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我真是非洲酋長 > 84.槍聲

  大圣盧西亞沼澤濕地深處的密林中,一片建筑隱秘其內。

  這些建筑多是維多利亞風格的輕巧小樓,墻壁屋頂色彩絢麗、對比強烈,它們大量使用了黑、白、灰等中性色與褐色、金色結合,讓小小的樓房變得豪華和大氣起來。

  小樓分布在一片草地上,排列整齊有序,如果有軍事專家經過能看出來,這里的樓房位置布局如暗堡,一切都在拱衛著中央的金頂別墅。

  別墅的裝飾同樣豪華,屋頂高懸大型水晶燈飾,四周墻壁有雙層蕾絲窗紗,墻上貼有彩花壁紙,有些地方繪制了精美的壁畫,而屋內的家具更是大氣奢靡,桌子上有瓷器,沙發上有舒服厚實的坐墊,地上則鋪著花紋繁密艷麗的手工地毯。

  一名身材削瘦結實的中年白人站在地毯上遙望窗外的秀麗景色,他的身后站著兩個金發白人壯漢,其中一人垂手而立,身姿筆挺,自有一股軍人風范。

  窗外有小片猴迷樹,這是一種很漂亮的松樹,它們葉片如鱗片,樹皮也非常與眾不同與爬行動物的皮膚類似,在非洲極為罕見,自然情況下只存在于南美。

  跟北美紅杉一樣,猴迷樹成熟后也是一種大樹,能長到四十多米高,現在院子里的樹木是移植而來的,才將將長到十余米,樹冠狹小,不算巍峨。

  猴迷樹的樹枝上長有刺網,一般動物爬不上去,但這會有一只狒狒不知道怎么爬了上去,正在樹上搖晃樹枝玩。

  中年白人看了一會后回過身道:“事情辦好了?”

  一個壯漢向他敬禮:“是的團長,我安排了認識那中國人的三個手下跟他接觸,他們肯定會把您的邀請信息告訴中國人。”

  中年白人點點頭說道:“很好,這件事不要出差錯,鯊齒龍跟他開始接觸了,我們不能再等下去,時間不多了。”

  先前敬禮的壯漢皺眉道:“團長,我不明白我們為什么不對那中國人訴諸武力,天穹掛尸已經二十天了……”

  中年白人用鋒利的目光看向壯漢,壯漢立馬閉嘴不語。

  見此白人嘆了口氣,他說道:“巴比特福,我不會批評你,這件事是我辦砸了,我小看了那中國人。他買下四百公頃的土地竟然真的在辦理保護區而不是開拓出來搞牧場或者農場,我猜錯了。”

  “不,團長,我也猜錯了,我同樣認為他買下土地后會偷偷的改建農場、牧場之類,到時候我們向土改部和警察局打個電話就能搞定他拿回土地,沒想到他和一般的中國人不一樣。”巴比特福板著臉說道。

  另一個白人壯漢納悶道:“這世界上怎么那么多愿意去保護環境保護動物的蠢貨?他們閑的沒事干了嗎?”

  中年白人笑了笑道:“正是有他們在,所以我們的生意才能興隆。好了,剩下的事等周六再說,現在我討厭外面那只狒狒,它在傷害我好不容易才得到的猴迷樹。”

  巴比特福敬禮離開,很快外面響起槍聲,正在樹上搖曳樹枝玩得開心的狒狒身上出現老大一個血洞,一股腦從樹上栽了下來。

  幾條狗子不約而同抬起頭看向東南方向,似乎是聽到什么聲音。

  正在填草地坑洼的楊叔寶跟著看過去,可窮盡目力也沒有任何發現。

  內特哭喪著臉說道:“城主,我們不太擅長修路。”

  丹尼跟著狂點頭。

  楊叔寶說道:“為什么丹尼從不出聲而你卻總是抱怨?要知道丹尼即使出聲他也是在回答我的問題。”

  丹尼臉上露出笑容:“因為我是尊敬的城主的可靠的下屬!”

  內特怒視他:“精奸!”

  丹尼厲聲道:“懶鬼,你給我們地精丟臉了。”

  “我干,你竟然敢這么說我?知不知道我是誰?我是你的前輩!”

  “在城主面前沒有前輩,只有……”

  “廢話少說,吃我一拳。”

  看見倆同胞打架約翰跑去香腸樹上摘下一個果子邊吃邊看熱鬧,果子不用清洗甚至不用擦拭,保護區內環境極佳,空氣少于灰塵,隔著兩三天就有干凈的雨水沖洗,這些果子比地下水還干凈。

  豐麗果其實不太好吃,不過它們水分充沛也略帶甜味,偶爾啃一個也不錯,就像啃黃瓜一樣。

  楊叔寶也去摘了一個果子啃了起來:“咔嚓咔嚓,看戲了看戲了,干他嗎的,給我往死里干,對,干他腚眼子,牛逼,精彩!”

  他正看的開心,手機忽然響了一聲,有一條短信息發了過來。

  草原上信號很差,但電信偶爾大發慈悲會傳遞一點信號過來,這時候雖然不足以上網,卻可以打個電話收發個短信。

  信息是妮可發來的,說又有一批樹苗送到了,讓他去拉回來。

  于是楊叔寶喊道:“行了行了,別打了你們別打了,繼續修路哈,我出去一趟,回來這邊的坑必須填好,否則晚上吃香蕉沒有沙拉吃。”

  他開著拖拉機艱難的行駛在草地上,幾只草兔驚慌的竄了出來,后面一條紅骨獵浣熊犬看到后拔腿飛奔來追,約翰吹了聲口哨,這狗子又戀戀不舍的回去了。

  楊叔寶決定改日要獨自帶上紅骨獵浣熊犬去抓兔子,這兔子純野生,味道應該不錯。

  看到他后妮可問道:“你怎么現在才來?”

  楊叔寶晃了晃手機道:“你剛把信息發給我呀。”

  妮可嘆道:“這里信號太差了,我上午就把信息發出去了,好吧,現在來也不晚,趕緊將它們帶回去吧,它們要被曬死了。”

  她照例給老楊訂購了紅杉樹苗,另外這次還給了他一個驚喜:“園林公司新到了一批白藤,我想你會喜歡,于是訂了一批送給你。”

  “白藤?我的天啊,我當然喜歡它們。”

  楊叔寶張開雙臂想給她一個激動的擁抱,大金毛搶先跳入他懷里,見此屋子里的老俠客將抽出來的小刀又給塞了回去。

  能得到白藤真是意外之喜,這植物在世界上沒什么名氣,實際上它們有個世界之最,是世界上最長的陸生植物,長大后矮的有三百米,高的可以達到五百米,這是任何樹木不能比擬的。

  因為長得太高、枝干太細,它們無法像喬木那樣獨立生長,而是需要攀附在樹木上才能存活,這點跟刺角瓜類似,不同之處它們特別能長,一棵白藤會纏繞在好幾棵甚至十幾棵樹上。

  利用它們的生長特性,將它們栽種到地盤邊緣樹木上,那等它們長大就會跟樹木纏繞形成天然籬笆墻,活的籬笆墻。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