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重生回潮 > 第四十七章 這就要見上面啦

  “二爺,這媳婦我肯定得要啊,我可沒說不要。”

  他可沒勵志出家的想法,老來怎么能沒老伴,雖然不能睡一個床,但是老伴還是得要的,兒女們不能一直陪著自己,能陪著的還是老伴,雖然兩人間的味道是火藥味的。

  “那就行,敢明天去看我那侄女翠花,我先跟你爸說道說道。”

  張天德直接就拍板道。

  “啊!”

  “這么快讓自己見翠花。”

  張高興身體一震。

  “別,我現在還不想……”

  “喲,你這是害羞了,這說話都這么磕絆,這點那你不如你二爺啊,當年你二娘,我是上去就是啃了她幾口,你二娘那怕跟家里鬧掰,也要死要活的要跟我了,你啊,這方面還得跟你二爺學學,在喜歡的女人面前皮得厚實著勒!”

  “二爺你在那皮都厚實,我跟您比不了。”

  “謙虛謙虛……不對,合著你是罵我來著。”反應過來的張天德道。

  “二爺那能啊,您是長輩啊,我哪敢罵你,我不怕被雷抽嗎?”

  “得了,得了,不跟你扯了,婚姻大事是你父母做主,我不跟你小子說了,我跟你爸說去,只跟你最后再說一點,那翠花姑娘水靈得很,要成了,絕對是你小子的福氣!”

  “真不,不用……”

  這熱情二爺啊,不要再將自己往火坑里推啊,上輩子在那女人那里慫了一輩子,被吼了一輩子,夠窩囊了,那個潑婦老伴四十之后都不要自己跟她睡啊,四十歲她不行了,他可還火氣大著,還有老來嫌棄自己,讓自己睡地下室,那女人讓自己老來生活質量太慘太慘了,我可不要再跟她搭伙過日子。

  可是看二爺那熱情的勁,他現在根本拉不住,已經竄到他爸跟前去了。

  “那里出問題了這是?”

  張高興摸腦門。

  前世自己和郝翠花相親好像沒這么快,那是在自己木器廠倒閉的時候,那不是還有段時間嗎,怎么郝翠花同志提前出現在自己的世界里了,這有問題,這到底出了什么問題。

  那邊張天德同志一跟張銀貴同志一說,那邊是兩個巴掌拍得響呼。

  “哈哈,天德啊,這事情我看中,我家高興年齡也到了,我們家這瓦房這居住是窮了些,但是肯定要造新瓦房,不能讓那閨女來我們家委屈了,跟我一家子全擠在一起,他們兩個自己單獨一邊過好他們的日子。”

  張銀貴生怕那姑娘嫌棄他們家負擔重咯。

  郝桂花男人不爭氣,但是桂花這女人在村里那沒有一個不稱道好的,她娘家那邊的侄女還能差咯!

  下午,張金貴同志回來,張銀貴跟老爺子說了這事情。

  張高興爺爺先是一通臭屁罵。

  “天德那混蛋王八沒給我搞到七根竹鞭煙槍,都躲得不干見我了,奶奶個熊,不過這事兒做得不錯,我大孫也到了結婚得年紀了,他婆娘的人品好,介紹的姑娘肯定不會差咯,我大孫的事情要是有著落,我就不追做要那七結竹節的煙桿子了。”

  這年代的老人他們能比什么,喜歡比煙桿子竹節數,張金貴放棄,足證明大孫在心里的分量。

  又或者是大孫買的煙絲好,總之關于大孫娶媳婦的事兒,他很上心,還登門了張天德家。

  專門催促張天德盡快年底安排兩個小輩見一面。

  張高興:“……”。

  家里就這么著急給自己娶媳婦么。

  還是怕自己名聲不好,工人身份丟了,混得不好,娶不到媳婦,這么快要自己找媳婦,真不用擔心自己啊,過不了幾年,時代變了,社會變了,自己隨便露一點,那家不把閨女往張家送過來過好日子啊。

  張高興現在心里有些說不出的感覺,他想要村里走走,出去透透氣,他心理被撩起很多關于郝翠花的事情,前世那個老伴,他現在心理好復雜。

  一輩子啊,自己跟她過了一輩子啊,兒子孫子都有了,那么多年,愛情,那后面歲月肯定是磨沒了,都是柴米油鹽醬醋茶,但是那變成了一種親情啊,雖然自己住在地下室,但是身體不行了,那一把黃白之物一把尿的,都是老伴伺候啊。

  很早之前,他們也是有愛情的,那時候木器廠倒閉,他落魄返鄉,農村地里的活也不愛干,她當時也沒嫌棄自己家窮,沒嫌棄自己沒本事,也跟了自己,隨后就是一輩子,生活從吃不好穿不暖,然后也慢慢開始吃得飽穿得暖,兒子女兒有了,后來孫子孫女們也有了,一輩子走來,天天掐架,三天一小鬧,一星期一大鬧,一輩子也就那樣“相濡以沫”一輩子……

  “高興,高興。”

  村里的張大渾看到溜達的張高興打招呼道。

  “想啥呢,高興。”

  抬頭看張大渾,這家伙雖然沒有二次發育,但是現在已經夠高了,有一米八六好幾。

  張高興這半年伙食改善了一下,基本朝橫向發展了一些,身高似乎也長了一兩厘米,但實在是不太明顯。

  “想媳婦呢,我家里急著給我找媳婦。”

  張高興有點苦瓜臉對著這兒時村里的小伙伴說道。

  一個老頭此時顛簸著簸箕走來。

  “富貴伯。”

  張大渾喊了一句。

  張高興也跟著喊了人,只不過那富貴伯眼皮子都沒朝張高興,這老家伙勢利眼得很,以前自己是工人的時候說自己有出息,把自己抬得很高,一個勁地夸自己,但是現在張高興不是工人了,這搭理都不太搭理,跟張大渾說了幾句,然后鼻孔朝天看了張高興一眼就走了。

  這老家伙,讓張高興心里不爽,這老頭勢利眼,自己兩輩子就沒見過超過他的。

  ……

  年前的一天,郝桂花邀翠花來張家河村。

  那天,被老二的臭腳給熏醒,張金貴爺爺在自己的窗邊。

  “大孫啊,上午一會,桂花娘家侄女來她們家,你呢,去她們家瞧瞧那姑娘,爺爺給你打包票,那姑娘真不錯,爺爺雖是沒見過,但大家都那么說,那姑娘一定好,爺爺真想那好姑娘成為我的孫媳婦……人家也不嫌棄我們家窮,你看你桂花娘多能干,那侄女肯定也是很能干,大孫子呀要把握住了,那可是你以后的福氣。”

  嘴角希拉幾根白胡子的張金貴說得張高興臉皮一陣抽一陣抽的。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