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申公豹傳承 > 第四百三十一章 變化誆騙,在遇碧水

第四百三十一章 變化誆騙,在遇碧水

  看著地下水組成的一個湖泊,玉獨秀眼中熒光閃爍,飛速推演那蹈海獸所去的方向,冥冥之中奇門遁甲運轉,開始推演。

  許久之后,玉獨秀化作金光縱身而起,向著太元道方向飛去:“那蹈海獸既然走脫,必然是循著方向,回轉太元道,我縱地金光天下無雙,何不在那蹈海獸的歸去之路等著他”。

  玉獨秀化作金光,停在太元道所在的青州交界處,下一刻身子一轉,居然瞬間化為碧水道人的模樣,手中拿著冰魄,周身的氣機與碧水道人一般無二,那冰魄氣機微微激蕩,瞬間傳遍方圓千萬里,只消那蹈海獸返回太元道,就必然會感受到冰魄的力量,循著冰魄之力自己送上門來。

  當年玉獨秀攝拿蹈海獸在先,然后利用神通法力擊敗碧水道人,奪取了冰魄在后,是以那蹈海獸并不曉得自家主人被人家奪去了心愛的寶貝。

  玉獨秀站在虛空沒多久,就感覺周身水光波動,突然間地下泥土翻滾,一個碩大的頭顱鉆出,不是那趁機逃走的蹈海獸,還能是那個?。

  那蹈海獸見到虛空中的玉獨秀,不疑有他,滿面歡迎的撲過來,在玉獨秀周身磨蹭不停。

  玉獨秀輕輕一笑,摸了摸下巴:“你怎么自己逃出來了,那妙秀小賊沒有為難你吧”。

  蹈海獸揮了揮前蹄,似乎在表達自己的不滿,表達著對于玉獨秀的憤恨。

  玉獨秀拍了拍蹈海獸的頭顱,輕輕一笑:“好了好了,不要生氣,貧道這次專門為你找了一件寶物,下次你再遇見那妙秀,定然可以擊敗他。找回場子”。

  說著,玉獨秀自袖子中掏出了金箍圈,在蹈海獸額頭摸了摸:“這可是十分珍貴的寶物,如今算是便宜你了。且戴上看看好不好看”。

  這金箍雕龍刻鳳,樣式繁雜,仿佛是一個雕飾品,甚是可人。

  那蹈海獸滿眼歡喜,順從的伸過頭顱。玉獨秀手掌一動,瞬間就將那金箍圈戴在了蹈海獸的頭顱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玉獨秀仰天長笑,那蹈海獸戴上金箍之咒,在虛空中奔走,滿面歡喜。

