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全知全能者 > 第167章 僵臥孤村不自哀

  田浩的日常作息開始有所改變。

  這并不僅僅是因為身邊多了小洛普,而是,繼第一個離奇的夢之后,他開始不斷地做第二個夢、第三個夢……

  這一天,早上醒來,洗漱之后,田浩來到院中的一處空地。

  然后,帶著遲疑,也帶著回憶,他慢慢地拉開手腳,做出一個對普通人來說很陌生但對修者來說卻很是正常的姿勢。

  平生第一次做這樣的姿勢,田浩在心理上,是“放不開”的。

  就如一個人初學單車,初學游泳。

  那不僅僅是技能上的學習。

  更是習慣及心理上的熟悉和培養。

  “老田,你現在還不適合修行,我先教你一套開架練體拳。”

  “就像這個名字說得一樣,開架,培養身體的姿態和架式,使其端正、合理;練體,通過活躍和催動氣血的方式,打磨筋骨,使身體處于一種更好的狀態。”

  “你的年紀本來已經大了,氣血開始干枯,這也就是世俗的修行必須從少年開始的原因。”

  “所以之前,我給你和許叔準備了十全大補湯。”

  “經過這幾個月來的滋補,我相信你自己應該也發現,身體好了很多,精神也好了很多。”

  “但這仍然不夠。”

  “單純的滋補,是不可能讓你回到少年時的狀態的。”

  “所以我又給你準備了這套開架練體拳。”

  “你要好好練、一直練,準備十年二十年地這樣練下去,至于究竟要練多少年,就看你什么時候才能練到火候。”

  “知道什么是火候嗎?”

  “就像你的煮湯,煮到時間剛剛好。”

  “你以前沒接觸過修行,也不是出身于修行世家,這套開架練體拳,你肯定會有一些不明白的地方,去問許叔,他會講解給你聽的。”

  少爺昨天在夢里說的話,此時,一字一句地在田浩的腦海里回放。

  而同時回放的,還有那套開架練體拳。

  看起來并不是很復雜,從開頭到結尾,一共才只有二十四個姿勢。

  第一個姿勢。

  第二個姿勢。

  第三個姿勢。

  依靠清晰的夢中記憶,田浩全都非常順利地做出來了。

  但就在做到第四個,看起來和前三個動作沒有什么太多不一樣的這第四個姿勢時,田浩突然感到手肘一麻,隨后,整個身體的勁好像一下子就泄去了。

  驚愕了一會,田浩回想著剛才的動作,并回放著夢里的情景,直到確證他并沒有哪里做錯,才又略過了前面的三個,把這第四個姿勢又做了一遍。

  這次更糟糕。

  手肘麻得更甚,然后連腿都有點抽筋的樣子。

  田浩立即停下,不敢再做了,稍歇了一會,向后院走去。

  田浩和許同輝兩人住的地方不遠,是屬于同一個小院落,但許同輝早晚晨練的地方,是靠近院子后面的。

  田浩不知道具體位置,因為他以前也沒看過,但大概地方,他還是知道的。

  當循著大概位置并聽著聲響來到許同輝附近的時候,許同輝也正在擺著架式,似乎,也是開架練體拳?

  田浩看了看,發現和自己的并不一樣,屬于小同大異。

  直待安靜地等待許同輝練完,田浩才走上前去,不過還沒有等到他開口,就聽許同輝道:“哪里遇上問題了?”

  “許大人,少爺教我的開架練體拳,我練到第四式的時候,手肘發麻,練不下去了……”田浩詳細地匯報了剛才的情況,包括重練后的身體反應。

  聽著田浩的話,許同輝的神思有點恍惚。

  他自然不是因為田浩的這話而恍惚,而是因為夢中的情景。

  事實上,今天一早起來,他就開始恍惚。

  許同輝不是田浩。

  田浩不是修行中人,所以對于修行中人,其實什么概念都沒有,可能在他的想象中,大凡修者,只要稍有點本事的,都是翻山倒海,無所不能。

  身為修行中人的許同輝卻知道,不是這樣的!

