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奇幻小說 > 哈利波特之圣杯系統 > 26.分院帽之唇,圓桌騎士團參上,納吉尼

26.分院帽之唇,圓桌騎士團參上,納吉尼

  著名的分院帽在每學年開學的時候通過一系列的曲子講述自己的來歷。

  傳說中,它曾經屬于霍格沃茨四位創始人之一的戈德里克·格蘭芬多,還被四位創始人共同注入了各自的魔法以便根據各人的獨特喜好來選擇學生進入與他們同名的學院。

  分院帽是大多數巫師遇到的最聰明的魔法物品。它有著四位創始人的智慧,可以說話(通過帽檐附近的一個缺口),還精通攝取神念——它能窺透佩戴者內心所想,猜測他/她的能力或心情,甚至可以與佩戴者的思想溝通。

  分院帽以不愿承認自己在給學生分院時犯過錯誤而臭名昭著。出現無私奉獻的斯萊特林,考試全不及格的拉文克勞,懶惰而又成績優異的赫奇帕奇和膽小的格蘭芬多時,分院帽仍舊堅持它原先的判定。

  不過,平心而論,帽子在幾百年以來只犯過少數幾次判斷錯誤。

  蘭斯洛特眼前的這塊碎布頭就是著名的分院帽之嘴出現的原因。

  盡管格蘭芬多是一個有些邋遢的持劍巫師,承襲了一位神秘而又不為人知的強大巫師的巫術和劍術。但是由于從小的教會騎士教育,我們并不能把他當成一個單純的糙漢子。

  格蘭芬多雖然不是很在意個人衛生的問題,但是也絕對不會喜歡戴一頂破了的帽子。作為分院帽的嘴巴存在的破口是在四巨頭完成分院帽的初步制作之后,有格蘭芬多親手用自己的短劍切割出來的。

  一來是給分院帽一張靈巧的唇舌,二來被布置在禁林深處這一部分的分院帽碎片可以吸納神圣金橡和獨角獸骸骨的能量,傳輸給分院帽的主體,以維持分院帽的運行。

  這個世界依然是一個熵增的世界,能量永遠在向無序和混亂的方向進行。沒有固定的能量補充,沒有什么經久不衰的魔法可以運行上千年。

  碎布頭用特殊的方式給主題供給能量,也由于一心同體的關系,可以接受到分院帽的見聞。或者說這兩者直接共用著一個思維。碎布頭是分院帽肢體的延伸。

  蘭斯洛特被分院帽賤兮兮的聲音弄得一驚。趕忙后退一步再次觀察了一下此處的魔術回路。

  還好閉合的“環”的作用,看上去僅僅是單向給碎布頭以及獨角獸骸骨充能的。碎布頭并沒有直接作用于外部的魔術回路,應該不會對自己造成威脅。

  “格蘭芬多群雄列傳”的木碑林看上去倒像是神圣金橡自發生長的。碎布頭和神圣金橡之間還有一條時斷時續,極不起眼的暗紅色魔術回路。

  由此可以判斷,應該是分院帽通過思想溝通的能力給神圣金橡洗了腦,讓它自發生長出這些木碑的。這就和分院帽每年編一首曲子一個意思。寫“格蘭芬多群雄列傳”也是因為這頂帽子實在是太無聊寂寞了。

  蘭斯洛特嘴角擒著笑,這種事情碰上了就是我的了。獨角獸尸骸,旁邊還有人家的后代看著再珍惜也不方便出手。分院帽的碎布頭就不一樣了。

  一動一動的,就剩一張嘴的大小了,拿了,你能把少爺怎么樣?

  要說分院帽才是當之無愧的霍格沃茲元老。家有一老如有一寶。有這么個活寶扣在手上,只要略施手段,什么東西問不出來。

  至于分院帽以后沒有能量了怎么辦?簡單啊,換一個方法分院不就行了。比如性格測試題,血常規檢查就很好啊。把分院的事情交給一頂喜歡窺視別人隱私的猥瑣帽子,想想就不靠譜。

  “小子!你別過來!再過來我不客氣啦!”對折的碎布頭,上下開合,配合暗紅色的魔法光暈看起來就像是一張鬼畜的烈焰紅唇。

  “少爺,我還就動手了,你能把我怎么樣?”蘭斯洛特笑盈盈地繼續伸出了手。

  “護衛現形!”分院帽的破鑼嗓子像是用爪子劃拉玻璃一樣充斥著整間大廳。

  一陣豪光閃過,獨角獸的背上出現了一道擎著黃金圣劍,渾身甲胄,金發碧眼,呆毛招展的倩影!

