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萬界建道門 > 第1495章 巫妖終戰(一)

  嗡鳴聲中,一把煞氣沖天而起的寶劍橫空出世,只見一道黑紅劍芒飛出,劈開無數禁制,直沖九天。

  帝俊眼見神器以成,欣喜不已,右手握住劍柄奮力一拔,將這柄寶劍拔出感受到那股充斥著無數人族魂魄氣息的怨氣以及煞氣,哈哈大笑起來,“用此寶劍定可斬殺祖巫,就叫你屠巫劍。”

  話音一落,屠巫二字出現在劍柄上,兩個古樸奧妙的蝌蚪神文出現,散著神異無比的氣息。

  而同一時間,在洪荒之中隱藏在億萬大山之中的盤古大殿中,十二祖巫紛紛感覺到脖子一涼,就好像被刀劍架在脖子上,紛紛打了個寒顫,隨著妖族煉制屠巫劍,巫妖之戰的最終對決就要來臨了。

  祖巫心頭的那股威脅之感一閃即逝,仿佛未曾出現過一般,卻已經在眾人心頭烙下陰霾,雖然不知道從哪里傳來,但是聽聞妖族此次大動干戈,想來便是此次兇厲之氣的來源。

  巫族不懂天時,難辨天機,自身的福禍不知,這時就顯露出弊端來了,帝俊和太一還會布置一番,為妖族的十太子安排好后路,而巫族一眾人等卻依舊不曾察覺莫大的危機,整日要么積累法力,要么隨著性子肆意妄為,生來就無比強大,卻又不體天心,大修功德,終究未天所忌,下場難好。

  日升日落,潮起潮落,白駒過隙,悠悠幾萬載就在風塵滾滾中流逝,沒有在神仙的身上留下任何歲月消磨的印記,卻在眾人心頭投下遮天的陰影。

  百年過后,隨著咔嚓一聲,被困于道祖禁令的巫妖兩族盡皆感覺真靈深處一道閃電劃過,縈繞心頭的威壓終于散去,他們的心頭一陣通明,渾身毛孔舒張,說不清的舒泰。

  一直以來縈繞于眾人心頭的浩瀚威壓悉數盡除,有如壓在身體上的大山挪移,只感覺周身上下通體舒暢,讓人情不自禁仰天長嘯一番以慰心中快意。

  帝俊,太一起身大笑,帶著無比舒暢難明的快意充斥二位妖族帝皇心中,笑聲滾滾傳入蒼穹,最后化作瘋狂大笑,無比的恨意沖天而起永遠光明照耀的妖皇宮此刻竟然如同冰天雪地一般,寒意凜然,刺骨無比。

  十二祖巫殿內本就有所收斂的巫族元氣開始暴漲,沖天而起,筆直而上,猶如滾滾狼煙,透過祖巫殿,攪碎終年籠罩在祖巫殿上方的烏云,激蕩靈氣,驟然靈氣暴動下,出陣陣音潮爆響之聲。

  一股滔天濃厚的煞氣瞬間沖天而起,聚集洪荒億萬煞氣形成那濃黑如墨的煞云,直沖九天蒼穹。

  同一時間妖族天庭之處亦是天光大開,祥云悉數散去,顯示出那掩藏在濃濃祥云之后的妖族天庭,但見無數天兵妖將相互之間凜然有序,在那祥云之上排列有序,分毫不亂。

  滾滾墨綠妖氣卻是在瞬間沖天而起,與那天庭縈繞不絕的寶光仙光頗為不符,墨綠妖云遮天蔽日與那巫族煞氣卻是相互之間遙相呼應。

  洪荒的圣人們全都破開而出,頓時天光大作,慧眼大開,輕闔之間瞬間洞徹閻浮洪荒宇宙,萬物眾生,宇宙的根本一一在圣人們眼中顯示。

  西方靈山八寶功德池旁,準提圣人周身閃耀無量光明之光,哈哈大笑道,“巫妖大戰即將上演,洪荒生靈涂炭,正是我教的興盛之機。”

  一旁面色枯黃的接引圣人此時雙眸褶褶放光,說道,“巫妖大劫過后,當是人道大昌,仙道獨領風騷之時,只是究竟誰家大教得傳,還得各看本事,我等師兄弟二人除非再得到一位圣人的支持,不然很難入駐東方。”

  接引的一習話讓準提心中的剛剛燃燒起來的火焰熄滅一半,當即道,“師兄是說那北冥圣人?”

