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都市無上仙醫 > 第595章 惡人自有惡人磨

  “我口氣大不大跟孩子的事情沒關系。”夏云杰卻沒等劉一維開口已經冷冷回了一句,然后目光投向了吳雪紅,問道:“你是劉進的班主任嗎?”

  吳雪紅見夏云杰一個小年輕敢跟副縣長夫人叫板,一時間吃不準他的身份,見他問話只是機械地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那好,你先帶三個孩子出去。我看現在的問題已經不是孩子的問題,而是大人之間的問題。別讓大人之間的問題,影響到孩子們單純的思想。”夏云杰聞言不容置疑地吩咐道。

  吳雪紅見夏云杰先是跟副縣長夫人叫板,現在又叫她帶孩子出去,一時間還真不知道該怎么辦。看看夏云杰又看看孫校長。

  “你算什么東西?你有什么資格指手畫腳的,你知不知道我是誰?”金明美見夏云杰根本無視她的存在,不禁氣得指著他罵道,因為生氣肚皮上的贅肉都抖個不停。

  “金明美,請你說話注意一點!”夏云杰可是劉一維的老師,劉一維見金明美罵自己的老師,又哪能冷眼旁觀,馬上跳出來沉著臉指責道。

  “我說話注意?劉醫生我覺得你說話才應該注意!你這個醫生還要不要繼續再在中醫院當下去的?”金明美沒想到劉一維都敢指責她,頓時氣得臉色鐵青地威嚇道。

  還別說,金明美這么一威嚇,劉一維沒被嚇到,王秋芬卻是被嚇慘了。劉一維可是家里的頂梁柱,如今又好不容易考上了研究生,等研究生畢業職級一提,日子肯定會慢慢變得越來越好。如今要是為了這么一件事情,把工作給搞丟了,以后這日子可就沒辦法過了。

  夏云杰見金明美威嚇劉一維,心里越發惱火這個女人,不過當著孩子的面,他還是盡量克制自己的怒氣,再一次對吳雪紅道:“這位老師,你還是先帶孩子出去吧。”

  不過吳雪紅卻震懾與金明美的身份,沒敢聽夏云杰的,最終還是孫校長覺得不管眼前這位陌生的年輕人口氣大不大,但說的話還是在理,這件事家長再這么鬧下去,對小孩子的影響確實不好,便對吳雪紅點點頭低聲道:“吳老師,你還是帶學生先出去吧。”

  吳雪紅其實也巴不得離開這個是非之地,聞言便急忙叫劉進三人跟她出去。

  金明美見吳雪紅聽夏云杰的話,要帶孩子出去,臉色越發難看,不過倒也沒阻止。

  見孩子被班主任帶出辦公室,孫校長陪著笑對金明美道:“金姐,您先別生氣,這件事我們再好好……”

  顯然不管夏云杰口氣多大,在孫校長看來最重要的還是金明美的態度,最需要陪著說好話的對象也是金明美。

  不過孫校長的話還沒說完,夏云杰已經走上前,揚起手對著金明美的臉蛋便“啪!”地一聲給了個耳光。

  一瞬間,校長辦公室靜得連根針掉在地上似乎都能聽得一清二楚,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一臉不敢置信地盯著夏云杰看,甚至就連金明美本人也都驚呆了,捂著臉半天都沒辦法回過神來。

  她可是副縣長的老婆啊!

  “你,你打我?”好一會兒,金明美才回過神來,依舊捂著臉不敢置信地質問道。

  “既然你能打劉進,為什么我就不能打你?告訴你,若不是考慮到孩子們的感受,剛才我就想打你了。什么玩意,副縣長老婆就很了不起了嗎?就可以打別人家的孩子了嗎?有沒有想過孩子的感受?”夏云杰卻寒著臉連連質問道。

  夏云杰這么一質問,孫校長等人這才明白過來,夏云杰一再叫吳雪紅把孩子帶走,原來竟然就是為了打副縣長的老婆,個個不禁聽得目瞪口呆。

  好一會兒,孫校長等人才回過神來。

  一回過神來,各人的表情都各不一樣。王秋芬是徹底被嚇得臉色蒼白無血色,要知道這可是往死里得罪副縣長啊!她老公的工作還能保得住嗎?劉一維則面露感動感激之色,他雖然不知道導師人脈有多廣,但他知道以老師的能耐,一個副縣長肯定奈何不了他,所以倒不像妻子一樣擔心。

  “你,你是誰?怎么可以打人?”孫校長同樣被夏云杰的行為給嚇到了,一反應過來便指著夏云杰聲色俱厲地指責道。

  沒辦法,副縣長的老婆在自己的辦公室被人打了耳光,他身為校長若一點表態都沒有,到時金明美告到張副縣長那里,他這個校長肯定沒有好果子吃。

  “看來你這個校長還是挺有正義感的嗎?那我問你,剛才這個惡女人打學生時,你身為校長都做了什么?有沒有維護你的學生,有沒有替你的學生說話?為人師表,而且還是個校長,連這點都做不到,你還好意思問我怎么可以打人?”夏云杰面露嘲諷地反問道。