  完全不是這樣的!

  他也知道得再清楚不過了!

  不要說一般修者,就是莊家修為最高的幾位族老,本事也都很有限。

  對,就是“有限”。

  不管本事是大還是小,總之是“有限”,而不是普通人想象的那種沒有邊際。

  這種情況也反映在話本中。

  他在同福樓中聽的那些話本,因為多數都是修者所寫,所以雖然經常有所夸張,但也并不是很夸張。相反,外頭的那些話本就不一樣了,里面的那一個個修者,本事全都大到沒邊。

  特別是來到郡城之后,許同輝的眼界更是又上升了不知道多少個層次,這些天來,他今天四海門明天八極宗地走動著。

  而不管他到哪一個宗門,紫華閣也罷瀾水宗也罷,這些郡城中的所有大勢力,都是極其的禮遇有加,一律全都是堂主閣主宗主之類的親自相迎。

  最不濟,也是副堂主之類。

  如果是以前,面對這些人,許同輝只能仰視,甚至連仰視都不敢,而只會低下頭來,畏縮于一邊。

  不敢顯示任何自己的存在。

  因為確實沒有那個資格!

  但現在,許同輝面對所有這些人,都是平視。

  而之所以能夠平視,不僅僅是源于心理上的那個不可對外人道的因素,更是自身的實力。

  如果單純地只是心理因素,一個低階的修者,面對一個比自己高階甚至高不止一階的修者,是不可能做到平靜自然的。

  絕無可能!

  你就算閉著眼,什么都不知道,當一個高階修者來到你的身邊時,你也會不自覺地氣血遇滯。

  階位超過你越多的修者,這種“相遇反應”會越明顯。

  而對方也能清清楚楚地感受到。

  所以如果兩個修者見面,若是有大階位上的相差,根本不需要問對方是哪一階以及告訴對方自己是哪一階。

  用得著說么?

  雙方全都清楚著呢!

  當然了,一般來說低階只會知道對方層次比自己高,至于究竟高多少,那就看眼界了。

  從實力層次來說,許同輝現在只是通脈。

  甚至,他還一條脈都沒有通。

  而這些天來他的交游中,那些明顯通脈大成的就不說了,開竅境以及地階引氣境的都是一個又一個,兩只手的手指加到一起都數不過來。

  凝氣期的,根本都湊不到他跟前來!

  然后許同輝就發現了一件讓他既震驚又駭然的事。

  他這個才剛剛步入通脈的修者,能夠明顯地居高臨下地定位那些凝氣大成的修者,能夠很輕松自然地面對那些開竅境的修者。

  只有面對那些宗主副宗主等人,他才會感受到壓力。

  也正因為這壓力,許同輝才確認對方是地階。

  簡單來說,現在的許同輝,一眼就能分辨出人階的凝氣、通脈、開竅這三個層次的修者,也一下子就能知道對方是不是地階。

  而經過這些時間的交游,許同輝對于修行界很多方面的認識,更是非往日可比。

  毫不夸張地說,他現在回到青水城回到莊家,就連莊家的那些族老,在這個方面也無法和他相比!

  也正因為知道了不少,想起夜里的夢,許同輝便難以自扼地恍惚。

  少爺他……

  究竟是什么層次?

  又或者說,少爺,到底是不是修者?

  雖然自己連開竅境都不是,更是剛脫離凝氣境未久,但許同輝感覺自己已經可以通覽人階了。

  而就算地階的修者,在現在的許同輝看來也就那么回事。

  是,地階確實厲害,估計一巴掌就能把他拍死。

  但那種厲害,是能夠看得到感受得到的。

  地階是這樣,天階又如何呢?

  肯定會更加厲害,但是,應該也不會太離譜吧?

  離譜到……

  就像是少爺那樣的。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