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戰龍訣 > 第八百八十一章 閃電一擊

  第八百八十一章閃電一擊

  一道懸黑色的長鞭,忽然破空而來。

  轟隆隆!

  直接把地板打成無數的碎片。

  這一鞭子沒有落到秦羽的身上,卻把用特殊材料所打造的地板打碎。

  “我勸你最好還是趕快離開。”

  “大不了你要什么直接開口就是了,干嘛拿出這一副樣子給誰看呢?別以為你裝腔作勢,我們就真的會怕你了!”

  龍魂目光微微一閃。

  揮鞭子的那個男子忽然間當眾絆倒。

  狠狠出了個大糗。

  “哎喲喂!”

  “疼死我吧!”

  “怎么樣?有沒有事?你怎么忽然憑空摔倒了!”

  到他們這種境界憑空摔倒走,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

  要說是被人陷害的,那還差不多。

  剛到這里,剩下兩個人都不著痕跡的看了一眼秦羽。

  甚至已經可以肯定就是他動的手。

  畢竟現在雙方還有沖突,怎么看除了對方之外就沒有其他的人了。

  “干嘛用這種眼神?雖然我是有些想動手,但我也才剛剛出手,還沒來得及讓他出糗。”

  龍魂當然是動了點手腳的,否則另一個人沒那么容易成功。

  原本在旁邊圍觀的人之中有一人走出來。

  劍眉星目,看起來也是豐神俊朗。

  身上一襲淡藍色的衣袍。

  “是我出的手,本來讓你們另外再找找看看有沒有住的地方,沒想到你們竟然給我惹出了那么大的簍子。”

  “現在還不趕快給人家道歉?”

  隨后出現的男子對著秦羽微微拱手。

  臉上帶上了一些微笑。

  那邊的二男一女雖然覺得有些不忿,但奇怪的,卻也遵從了這位男子的話語。

  不怎么心誠的道歉。

  “實在是對不起了,我們不該這樣直接出手。”

  他們就該暗地里來,也免得現在被人發現落到了一個尷尬的境地。

  尤其發現他們鬧事的還是那個師兄。

  后出現的淡藍色衣袍男子一派凜然。

  實力已經到達了仙魂,和東臨仙君的實力也沒有差多少。

  林玄歌看到那個男子之后,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喊了一聲大哥。

  但心中卻是極為不屑的。

  畢竟對方只不過就是一個養子,被他父親養了起來。

  日后整個玄天門之中的一切,也仍舊是由他來繼承。

  至于對方,最多也不過就是拿一個長老職位。

  畢竟他只不過就是個養子而已。

  所以也只不過就是表面上的恭敬而已。

  秦羽這感覺,隨后出現的男子對他可沒什么善意。

  雖然表面上態度做得極為端正,但偶爾出現的眼神卻也瞞不了他。

  這是生怕自己的人丟人現眼,所以先出來控制住局面。

  給自己博得了一個大義的名聲,然后在背后出手。

  誰也不會懷疑到他的身上。

  就算是有人注意到了也最多感慨一句運氣不好。

  這可真是好打算,好謀劃。

  林玄御只覺得一陣惡寒。

  似乎自己心中的想法全部都被發現了。

  但那又能如何呢。

  他表面上做的功夫極好,若是對方在這個時候忽然發難,也只不過就是讓他那賢德公正的形象更加深入人心。

  到時候只要他揮揮手表示不在意,所有人都會站到他這邊。

  若是他忍受不了再次反擊,也只不過是名正言順的。

  對方看起來不像是什么蠢人,所以他篤定秦羽一定不會在這種時候出手。

  只可惜他還是想錯了。

  他在乎名聲,不代表其他人也會在乎。

  秦羽從來都不在乎別人的看法,只堅持自己的所思所想。

  既然有人想要算計他,他也絕對不會忍辱負重。

  二話不說便直接一道驚覺打了過去。

  攻擊快如閃電,在所有人都未反應過來之前,林玄御身上就已經多了一道傷痕。

  而且好巧不巧,這傷痕就開在脖子上。

  只要當時攻擊的時候力道更重一點,他立刻就要深受重傷,甚至有可能因此身亡。

  就算他的實力擺在那里又能如何。

  若沒人及時醫治,受到了致命的傷害也是必死無疑。

  林玄御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是誰攻擊的他。

  等急急忙忙的在傷口上撒了藥。

  又狼狽的迅速從衣服里找出來了一些傷藥吞服下去。

  這才注意到只有秦羽看起來位置變了。

  雖然只是一絲,但仙魂境界的實力何等驚人。

  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位置上有一次極為細微的變化。

  加上其他的人也都沒有那么強大的實力。

  所以他便直接找到了那個動手的人。

  “你怎么忽然間就動手!”

  原本眾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到底是誰動的手。

  聽到了這話之后,立刻就把目光放在了秦羽的身上。

  目光里面卻帶的不是譴責,而是深深的忌憚和驚恐。

  林玄御可是一個到達了仙魂境的絕對強者。

  而且還是少年天才,一身實力極為不俗。

  秦羽卻能夠那么輕松的把人傷成這個樣子。

  也就是說只要他想,立刻就能打敗這一個仙魂。

  連這樣的強者都已經受到了生命威脅。

  他們這些人要是再不長眼的湊上去,一個個也是必死無疑的下場。

  “我這人動手又能如何?”

  “我也只不過就是為了自己討回公道而已。”

  “這一次只不過就是對你的警告,我希望你能夠記住。”

  “不要再讓我提醒一遍。”

  “否則下一次……就沒有那么簡單了。”

  這一次是簡單,下一次就是直接要了他的命。

  林玄御原本是不信的,但是感受到脖子上的疼痛感卻還是臉色難看的,先帶著人走了。

  當事人就已經全部都走了。

  圍觀者也都沒有留下。

  掌柜的笑瞇瞇的湊過來,把那兩間房給了他們。

  甚至連房錢都少收了,他們一點對他們也是客客氣氣的。

  而不像之前只能躲在角落里面看戲。

  顯然是在觀望,誰贏了就把這兩間房給誰。

  對于最后讓他非常意外的勝出者,自然是客客氣氣不敢再有任何造次的。

  秦羽沒有任何表示,這只不過就是一個小小意外。

  不過卻讓他對玄天門的印象差了不少。

  看來里面也有不少的蛀蟲,就不知道整個門派的風氣如何了。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