  “那孽畜,你且看看本尊是誰”玉獨秀看著蹈海獸,笑著顯出了原身。

  那蹈海獸見到玉獨秀之后一愣,下一刻反應過來瞬間就要化為水汽,在虛空中遁走。

  “想走。給我留下吧”玉獨秀念動咒語,卻聽虛空中一陣陣悲慘的叫聲傳開,那蹈海獸瞬間跌落云頭,在大地上打滾。

  “惡賊,你還我蹈海獸”就在玉獨秀念咒之時,卻聽遠處傳來一聲怒吼,下一刻卻見一道寒光閃過,虛空瞬間被凍結。

  “冰魄神光”玉獨秀一愣,立即縱身而起,站在云頭。看著遠處的人影,心中一動:“這家伙到了”。

  “原來是碧水道友,貧道有禮了”玉獨秀對著碧水道人一禮。

  “妙秀,你對蹈海獸做了什么?”看著在地上翻來調過去打滾的蹈海獸。碧水道人面色焦急道。

  玉獨秀背負雙手,微微一笑:“好叫道友得知,這孽畜不歸降予我管束,貧道只好使出一點法子了”。

  “你,,。,你還不快快住手”碧水道人怒視玉獨秀。

  玉獨秀輕輕一笑,點頭應是,停下了咒語,那蹈海獸感覺到碧水道人氣機,轱轆一聲從地上蹦起,來到碧水道人身邊。

  對于蹈海獸的動作,玉獨秀沒有阻止,只要帶上這金箍,若是沒有自己的咒語,那蹈海獸就算是跑再遠,也要乖乖回來。

  “好寶貝,莫要著急,且看貧道為你做主,與其理論”碧水道人拍了怕蹈海獸的額頭心疼道。

  說完之后,對著玉獨秀道:“妙秀,你如今在諸天中也算是一方大人物,你說句話吧,如何才肯放還貧道的蹈海獸”。

  玉獨秀一笑:“道友此言差矣,貧道如今正缺一個代步工具,如何會讓給道友,這蹈海獸頗有神異之處,本座甚是喜愛,請恕本座無法割舍”。

  “你真的要與我做過一場不成?”碧水道人怒視玉獨秀。

  “做過一場倒也無妨,當年在寒水河又不是沒有動過手”玉獨秀滿不在乎道。

  “你”碧水道人指著玉獨秀,卻是一個字也說不出。

  打,打不過人家,論法寶也沒有人家多,碧水道人面對著玉獨秀,真的是有心無力。

  “你且說個條件,讓貧道贖回蹈海獸”碧水道人道。

  玉獨秀輕輕一嘆:“非是我不愿讓道友贖回蹈海獸,而是天意不準啊,當年道友在寒水河失了蹈海獸,證明蹈海獸與道友緣分已盡,此物與道友無緣,合該貧道所得”。

  說到這里,玉獨秀輕聲道:“此獸與貧道有緣,道友切莫讓貧道為難”。

  說著,玉獨秀面色一板,對著那蹈海獸怒斥道:“你這孽畜好不聽話,難道還要再嘗嘗金箍的厲害嗎?”。

  “哞~~”。

  “哞~~~”。

  “哞~~~”。

  蹈海獸委屈的叫著,頭顱磨蹭著碧水道人。

  碧水道人面帶寒光:“就算是貧道神通法力及不上道友,今日道友恃強凌弱,貧道也要與道友做過一場”。

  玉獨秀對于碧水道人的話,理也不理,直接念動緊箍咒,那蹈海獸一聲悲鳴,再次墜落云頭,翻滾不休。

  “你還不速速停了妖法”碧水道人手中一道寒光閃過,向著玉獨秀刷來。

  “冰魄神光”玉獨秀嘴角微微翹起,卻見腰間的冰魄微微閃爍,所有寒光瞬間消失無蹤。

  “你不是我的對手,這冰魄神光為我所克,還是早早離去吧”說完之后,玉獨秀對著那蹈海獸道:“孽畜,可愿歸附與貧道”。

  “哞”。

  蹈海獸悶悶的叫了一聲,仿佛是委屈的孩子。

  “你趕緊停下咒語,貧道可以與你交換蹈海獸”碧水道人神通無法建功,只能換一個方法。

  “哦”玉獨秀動作一頓:“這蹈海獸可是上古異獸,威能無窮,若是成年更是厲害,你有何寶物可以換取蹈海獸”。

  碧水道人看著那在地上翻滾不休的蹈海獸,眼中閃過一抹擔憂,也不啰嗦直接道:“貧道當年神通法力不高,游歷天下,為何可以獲得冰魄與蹈海獸,道友難道不想知道嗎?”。

  “嗯?”玉獨秀一愣,頓時來了興趣,暫時停止了咒語,而是看向碧水道人:“是什么原因?”。

  碧水道人道:“我當年的了一件寶物,才能靠近冰魄,取得蹈海獸幼崽,你若是肯放過蹈海獸,貧道就將那寶物送給你”。

  玉獨秀目光凝重下來,能夠抵御冰魄侵襲的,唯有同樣等級的天才地寶。

  當年碧水道人雖然修煉冰魄神光,但想要憑借著自己修為,取得冰魄,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冰魄是何等神威,就算是冰魄神光乃是仿照冰魄參悟出的無上神通,二者一體同源,但以碧水道人的修為,卻也擋不住那冰魄的侵襲。

  “有些意思啊,這碧水道人也是一個大氣運之人,當年若不是自己給他種下劫數,恐怕那個時候勝負還真是兩難說”玉獨秀看著碧水道人,心中暗自思量。

  這目光直叫碧水道人心中發毛:“你快說,到底同不同意,給個痛快話”。

  碧水道人略帶羞怒道。

  玉獨秀點點頭:“同意,自然同意,這孽畜不拘管束,反而不如一件寶物好”。>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