  第一道木碑的頂端,一個穿著華麗貴婦長裙的絕美少女正搖晃著自己赤裸的,精細如同玉石雕琢的小腳丫,身邊還橫放著一根粗大的權杖。

  “蘭斯洛特,你又要惡作劇了嗎?”兩個聲音異口同聲地說到。

  同一時間權杖和圣劍一同指向了蘭斯洛特……

  有一種微妙的,修羅場的,錯覺啊。

  “kingArther?!QueenGuinevere!小鬼你害怕的點很有特點,口味很獨特啊!”分院帽幸災樂禍地評價到。

  同一時間,蘭斯洛特使盡了渾身解數,在劍光和魔咒編織的死亡之網中上下翻飛,活像一只遇了雨的燕子。他倒是想還手,但是平時如臂指使的大劍和魔杖此刻就仿佛是灌了鉛,根本不能揮向對方。

  “護衛現形!”分院帽繼續發力。光芒閃爍之間,圍攻蘭斯洛特的隊伍還在繼續擴大。

  大法師梅林,高文、杰蘭特、加雷斯、加拉哈德、加赫里斯、鮑斯、貝德維爾、凱、蘭馬洛克、珀西瓦爾、特里斯坦、達戈尼特、莫德雷德、埃克特……

  一個個即虛幻又真實,很多明明沒有見過,但是又叫得出名字的家伙紛紛加入了圍攻蘭斯洛特的行列。

  “背王者——Lancelot·Du·Lake(蘭斯洛特.杜.雷克)我等在此給你定下罪刑——死!”

  所幸對上這些家伙,蘭斯洛特還有能力揮劍攻擊。

  最好居然連龍人化的夏洛特.福爾摩斯都跑了出來,高喊著:M,我的宿敵,來做個了斷吧!”

  這是什么鬼?莫名其妙啊!老爹這個時間應該還在擺弄他的機械鎧甲才對啊。這些一定都不是真的!連幽靈都不可能是!

  “E~x~c~a~l……”對面的呆毛王忽然停手不砍,圣劍高舉過頭!

  霧草!!

  “小鬼你害怕的點很有特點,口味很獨特啊!”分院帽的話像一道閃電劃過了蘭斯洛特的腦海。

  “害怕”,“你的”?他知道這些家伙是什么了!

  揮杖念咒:“滑稽滑稽!”

  “…ibur!!!”

  一眾騎士,皇后,國王,龍人父親,在咒語之后,身上的衣物通通變成了各色恥度爆表的泳衣,武器則紛紛變成了泡泡水、水槍、充氣錘子之類的東西。配合他們一本正經的動作,場面一度十分滑稽。

  但是那道已經揮出的光炮卻是比蘭斯洛特快了一步。盡管不是真的圣劍斬擊,但是威力也不容小覷。

  橫劍格擋的蘭斯洛特直接被推出了大廳,順著下來的滑道直接被吹出了神圣金橡。

  “噗~”一大口老血像不要錢一樣被蘭斯洛特噴了出了。

  “小子,你有本事再進來打老夫的主意試試,禁林里能被我調動的神奇生物可不止是這一群博格特而已!”分院帽的聲音借助樹洞的放大,聽起來有了一種截然不同的沉穩宏大。

  “切,大意了。要不是少爺沒有穿護甲……”蘭斯洛特想了想,最終還是拄著劍,跟著分院帽碎片和本體聯系的暗紅色光團,指引出的路徑,往城堡的方向回去了。

  吃貨獨角獸倒是沒受什么影響,可能是吃火龍果吃出了交情,甩著腦袋就從樹洞鉆了出來,跟在了蘭斯洛特的身后。

  “等少爺養好傷……”蘭斯洛特碎碎念地走遠了。某一刻,他的背影配合上那匹屁股上缺了毛的獨角獸,看起來有一種灰太狼,火箭隊式的蕭索……

  走到一半,蘭斯洛特在路中央看見了一條碗口粗細的大蟒蛇就那么橫臥在獨角獸獸道的中央。

  斯萊特林的學生當然不會怕蛇。蘭斯洛特此刻正好感覺腹中有些饑餓,從獨角獸角上取下自己的錢包,掏出來一個陶土坩堝。

  這個時候,蘭斯洛特仿佛廣東人附體,心心念念就是:“抓住它,煲湯啊!啊啊啊!”

  卻見那條蟒蛇突然盤成了一團,一陣扭曲變化,原地就只剩下了一個瘦瘦小小,環抱著雙膝深深昏迷的亞裔小女孩?!約摸只有三四歲大小的樣子。

  這這這,這又是什么鬼?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