  接引言道,“不錯,如今仙道大昌,我教之法被仙道視為旁門左道之術,備受那盤古三清排擠,只要我教有那神通無邊的北冥圣人相助一番,定能在將來傳教東方之時大放異彩。”

  準提聞言亦是有些興奮,“師兄此言雖然在理,卻是不知那北冥圣人心中究竟是做何感想?”

  接引那悲天憫人的模樣,平添一絲愁苦之色道,“洪荒東部物華天寶,鐘靈毓秀之地,我教若想興奮必然要傳道東方,如今卻是誰也不能阻擋。”

  雖然前途看似荊棘遍地,困難重重,但是二人能走到今天,何曾不是步步為營,精心算計的結果,即使三清擋道,依舊不能熄滅心中燃起的萬丈雄心之火。

  老子此刻終于不再輕搖蒲扇了,紫金八卦爐中一縷幽幽紫火安靜的燃燒著,不知道是丹藥都煉制好了,還是他另有打算,只見老子手拿太極圖,正襟危坐,靜待巫妖大戰。

  玉虛宮中,十二金仙,燃燈道人和南極仙翁共十四人端坐殿前,元始天尊手持三寶如意高坐金霞銀玉云紋床,狹長的鳳目中萬物輪回,虛空演化,生死幻滅,良久之后,一絲微笑在嘴角綻放,虛室生輝,萬物逢春。

  碧游宮之中,仙鶴啼鳴,蕩漾著無數的青蓮,通天教主面含笑意,心中不知在想什么,撫摸著手中的嗡嗡作響的青萍劍,不知道是感受到大戰氣息的厚重,還是躍躍欲試,想要一展風采。

  洪荒東西部交接處,占據地域幾百萬里的盤古殿傲然屹立其中,無數的仙光縈繞其上,祥云密布,走獸奔騰呼嘯,萬物生長棲息其中。

  陳凡卻是落座于云床上位,身上綻放出無量清凈仙光,道氣盎然,神通無邊,周圍空間卻是不斷變化,無窮奧妙之氣浮現而出,玄光熠熠間演繹無窮大道奧妙。

  在巫妖大戰之期來到之日,陳凡雙眸卻是陡然睜開,三尺神光蕩滌虛空,虛空坍塌崩潰不止,虛空層層疊加而起,無數自然生死奧妙演繹而出。

  陳凡雙眸之中色彩斑斕,天地之間種種至理奧妙一一出現,瞬息萬變間,一一演示而出。

  隨后陳凡屈指一彈,只見十一道流光遁入虛空之中,相隔億萬里之遙瞬息之間遁入十一位祖巫體內,然而這十一位祖巫卻是怡然不知。

  巫妖量劫了結之時,天機大亂,圣人亦難以推算精確,正是天道所為,不讓圣人插手,以免擾亂天機。

  巫妖雙方摩拳擦掌,召集部眾,洪荒一時之間風聲鶴唳,無數的鳥獸逃亡,遠離騰起股股殺氣的地方。

  就在禁令解除的第二天,陣陣震耳欲聾的吼聲中,無數巫族傾巢而出,在祖巫帶領下形成一股洪流,直往不周山上的天庭而來。巫族一路掃蕩,將沿途成靈的妖怪精魅都屠戮一空,無數剛剛誕生的妖族慘遭毒手。

  妖族那懸于天庭各大必經門戶上的觀天鏡卻是在瞬間注視到巫族的行動,敲動那聚妖鐘,但見一股玄奧異常的鐘聲響起,洪荒之中但凡妖族化形間紛紛趕往那位于九天的天庭。

  只見無數妖氣從洪荒各處地方升起,億萬天兵妖將位列云端,排列整齊,下方盡是一些散亂妖修,在一旁借助聲勢,拿出寶物。

  妖氣騰騰間,無數朵或墨綠或粉紅的妖云升起,大片大片的祥云被招而來,億萬天兵妖將秩序儼然間踏上祥云浩浩蕩蕩往那不周山而來。

  十二祖巫身上騰起駭人氣息,引領巫族部落不到一日光景就來到天庭,帝江望著星光云團之上的帝俊和太一咆哮道,“妖族小兒,上次沒有將爾等羽毛拔光,看這次誰能救爾等。”

  話音未落,帝江身后四只翅膀扇動,曲爪一探,無數空間利刃飛舞,朝密密麻麻的妖族而去。

  萬界建道門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