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真的有金手指 > 第七十一章 國主有要事相商(二更)

第七十一章 國主有要事相商(二更)

  此行的目的,倒也不是絕密,況且還需要聯絡點的人進行配合。

  荊守一五一十地將來意說明,特別強調還需要征集兩個精明的人手。

  “哦?終于要對西毒林進行打擊了嗎?”

  聞東海對此并沒有太大的意外。

  西毒林這幾年不知道是得了什么厲害的機緣,門派內的高手成長的很是迅速。

  此消彼長的情況下,原來的資源就不能滿足他們日益增長的需求,所以只能向其他門派“借取”。

  至于,能不能遵守承諾歸還,那也是難說的很。

  開始,他們也只是對小型勢力動手,慢慢地,膽子大了許多就開始挑釁煉金山和傀儡閣,甚至在有些地方還屢屢制造事端,試探鍛金門的態度。

  武國都城上京也是其中之一。

  聞東海將這些情況也反饋給荊守,同時也將那件棘手的事情一并說出。

  細說起來,事情也和西毒林有所關聯。

  就在上個月,武國國主寵愛的妃子得了急癥,懷有身孕的她總是夜不能寐,而且總是一副大汗淋漓的模樣。

  王室自然也有與修煉界聯系的通道,畢竟各門各派的招收新弟子需要俗世力量的配合。

  聞東海就已經被邀請過去瞧了一次,根據他的推斷,應該是中毒無疑。

  可惜解毒使毒不是他的專長。

  正當他打算尋求宗門幫助的時候,一個西毒林的凝氣士弟子不請自來,很是輕松治好了王妃的疾病。

  這本來也不算什么,畢竟這里屬于鍛金門和西毒林共管之地,能幫上忙對大家都有好處。

  可是,聞東海最近發覺,頻繁有西毒林的人出入王宮,而且國主的行為變得有些古怪。

  依照慣例,每月總會有一兩個資質不錯的年輕人被送到鍛金門的收徒點。可是這兩次竟然一個人都沒有送來。

  “這么說,聞師叔,你是懷疑西毒林在有意做局,干擾鍛金門招收新弟子?”

  聽到這里,荊守哪還不明白其中的貓膩,出聲詢問不過是驗證自己的想法。

  估計王妃的毒,也是西毒林的手筆。

  這陰陽手玩得確實很溜!

  聞東海點點頭,還從腰間儲物帶里摸出一小疊信箋推到荊守面前,凝重說道。

  “這是我收集到的情報,趙國和元國也都有類似的情況出現,雖然不是國主,但也是各國內部的緊要人物。”

  荊守想到門主的囑托,心中一動,忙向聞東海請教。

  “有沒有可能是中州那邊直接動的手腳?畢竟這幾個地方都靠近中州!”

  聞東海聽了之后,倒是一愣,他低頭沉吟片刻,但還是搖了搖頭。

  “不太可能!畢竟外來勢力直接插手,容易引起門中長輩的警覺。西荒大小勢力也會聯合起來針對!所以……”

  “只能是間接支持!”

  荊守也明白了其中的關竅,順著話茬補上一句。

  兩人想通了這一系列事件的聯系,心中著實吃了一驚。

  如果真是有外來勢力介入的影子,這次的事情可真就棘手了。

  或許,會釀成一場滔天大禍!

  “聞師叔,這個猜測不管可能性大小,應該早點兒匯報到門派。另外,咱們應該及早摸清楚武國內西毒林的暗樁!”

  聞東海本來也有這個打算,此刻被荊守先提出來,自然連連點頭。同時,他也對這個年紀不大的少年高看了一眼。

  “好!我這就去安排!”

  荊守看到他就要轉身離開,也跟著一起出了密室。

  在行走的過程中,他又拱手提醒。

  “聞師叔,我要的兩個人手到位之后,直接讓他們到荊王府找我!”

  “好!最遲今晚!”

  ……

  ***

  近夜,武國王宮。

  當今國主武安邦,雖然不是雄才大略的明君,但也算的上守成有方。在他的治理下,武國近十年可以說是日漸富庶。

  武安邦不好酒色,但也有一摯愛妃子如煙。

  如煙生性淡泊名利,對宮廷之間的陰謀算計不感興趣,也恰是這份心境,讓王后也對她多有維護。

  此時,床榻上的她仍然是一副病怏怏的模樣,哪還有傳言的康復?

  國主武安邦坐在榻前,握著如煙冰冷的手,臉上滿是疼惜和無助。

  堂堂的一國之主,竟然只能在這里枯坐而幫不上半點忙。

  愛江山,也愛佳人!

  如果真有能人異士能幫助如煙脫離病痛,哪怕讓他付出一座城池也心甘情愿!

  上個月直闖王宮的西毒林修煉者,只是從懷中取出一粒丹藥,在他面前掐成兩半,讓如煙吞服。

  藥倒是對癥,服下靈藥的王妃睡得倒是安穩了,也不再揮汗如雨,但卻成了眼前的“活死人”狀態。

  “半年為限,好好替西毒林辦事!時間到了,半粒寶藥送上!”

  那修煉者扔下一張字條,也不多做解釋,就揚長而去。

  紙條上只有六個字——“拖延鍛金收徒”!

  身為一國之主,自然對陰謀詭計有著天生的敏感。

  他知道,介入兩個修煉宗門之間的斗法,最后不管誰勝利了,都不會放過他!

  可是,他無路可走!

  武安邦嘆了一口氣,將如煙的手放回被下。

  枯坐陪伴了兩個時辰,也有些困乏,他慢慢站了起來,打算到偏殿休息。

  身旁站立的內侍總管上前一步,扶住他的臂彎,一起朝偏殿走去。

  “王上,鎮南王家的小王爺回來了!聽說本領大得很嘞!”

  總管眼見國主日漸憔悴,心中擔憂,所以每次他總是撿些新鮮事講述,希望可以開導一二。

  武安邦的心情確實不佳,聽到總管的話,一時也沒有在意,繼續向偏殿踱步。

  “那渾小子前不久還搞出點物成金,差點將自己一家老少葬送……”

  總管努力擠出笑容,在一旁裝出很開心的樣子。

  武安邦突然停了下來,扭頭看向正在陪笑的總管,聲音有些顫抖。

  “你是說那個被鍛金山仙家帶走的小王爺?”

  看到總管點頭承認,他雙眼一亮,不動聲色地四下張望了數次,才壓低聲音吩咐。

  “兩個月的時間,就衣錦還鄉,看來是學到了真本領!順子,你親自去請他過來,就說……有要事相商!”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