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真的有金手指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你倒是主動問啊

  吞噬神通?

  難道是網文小說常見的吞噬對手,進而獲得對方技能的那個超牛技能?

  小白這家伙什么時候擁有了這么個神通?

  仿佛感知了荊守所想,小白撇撇嘴,很是“云淡風輕”的微抬下巴,一臉的高調。

  “丹劫之后就有了啊,你沒發現本寶寶的胃口越來越好?”

  玄獸度過丹劫,只要不是太蠢笨,都會覺醒一項天賦。只是當初小白的表現太不著調,他就完全忽略了這事。

  不過,胃口好和吞噬神通有關聯么?貌似任何一頭豬都特別好吃懶做吧。

  “那你剛才為什么急著吞噬那種小松鼠?前段時間殺了墨于將軍,也沒見你搶著吞噬他……難道剛才那個小獸有特殊……”

  雖然是在詢問,荊守已有七八分肯定。船板上有一堆衣服,但并沒有看到任何人在船上,多半那只小松鼠有某種特殊能力被小白瞧上了眼。

  “沒錯,既然你都想到了,也沒啥隱瞞的。墨于的八臂神通垃圾得掉渣,本寶寶自然看不上。而這個小獸正是難得一見的多面獸,可以幻化各種它見過的人或獸。”

  小白一臉的傲嬌,仿若小孩在炫耀自己心愛的玩具。

  多面獸?

  這也難怪!

  但是,有了這么拉風的技能為啥不早點告訴他呢?說不定還能早點增強自己的實力。

  “哼,這么長時間相處,你倒是主動問啊!”

  小白如同看傻子一般,橫了荊守一眼,甩下一句傳音就跑到一邊趴伏身軀打起了鼾。

  說得好有道理!

  本打算再詢問它幾句,卻沒想到這頭肥豬已經沉沉睡去,索性跳回自己的海船。

  夜已深,大海四周盡皆被黑暗籠罩,除了低沉的海浪可聞外,海船完全陷入了孤寂。

  簡單核實過巫一的尸首,荊守并未發現任何有價值的線索。剛才同小白交談一陣耗費了一些時間,尸體已不再溫熱,生機早已散盡,換魂契約也無從施展。

  不過,從巫一的手段和小獸孱弱的攻擊力來看,設局之人并未露面。

  憑他倆的手段還不足以算計兩個虛丹期高手,咳咳,不,現在是三個虛丹!

  將尸體上的可用之物搜刮干凈,荊守大發慈悲地將尸體全數拋到海水中,然后才慢悠悠地駕馭海船返回。

  返回萬象島途中,又是一聲熟悉的消息提示音響起。

  “您有新的消息,請注意查收!”

  什么鬼?難不成任務自動完成了?

  滿腹疑惑的荊守,安排影分身執行警戒,才以本體意念查看系統面板。

  宿主姓名:荊守

  功法等級:一

  功法屬性:木

  法術神通:魂靈之體、金鐘不動、金影訣、森羅劍

  雜項百藝:儲物空間制造法、人符制造法、望氣術、契約全書

  靈力數值:60123

  商城福利:初級商城

  當前任務:

  “刀刀刀斷魂”任務已完成,玄寶升階玉*3,靈力數值+20000,后續任務開啟。

  禁地驚魂

  隨同門進入葬龍之地,探尋龍族隱秘。禁地之險,不在環境,而是人禍。務必擊殺敵對宗門的探險者,否則后患無窮。

  任務完成獎勵:隨機挪移陣盤一件,靈力數值+20000。

  所料不差,看來小白吞噬了多面獸,間接促成系統任務的完成。

  荊守掂了掂手中的玄寶升階玉,心中滿是暢快得意……

  ***

  萬象島。

  一間布置奢華的客棧房間。

  “噗——”

  正在盤坐修煉的巫兆行突然雙眉抖動,口中一股腥咸的液體不可抑制地噴到地面上。

  血跡斑斑,如染桃花。

  “什么?多面獸死了?”