  “我,我……”孫校長被夏云杰逼問得無言以對。

  夏云杰見孫校長無言語對,倒也沒再繼續逼問他。

  社會是現實的,夏云杰知道要孫校長為了一個學生跟分管教育的副縣長的夫人對著干并不現實,至少目前這個大環境下,很多校長和老師都很難做到這點,所以夏云杰并不想太為難孫校長,見他無言語對,轉而面色冰冷地看著氣得渾身發抖的金明美道:“我知道你是副縣長的老婆,但別以為是副縣長的老婆就可以仗勢欺人。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馬上帶著你的孩子向劉進還有王秋芬道歉,彌補一下孩子受傷的心,否則我保證后悔的是你!當然你也可以不信,你可以給你老公打電話讓他替你們母子兩出面。”

  “你,你算什么東西,你以為我……”金明美身為副縣長妻子,在倉北縣這個地方雖然不敢說只手遮天,要風就風,要雨就雨,但也絕對是走到哪里威風到哪里,又何曾被一個年輕人當著眾人的面打了一個耳光,還被這么威脅的,頓時氣得臉色發青,渾身肥肉亂抖。

  “啪!”夏云杰沒等金明美把話說完,再次揚手直接給了她一巴掌,道:“嘴巴放干凈一點!”

  古語說“惡人自有惡人磨”,這句話還真有點道理。別看金明美剛才氣焰囂張得不得了,但碰到夏云杰這類強硬的“惡人”,她反倒一下子被震住了。再次被甩了一個耳光之后,金明美竟然指著夏云杰“你,你,你……”了半天,愣是沒敢再說出罵人的臟話,看夏云杰的目光也透著一絲懼意。

  好一會兒,金明美才意識到自己可是副縣長的妻子,便再次指著夏云杰道:“好,好,有種的你別走。”

  說完,金明美便掏出手機給丈夫張天合副縣長打電話。

  電話才一撥通,金明美就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訴道:“張天合,你現在在哪里?快點到學校里來,你再不來,你老婆和兒子就要被人打死了!”

  “怎么回事?你慢慢說!誰這么膽子敢打你和張亮?孫正明不在嗎?”張天合雖然知道自己的老婆不是個省油的燈,平時沒少在外面仗著他的名號耀武揚威,惹是生非,為這件事張天合也沒少頭疼。但畢竟是自己的老婆和孩子,見老婆哭哭啼啼地告狀,張天合心里自然是非常惱火。

  聽到丈夫的聲音,金明美仿若得了尚方寶劍一般,挺直了腰桿道:“他有個屁用,看著老娘被人打耳光也不敢吭半聲!”

  聽到金明美這么說自己,孫校長真想痛哭一場。自己只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學校長,而且年紀也有了,難道還為了你沖上去跟一個了,被打耳光還不是自己找的。

  當然說一千道一萬,人家是副縣長的老婆,孫校長卻也不敢沖她發火,只能暗暗怪夏云杰把事情做得太過分了,把他都給拖累了。你們母子兩出面。”

  “你,你算什么東西,你以為我……”金明美身為副縣長妻子,在倉北縣這個地方雖然不敢說只手遮天,要風就風,要雨就雨,但也絕對是走到哪里威風到哪里,又何曾被一個年輕人當著眾人的面打了一個耳光,還被這么威脅的,頓時氣得臉色發青,渾身肥肉亂抖。

  “啪!”夏云杰沒等金明美把話說完,再次揚手直接給了她一巴掌,道:“嘴巴放干凈一點!”

  古語說“惡人自有惡人磨”,這句話還真有點道理。別看金明美剛才氣焰囂張得不得了,但碰到夏云杰這類強硬的“惡人”,她反倒一下子被震住了。再次被甩了一個耳光之后,金明美竟然指著夏云杰“你,你,你……”了半天,愣是沒敢再說出罵人的臟話,看夏云杰的目光也透著一絲懼意。

  好一會兒,金明美才意識到自己可是副縣長的妻子,便再次指著夏云杰道:“好,好,有種的你別走。”

  說完,金明美便掏出手機給丈夫張天合副縣長打電話。

  電話才一撥通,金明美就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訴道:“張天合,你現在在哪里?快點到學校里來,你再不來,你老婆和兒子就要被人打死了!”

  “怎么回事?你慢慢說!誰這么膽子敢打你和張亮?孫正明不在嗎?”張天合雖然知道自己的老婆不是個省油的燈,平時沒少在外面仗著他的名號耀武揚威,惹是生非,為這件事張天合也沒少頭疼。但畢竟是自己的老婆和孩子,見老婆哭哭啼啼地告狀,張天合心里自然是非常惱火。

  聽到丈夫的聲音,金明美仿若得了尚方寶劍一般,挺直了腰桿道:“他有個屁用,看著老娘被人打耳光也不敢吭半聲!”

  聽到金明美這么說自己,孫校長真想痛哭一場。自己只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學校長,而且年紀也有了,難道還為了你沖上去跟一個了,被打耳光還不是自己找的。

  當然說一千道一萬,人家是副縣長的老婆,孫校長卻也不敢沖她發火,只能暗暗怪夏云杰把事情做得太過分了,把他都給拖累了。

  (.)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