候就住在b區病房,難道哥哥說的奇怪病人是感染某種高致病性的微生物?

  而且用的“他們”,難道感染高致病性微生物的病人還有很多個?

  “哥,究竟什么情況?”

  “你過去看了就知道。”

  帶著一肚子疑問,谷雅南跟著哥哥谷嘉樹來到b區病房外的走廊。

  走廊密封門的入口處,站著兩個穿著制服的警察。

  谷雅南疑問的心情又是咯噔一下,小聲嘀咕,似乎在問跟在身旁的哥哥谷嘉樹,“怎么回事?怎么還有警察守在這里?難道里面的病人是犯了案的?”

  “里面的病人是警方送來的,至于他們犯了什么事我也不清楚,我只管治療病人。”

  穿戴好隔離衣和防護裝備,谷嘉樹和谷雅南亮出工作證,兩名警察放行,通過走廊的氣密門進入感染科b區病房內。

  除了走廊外的氣密門,里面還有兩道門,依次經過之后來到b區隔離病房外,隔離病房有一道透明玻璃墻,從外面可以清楚看到病房內的情形。

  病房里躺著三個病人。

  與其說是躺著,不如說是被綁在床上。

  病人們身體顫抖,頭不停的搖晃,有點像感染了破傷風桿菌出現的角弓反射,姿勢非常奇怪。

  隔著玻璃墻盯著病房內的病人,谷雅南眉頭微皺,“哥,這些人怎么了?”

  “今天凌晨4點左右,警方把這三個人送來,剛來的時候這三個人力氣非常大,見人就想咬,而且姿勢怪異,真有點像科幻電影里的僵尸。

  警方懷疑是吸了毒,但一起來的病人同伴們信誓旦旦的說沒有吸過毒,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可能是感染了喪尸病毒。”

  谷雅南冷笑,“喪尸病毒?這是個好理由,為了給自己的行為開脫,真是什么理由都編得出來,只可惜這個世界上還沒有出現喪尸病毒。”

  “我知道沒有喪尸病毒。”

  “哥,既然你知道沒有喪失病毒,為什么還把他們放到隔離級別這么高的病房里?”

  “病人們剛送來的時候,很多醫護人員都看到了他們怪異的行為,連醫生護士都感覺害怕,再加上警方不確定他們是真的吸過毒,而且他們的癥狀跟普通的癮君子癥狀不一樣,萬一是感染性疾病,就算有一點點的可能也不能放過,在病因確診之前,還是先把他們放在這種最高級別的隔離病房里比較放心。”

  “哥,你把我叫來,是想讓疾控幫忙確診病因?”

  “是的,你們疾控能查的病原譜比較廣,能查的化合物種類也不少,但這次的情況比較特殊,要篩查起來可能不容易。”

  “哥,這三個病人在被警方送來之前曾在哪里待過?也就是說發病的時候在哪里?”

  “根據警方當時提供的資料,這三個人被警方發現的時候正在東城區大學城酒吧街內的一家名叫“喵喵酒吧”內玩耍,當時酒吧內的工作人員發現這三個人的行為有異常,攻擊酒吧內的客人,于是報了警,之后被送來醫院。”

  “我有懷疑的目標。”

  谷雅南一說自己有懷疑的目標,谷嘉樹有些驚訝,“你覺得病因是什么?”

  “僵尸浴鹽,你聽過嗎?”

  “之前看過一則報道,在國外出現的一種人工合成興奮劑,人吃了之后會行為怪異,但在國內還沒有看到這樣的病例報道,你懷疑他們是吸食了僵尸浴鹽?”

  “哥,我這里有一個視頻給你看一看。”

  谷雅南從手機中調出上午陸離給她發的那個視頻,是關于昨夜凌晨發生在東城區大學城網吧街上的疑似僵尸咬人事件。

  谷嘉樹看完視頻,一眼認出視頻中的那個“僵尸”正是昨晚第1個送來的病人。

  緊跟著這個僵尸送來的,還有兩個被他咬傷的病人,過了大約兩個小時之后,如今b區病房里的這三個人才被警方陸續送來。

  “病房里這三個人跟視頻里的僵尸行為一樣,而且視頻里這個僵尸,還有被他咬傷的兩個人,也都在我們醫院。”

  “在哪里?為什么沒在b區病房?”

  谷雅南在眼前的b區病房里沒有發現視頻里的僵尸,按照哥哥谷嘉樹的說法,在沒有確認病因之前,他們應該都被統一安置在b區隔離病房內才對。

  “被咬傷的兩個人,一個因為情況比較穩定,安排在a區病房,另一個情況比較嚴重,在Icu搶救,還有一個視頻上沒有出現的大學生被咬傷了,胳膊也被安排在a區病房,至于行兇者僵尸……在太平間。”

  “死了?!”

  “嗯,行兇者在送來的時候情況非常不穩定,搶救了半個小時沒救過來,現在已經放在太平間,過一會兒警方會將尸體運回法醫中心,畢竟這是一場影響惡劣的刑事案件。”

  “哥,我想留一份太平間那個僵尸的標本。”

  谷嘉樹明白谷雅南的意圖,她是想既然太平間的那名死者跟眼前的這三個病人有相似的癥狀,那么就可能有相同的病因,一起做檢查,說不定還能查出什么關聯,更有利于病因的診斷。

  “好,我帶你去太平間采樣。”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