  巫兆行難以置信地低語,睜開的雙眼充滿了憤怒和痛惜。

  多面獸同他簽訂了主仆契約,獸寵身死,巫兆行自然也會受到些許反噬。別看他對多面獸隨意差使,那也是對其十分信任和依仗。

  巫毒教,精通巫術和毒蠱,與對手爭斗從不當面廝殺。

  巫兆行能夠在丹榜排在前列,而且還闖出“無影毒”的名號,多面獸也算貢獻不少。

  千防萬防,親近之人難防。

  多面獸依靠它逼真的變身神通,騙過了幾乎所有對手,甚至玩弄對方于股掌之間。

  此刻,多面獸亡故,巫兆行別說前十難有指望,就連現在的位置也會失去。

  “是誰殺害本公子的獸寵?哦,是了,一定是鍛金門那三個家伙。巫某與你們不死不休!”

  巫兆行發狠地咆哮一陣,十分郁悶地掏出一粒療傷丹藥納入口中。開禁在即,他必須以最佳的狀態爭奪機緣,只要上天站在他一邊,所有失去的都會加倍拿回來……

  ***

  第二日,荊守從碼頭返回駐地,恰巧遇到正要出海吳良長老一行人,索性走到隊尾再次走向碼頭。

  吳長老似乎早就知道他能夠順利突破到虛丹境,對荊守的加入不聞不問,一直走在最前領路。

  林森和王雙上下打量了一遍,欣然開口道賀。

  “八師弟,恭喜哈!虛丹已成,這次咱們又可以并肩戰斗!”

  “恭喜!”

  “恭喜這位師弟!”

  ……

  其他七位同門也是出聲恭喜,畢竟這次禁地之行每多一個人參與,就會多一份力量,說不定收獲就能多上幾分。

  以海船趕路,到達葬龍之地所在大概需要六日,早些出發也是為了預防變故。

  若是以飛舟代步,看似能節省一半的時間,但對操縱者的心力也是不小的負擔,闖禁在即,還是穩妥為好。

  一行人分乘四艘海船浩浩蕩蕩從碼頭出發,自然吸引了不少目光。

  仍舊是王雙、荊守和林森同乘一船,小白、嘯天犬偕同三鼠單獨一船。其他同門都是將獸寵置于獸囊內,是以節省了不少空間,分乘另外兩船也不覺得擁擠。

  航行趕路過程中,荊守將昨日發生的事情告知,隨身攜帶的玄寶被人下了追蹤印記,多些小心總是沒錯。

  對此,王雙是一副無所謂的態度,骨子里的嗜戰因子存留,巴不得天天有人找上門同他戰斗。至于對方的實力是否高過他,王雙似乎從來沒有考慮過。

  林森顯然更為謹慎一些,取出自己的厚土盾反復查看,甚至將目光投向最前方海船上的吳良長老。

  “剛才你們的話老夫也聽到,如果不想被人惦記,老夫可以代為祛除印記。”

  吳良長老輕抬眼皮,淡然出聲,顯然是察覺到林森的求助目光。

  “有勞長老,師侄還是求穩妥。”林森感激回應,抬手將厚土盾拋向前船。

  王雙和荊守則是不為所動,繼續低聲談論。

  “八師弟,小白的修為何時提升的?太快了吧!”

  “小白修為提升了?”

  荊守聞言一愣,連忙看向并行的海船。

  小白和嘯天犬舒坦地躺在船板上,鼠腦、鼠尾不斷遞過精心烹調的烤肉供它倆品嘗,悲催的鼠頭繼續待在前方掌舵。

  還別說,小白這家伙的毛色又亮白了不少,頭頂的獨角長得更長,原本肥碩的身軀再一次纖瘦三分,若不是有長毛遮掩,還真看不出變化。

  “看啥?本寶寶吞噬一只四階多面獸,當然修為會有變化。飯票兒,你還是對本寶寶關心不夠啊!”

  小白欠揍地傳過一段意念,嘴里大嚼特嚼,半截硬骨伸出嘴巴,十足的吊炸天。

  五階玄獸!

  荊守大喜過望,有了小白幫手,禁地之行真要滿載而歸。

  正在祛除厚土盾印記的吳長老也是抬頭望了小白一眼,饒有興趣地打量數遍。

  “荊師侄,你這獸寵的返祖跡象越來越明顯,如果不想引起南蠻的仇視,最好給它做些掩飾。”

  一段傳音落進荊守耳中,話語中明顯有欣慰和羨慕。

  這也難怪,吳良長老身為珍獸閣主事,對各類玄獸研究最多,也最是喜歡它們,要不然也不會送出獸劫丹。

  手機站: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