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軍事小說 > 大彈道 > 第105章:人質對峙

  那邊搜尋到藏身的鬼子了!

  還沒跑到民房前,又是噼里啪啦一頓槍響,同時傳來手雷爆炸的聲音。

  等到了民房前,就發現兩隊的人馬,有二十多個學員在多名教官的帶領下圍著民房外圍,從屋頂到墻頭,來了一個鐵桶包圍。

  和李崇一起趕過來的教官劉躍揚向旁邊包圍的學員問道,“里面什么情況?”

  “報告劉教官,有三個鬼子,躲在屋子的房梁上面。我們進去搜尋的時候舉著火把,那多出的影子一下就看出來了。他媽的,小鬼子直接扔了手雷,進去搜尋的三個人被炸得掀飛了出來,當場死了兩個。現在這三鬼子緊閉房門,在里面頑抗,里面房間不大,密閉的,沒有其他出路。”

  “你們怎么不扔手雷?”

  要是扔手雷,直接爬到幾個鬼子藏身的屋頂,掀開瓦片,幾個手雷扔進去,那就是鐵片燉大肉。

  這時候,教官黃國書走過來說道,“我們想抓活口,看能不能問出一些情況。除此以外,更為難的是里面有老鄉沒撤出來,被鬼子抓了當人質了。”

  劉躍揚眉頭皺在了一起,“老鄉不是都撤往安全區域了嗎?怎么還有人留在這里!”

  “哎,慚愧啊。小鬼子滲透進村子西北角這片區域的時候,我們撤離老鄉匆忙,也沒有挨家挨戶的查看,有些老鄉就是寧愿死也不挪窩,這里面的一家子就趁好成了小鬼子手中的把柄了。”

  劉躍揚去和兩位教官商議如何解決的時候,李崇同幾名學員一起爬上了鬼子藏身屋子對面的平房上,下面屋子的情形一覽無余。

  然后李崇就發現那個拿起槍就“老子”直蹦的劉躍揚教官不知從哪里從來找來了一個鐵皮喇叭,喇叭口搭在墻沿上,人蹲在地上抬著頭用日語喊著什么話。

  李崇這才想起劉教官可是在日本陸軍士官學校深造過的,是會說日語的。不過自己在香港也就學會了英語,日語一竅不通,只能向旁邊人求助。

  “嘿,哥幾個有沒有會日語的?劉教官在說的什么?”

  問了兩聲后,不遠處底下蹲在墻后面,湊著洞口瞄準里面的一個交通大隊小伙舉起手,“我能聽懂一些。”

  李崇趴在平房上問道,“咱劉教官‘稀里嘩啦啊呼嚕呼嚕哈’的說些什么呢?”

  “是在說里面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插翅難飛!現在放下武器,交出老鄉!希望閣下尊重職業軍人的榮譽,挾持老幼婦孺手段低劣,是給軍人二字抹黑,實乃非軍人之所為,傳出去你們將會被軍界當作笑柄。本人愿以軍人的榮譽擔保,只要你們能在一對一的格斗中勝出就讓開一條路,放你們離開莊子!格斗中生死無論!不予追究!”

  屋子里面,聽到聲音的鬼子一手持著沖鋒槍,然后把桌子倒過來,用桌面擋住房門。

  一個鬼子拿槍指著地上的一家四口,兩個鬼子戒備著門外。這倒霉的一家四口被繩子捆在一起,動彈不得,當家的男人呢已經額角流血,躺在地上出氣多進氣少。

  這三個被黃埔師生圍困在民房內的三個鬼子,就有著加藤中隊所屬的第四作戰小隊的隊長石田中尉。

  在北村口的突襲戰斗中,滿編的第四作戰小隊在與黃埔師生構筑的北村口防線上戰斗的同時,在隊長石田一郎的帶領下,這一小股人滲透進了村莊里面,想要上演一波黑暗殺手的角色。

  此前他們確實成效匪淺,單兵作戰的能力得到了全部的發揮,在上王莊西北角這一區域頻頻截殺黃埔生們,要不是黃埔師生們及時將這塊區域隔離出來,阻止了他們的進一步流竄,他們還能繼續造成更大的傷亡。

  “石田長官,接下來我們該怎么辦?我還有一顆手雷一個彈夾。”說話的是拿槍指著人質的年輕鬼子。

  拿著桌子充當掩體的鬼子隨后說道,“我也剩下一個彈夾。”

  說實話,這兩名鬼子都是從眾多基數的士兵中選拔出來脫穎而出后才進入帝國最精銳的部隊空降兵特戰部隊的!崇尚的是最純正的武士精神,視戰斗中的死亡為光榮,對于劫持跟綿羊一樣手無寸鐵的婦孺,心中是有著抗拒的。

  當下聽到外面決斗的話,心中有股意動。

  作為軍人,能跟敵人對面交手分出生死,那就是最好的歸宿,而不是現在拿著婦孺作擋板,精銳的驕傲會讓他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八嘎!”石田一郎一聲斥責,他當然明白手下的所想,但是有活著的機會不更好么?

  “我們手里有支那人質,可以和外面支那人周旋,現在這些支那人質就是我們的護身符!”

  轉頭斥責了自己兩個手下一句,然后朝著外面喊道“外面的黃埔師生,我是石田一郎,貴軍是否愿意談一談?”

  教官劉躍揚隨后回應,“只要你們放下武器,我們是很樂意和你談一談。”

  石田搖了搖頭說道,“雖然我和我的士兵此刻陷入包圍,但是有一點想必你們也很清楚,我的士兵都是受過特種訓練的精銳士兵,這一點在交戰之中你們已經領教過了。現在我們彈藥充沛,且有人質在手,如果硬打下去,不僅你們會傷亡慘重,人質的安全也將無法得到保證,最后的結果就只能是魚死網破!”

  趴在屋頂上的李崇聽到底下學員翻譯出來的“我和我士兵”字眼,心思旋即轉了過來。

  感情這還是一個鬼子軍官啊!不然為什么他要分開來說呢?

  底下的幾名教官對視一眼,也敏銳的捕捉到了石田一郎話中的漏洞,如果是名鬼子軍官那就更不能放走了,要是能活捉,那肯定能獲得不少情報資料!至少能搞清楚這伙人的來源、目的!

  劉教官和石田一郎的對話還在繼續。

  石田有槍有彈,手里還握有人質,說話底氣很足,“今日交手,雙方流血不止,為了不增添不必要的傷亡,倘若貴軍此刻退出戰斗,便能相安無事,用你們中國人的古話說就是魚和熊掌兼得!”

  “哼,你們三人現在處于我防守陣地的腹地,你們除了投降,別無他路可走。如果你還有軍人的擔當和勇氣,那就走出民房,和我們一對一的決斗!”

  對于這些從尸山血海中趟過來的教官們而言,只會以價值來衡量一件事情的決定與否。人質能救肯定救,但也絕不會因為幾個人質就束手束腳放任這些鬼子離開。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