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末世全能黑科技系統 > 第十七章 特效組織再生藥劑

  第十七章特效組織再生藥劑

  【尊敬的宿主,您是否選擇花費100資源點,打造一架夜鶯飛行器?】

  “是。”

  【夜鶯飛行器,已進入制造序列。】

  【預計制造完成時間:5小時。】

  盛源大廈中,蘇然正坐在角落里,悄然為系統下達了夜鶯飛行器的制造命令。

  一百個資源點瞬間扣除。

  剛剛暴富的蘇然的資源點,再一次謹慎7點。

  而蘇然卻沒有停止打算,他翻找著系統制造清單,很快就在上面找到了另一個東西。

  【物品:特效組織再生藥劑。】

  【描述:該物品能在短時間內愈合非骨質損傷,促進細胞增生、瘢痕形成和表皮及其他組織再生過程。】

  【花費:5資源點。】

  這東西,也是蘇然早就眼饞的了。

  在這種末世情況下,一旦受傷,后果往往就是毀滅性的,那些怪物可不會給你時間讓你來愈合傷口,這種藥物能在短時間內促進痊愈過程,無疑是絕對的良藥。

  此前蘇然一直積累資源點為打造夜鶯飛行器,現在夜鶯飛行器既成,他便也不再猶豫,直接砸下五個資源點,打造出一管藥物來。

  【特效組織再生藥劑,已進入制造序列。】

  【預計制造完成時間:10分鐘。】

  蘇然的系統,正開始運作,而盛源大廈中,眾人卻都是神色萎靡。

  他們現在的位置在盛源大廈七層的某個單位辦公區里,雖然電力已經全面中斷,但有外面火光的映照,里面的光線其實也還可以,從蘇然這個角落看過去,能看見在這一層角落里,到處都是狼狽的幸存者。

  有的傷員還在角落里發出凄慘的慘叫聲。

  而在下方,黑甲蟲蟲潮和飛蝗已經徹底吞沒了軍方的戰陣——兩邊夾擊,在沒有救援的情況下,他們沒有任何生還的可能。

  有人低聲問道:“下面那些蟲群,什么時候能離開?”

  但可惜的是,沒人對這個問題做出回答。

  人們都很茫然。

  躲在這樓里的幸存者有數十人,卻沒有一個軍方的人。

  他們大都戰死在樓下了。

  而便在這時候,角落里卻是忽然傳來一道聲音:“你們應該知道是怎么回事吧?你們就不打算說點什么嗎?”

  陰影里,一個魁梧強壯的男人站起身來,一把就把那邊角落里一個女人給拎了起來。

  那女人一身研究員的打扮,窗外的火光照亮她的半張臉,她的臉色有些發白,不著粉黛,卻也顯得很好看,但她的眼神很冷靜,她被那個男人從地上扯起來,也不驚慌,而是道:“我勸你最好冷靜一些。”

  “冷靜?!冷靜個屁!”那男人顯然是被外面的景象都嚇壞了,這時候也有故意找茬發泄的意思,吼道,“要不是為了接你們這些狗屁研究員,我們至于撞上那些該死的蟲子嗎?真是掃把星,不知道你們這種人有什么用!”

  蘇然聽著這番話,看著那個女人和女人身上的衣服,才回想起來,這個女人似乎是之前逃亡車隊里,軍方的軍車里面帶的人,不想竟是某個研究所里的人?

  不過,在蘇然看來,那男人純粹是在找茬而已,就是嚇的不行了,欺負欺負女人,找找存在感,發泄發泄。

  現在滿城都是蟲子,他們這批人,幸存者和軍方都這么多人,走到哪都會是蟲群的目標,這男人卻將事情怪到那個女人身上,就是在撒火而已。

  那女人抿了抿干裂的嘴唇,道:“我們研究員是生物研究員,可以協助分析外面那些外星蟲族的生物結構、生理習慣等等等等——你現在發火,沒有意義,你最好把我給放下來,我希望你能冷靜……”

  聽著這番話,蘇然不由得是皺了皺眉。

  在他看來,那女研究員,著實是有些耿直,那男人問“你們這種人有什么用”顯然就是氣話,她竟然還一本正經地回答,這不是火上澆油嗎?

  、女科學家,也一樣地耿直啊!

  而對于這番話,那男人只是冷哼一聲,他仗著自己體格強壯,拎著那女人,一把就將她整個人摁在后面的一張隔間辦公桌上,怒道:“冷靜冷靜,我看你倒是挺冷靜,我們都要被你給害死了,你是國家的研究員了不起嗎?還研究外星蟲子?沒軍隊保護你,你就是狗屁!老子在這里就給你扒了把你丟下去喂蟲子你信不信?!”

  這句話倒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有人向這邊投來視線,似乎是想要幫忙,但猶豫再三,終是沒敢動。

  這世界上有很多人想過幫助別人,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但真正會出手的卻不多,這是人之常情。

  但也有幾個人,目露兇光,都是看著那女研究員姿色不錯,又聽見要扒光衣服,都是有些興奮。

  到了這一刻,那女研究員才是微微地變了顏色,似乎是想要掙扎,但她的力氣哪里能比得過那個男人,掙扎一下,反而是讓那個男人興奮起來。

  那男人看著這一刻躺在辦公桌上、穿著白色研究員制服的那個女研究員,不知道聯想到什么,忽然就有些興奮起來。

  剛剛那句扒光了把人丟下去,他只是隨口一說,然而這一刻,他的心中,卻是真正地涌起了色心來:“你不是挺牛X的嗎?你掙扎啊,你掙扎啊!哈哈,你以為這是什么時候了?和平時代嗎?你以為老子就是說說嗎?我這就撕了你的衣服,給你研究研究什么叫生理構造!”

  這些話,已完全是不堪入目了。

  那女人終于是變了顏色。

  而這時候,見此,從角落里才又跑出一個男研究員來,猶猶豫豫地沖上來,想要一把拉開這個男人。

  這時候人們才意識到,這女研究員竟然是有個同伴的。

  但那男研究員身子瘦弱,膽子又小,從后面沖上來,直接被那男人當場扇了一巴掌,就縮在角落里不敢動了。

  那男人眼睛里露出興奮又激動的神情來,大庭廣眾、曾經的辦公室,反而激發了他變態的獸性,這時候,甚至已經開始解自己的褲腰帶了。

  ……

  ……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