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重生回潮 > 第三十五章 時代從吃不飽到挑嘴就是改變!

第三十五章 時代從吃不飽到挑嘴就是改變!

  張高興炒菜的手藝還真不賴。

  趙高紅發現了一個高興哥的優點,為此特別的欣喜。

  不過轉眼想到高興哥最近的遭遇,她又變的十分同情起高興哥來。

  “這個社會需要改變,我爸爸說,社會也必須隨著時代改變而要改變,我不認為你是投機倒把,有人喜歡你的茶葉蛋,這怎么叫投機倒把,這個社會肯定需要改變,我支持高興哥繼續做茶葉蛋生意,民以食為天。”

  趙高紅怕張高興想不開,變著味地來安慰自己。

  張高興感受到了對方安慰自己的心意。

  心里暖洋洋的。

  “不用為我擔心啦。不要操心我,你在學校現在老師不怎么教書,不過你還是抓緊功課咯,不然你被推薦到大學,你的基本知識不過關,聽不懂了都,到時候就可勁遭罪了。”

  “嗯吶。”

  ……

  什么是改變,張高興其實理解的比憤青的趙高紅要理解的深刻的多,從吃不起飯吃不飽飯到后來人們挑嘴,那就是改變,這個國度的改變。

  這場神州大地上的改變是必然的。

  待送走了趙高紅,回到小院的門前,張高興抬頭望了望門頭。

  還差好大一截。

  這年代年輕人平均身高不夠高。

  上輩子張高興在他這個年代的時候勉強還能平均,隨著兒子,孫子,那是越來越拔高,他就成了家里最矮的男人。

  特別是看著孫子那低頭看自己的模樣,讓老頭子不太爽。

  如果吃的好些,伙食不差,這輩子自己這個年齡還可以長高一些,不知道能不能長,在趙高紅離開后。

  撿了塊小石頭。

  張高興在門上劃痕了一下,看看自己會不會過幾天或者一個月能不能長高一點。

  將石頭扔掉,拍了拍手,張高興進屋忙活了,現在不用三更燈火五更蛋了,現在就可以做茶葉蛋,然后明天早上起來那鹵汁將入味茶葉蛋,到時候再加熱一下,那茶葉蛋才是最好的品質。

  但是之前在農具修造社木器廠條件不成熟,自己是偷偷摸摸,但是沒辦法,那時候自己心里沒底,也是試探做茶葉蛋,不敢一下子就丟掉農具修造社木器廠的活。

  現在積累了一些家底了,茶葉蛋生意也被證明是可行的,他不用再熬夜偷偷摸摸了,三更燈火五更蛋的熬夜,作為曾經的老頭,那是十分不喜歡的生活方式,他寧愿早上起的早,也不愿夜里晚睡。

  老人有沒有什么夜生活,早睡早起都已經根深蒂固,那才是他最喜歡的作息方式。

  “咕嚕嚕!”

  “咕嚕嚕!”

  ……

  茶葉蛋在土灶鍋里溢出香氣,那不是茶葉蛋的氣息,而是票子的氣息。

  接下來的張高興開始他全力以赴的“奪金之旅”,完成自己人生的第一桶金。

  張家河村,吳玉蘭在家里一個勁地說要去找大兒子,可是張爸吼住他。

  “找他,找他做什么,好好的工人不做,去做二流子做的買賣,他對的起我嗎,我托人,豁出去老臉,我給他安排的路,他不好好做,他這下好了吧,我看那個姑娘那個人家的閨女能看上這樣的東西,喊他回來干嘛,回家刨地丟人現眼,還是想咋的啊……”

  張銀貴本來對自己的大兒子期望很大,但是這一出之后,對那個大兒子失望透頂,失望透頂,前世兒子失去工人身份后,大兒子張銀貴就不再指望了,然后他又指二兒子,沒想到老二更不爭氣,然后接著又培養老三,老四,老五,只是張銀貴控制欲太強,他覺的兒女要出息,就的按照他張銀貴的安排來。

  他認為自己是父親,吃的鹽比孩子們吃的米多,但是他不知道他是一個很少去彭埠鎮,幾乎不去縣城,還是很早很早年代出過一次縣城的地道農民,他的格局能有多大,他所用的那一套還是他父親,甚至是他父親的父親交給他的一套,因為他并不是識多少字的地道農民。

  人的一生啊,作為孩子的時候,覺的自己的父母很厲害,然后覺的自己以后也會很厲害,但是長大后,發現自己的父親很一般,自己也很一般,然后就開始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自己的孩子將會不一般,自己很平凡,父母也很平凡,最后走到后半生,發現自己的孩子其實也很平凡。

  于是他們恍然發現,如果一開始,他們知道自己的父母很一般,他們的孩子很一般,然后他們去學習看書,讓他不只是模仿他們的父母,不被他們的眼界束縛,把格局看的更大一些,如果能做到不要總是希冀改變別人,而是從我們自己改變,孩子從我們身上學到學習的能力,而不是本來就很窄的格局還將其圈死,或許孩子才有不平凡的機會。

  總是大包大攬,總是擋在孩子面前,讓孩子失去他成長的機會,孩子怎么可能變的很優秀,我們反倒會發現越是強制欲比較強烈的父母,做人那口碑很高的父母輩,他們的孩子反倒沒出息,做人不如他們,又想孩子比自己更出息,又擋住孩子成長的路,奪走屬于他本來要表現的機會,等到發現自己很老了,兒子到了四十歲,甚至五十歲還什么都不行,他也就不再指望了,什么都不行的兒子繼續培養孫子……

  一代不如一代,老來就感覺特別的落寞,最后只能一句兒孫自有兒孫福什么都不想了,因為半截身子都要進棺材咯。

  前世彭埠鎮農具修造設木器廠倒閉,張高興灰溜溜地回家了一段時間,父親那片昔日的天給他的不是溫暖,而是寒冷呼嘯的北風,那個港灣成為了人生越發地朝下走的點,張高興現在失去了工人的身份,回頭把錢寄一些回家,等自己這邊混好了再回去,自己那父親那冷嘲熱諷,他不想再受那鳥氣一回,張銀貴同志,不會激烈過分的打罵自己,但是那言語,卻比刀子更割心,更刺人自尊心吶。

  他現在能做的就是全力以赴做自己,好好做好手頭上的事,茶葉蛋煮得好,買好價錢,一天一天,他將積累到上千元,到時候那一摞票子放在父親面前,家里建房吧,這比什么都強,出息什么不出息的,當自己蓋了寬敞的大瓦房所有對自己的攻擊都瓦解,張高興不是要證明什么,他的初衷在這年代就是給家里蓋上寬敞的房子,讓一家人住得不再擁擠,接著的目標是接受會倒閉的彭埠鎮農具修造設木器廠。

  早日掙足千元,早日成為萬元戶,成為木器廠的老板,打造東楊目標,為自己格局變大一些,還準備參加高考。

  “賣茶葉蛋咯,好吃又香的茶葉蛋。”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