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真武狂龍 > 第一千六百七十五章 八轉

  不滅不朽,亙古永存。寥寥八個字,道盡了不滅金身的真諦!但縱觀金剛寺自上古封神時期,至百家爭鳴,修成這門無上煉體神通者,實則屈指可數,甚至有真實記載者,也唯有那位開創佛道的佛祖。甚至于,因為時代久遠,這位到底如何修成,修煉到了什么境界,卻是在歷次動蕩之中,漸漸的不為人知,難以借鑒了!吳明得了金剛寺傳承,又有少林秘傳《金剛經》,憑著自身修成的明王不動尊,自我明悟密宗六字真言,兩相結合,才算是有了修煉不滅金身的根基。即便如此,金剛寺中所載密錄,至多是給他指點了一條修煉下去的路徑,而非坦途。與其說是借龍象般若功,補足了明王不動尊的隱患,不如說是吳明借諸多佛法,還有十年來自身閱歷和收集的無數功法,借鑒了金剛寺密錄,重新演化出了不滅金身的修煉法門。這門煉體神通,也不愧是號稱佛門至強,僅僅是六轉境界,被紫冢槐這位油盡燈枯的圣境大能搏命一擊正面擊中,都不過堪堪重傷吳明。如今,吳明已修至八轉,只差一步,便可到九轉之境,解釋即便是真正的圣境大能,只要不是吳明故意找死,哪怕正面硬撼幾招,絕對沒有任何問題。那千錘百煉,險死還生,解假存真,如真似幻,無相轉生而來的不死不滅之意,即便是圣境大能掌握的本源之力,也難以輕易斬殺。除非是被直接鎮壓,經由長時間煉化,才會被一點點磨滅。這不死不滅之力,不僅僅代表著堅韌無比的不滅,同樣代表著令人發指的恢復力。即便身受尋常難以復原,乃至必死的重傷,也能夠通過運轉此神通,甚至包括神魂上的傷勢。如此驚人,甚至堪稱逆天的神通,莫看吳明僅僅用了不足兩三年時間,便修至八轉之境,可其中經歷的生死磨礪,即便是圣境大能都未必及得上。例數這段期間,吳明經歷的數十界域之中,每一處所在,都是光怪陸離,其中不乏奇異詭譎的界域。比如一座界域之中,超過九成所在,都為一片地獄般的火海。其中的生靈,乃是沒有肉身,唯有能量體的火靈。這些火靈的力量恐怖異常,性格極其溫順,但詭異的是,一旦登上那不足一成的陸地后,性格便會變得狂暴易怒。起初,吳明就是不知所以,在那陸地上與火靈族交惡。擁有混沌火種的他,似乎根本不懼火靈族的火焰神通,自然是占盡了上風,幾乎上陸地上的火靈屠戮一空。但也因此,在后來進入火海之中后,依舊沒有留手,結果招惹出了那里面的圣境火靈。在那鋪天蓋地,近乎焚天煮海般的火焰之中,即便是吳明的不滅金身和混沌火種,都差點被生生煉化。最后,不得不借早就布置好的大挪移令逃遁,否則后果難料。即便逃得一命,吳明也受了極重的傷勢,比之被紫冢槐臨死反撲的一擊,更重的傷勢。但也因為不滅金身的突破,讓他恢復的更快,短短大半個月便既恢復如初。又比如,在一處界域之中,遇到了一種特殊的毒靈。吳明原本以為,是和曾經的毒蛟皇泥鰍一樣,乃是天生地養的毒靈體,卻不想乃是一群。而且,性格陰損,格外記仇。出于好奇之下,吳明初遇毒靈一族時,抓捕了一個,想要查看其演化隱秘。卻不料,這毒靈族與火靈族一樣,力量構成極為特殊,而且搜魂之下,還會被其構成自身的毒靈之力和火靈之力攻擊神識。以吳明近乎質變的神識,自然不懼這點傷害,可沒等他查看完,無論是火靈,還是毒靈,就直接自爆了。而且,這種近乎完全能量體的生靈之間,似乎都存在著某種特殊的聯系或關系。也正因此,吳明不查之下,暴露了自身的同時,也狠狠得罪了兩族。在毒靈族那方世界,吳明被生生追出了大半個界域,才在其對頭的地盤中擺脫。同樣,那毒靈族中的強者,揮手便能蝕穿空間的劇毒神通,對他的不滅金身,一樣有著難以抗衡的恐怖傷害。當然了,更重要的是,吳明那時才堪堪七轉巔峰,還未突破。若是現在遇到的話,雖然不足以正面硬撼,至少也能做到抵擋一二,不至于當初逃命都那般狼狽。還有一處,吳明以為遇到了人族,結果上前交流之際,卻被對方無端追殺億萬里。在這一過程中發現,對方雖然有著近乎與人族相似的身形,卻是與傳說中的翼人族相似。不僅如此,對方無論男女,身形都近乎完美無瑕,彷如天生神靈,背后的羽翼,更是薄如蟬翼,卻天生對風力有著無與倫比的親和力。饒是吳明身具多種神通,對自身實力也相當自信,結果也差點被圍殺于那一界。不是因為對方的實力太強,而是速度極快,兼之只修風和冰兩種力量,而且精善合擊之法。在那能夠引起升華質變的合擊之法下,吳明陷入包圍之中,拼著重傷,才堪堪奪路而逃。可以說,那一次是吳明僅有的一次,在面對沒有圣境大能,乃至偽圣強者的攻擊下,最狼狽的一次。吳明恢復之后,又回去找場子,生生將十幾名抓到的翼人族抽魂煉魄,才找到了根節。這一族竟是向來排外,到了近乎令人發指的地步,察覺到他乃是外來人后,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便展開了攻擊。而且,由于吳明外貌與之相若,尤其是吳明修為日漸精深,一身威能內斂,彷如道家至高無上的道法自然之境。即便與這一族的天生氣質不符,卻更貼合自然。但在這一族中,沒有翅膀,便是異類,乃是瀆神一樣存在,只有活活燒死一個下場。兩相結合,吳明被追殺,也就在情理之中了。而且,那一次也沒有空手而歸,不僅搜羅了一批寶物,還抓了幾個小部落的翼人族,遷移進了洞虛空間之中。令他意外的是,這些翼人族極為自負,甚至是剛愎自用,竟是舉族自裁,也不愿受到奴役。不得已之下,吳明只能從中挑選出幾名德高望重的翼人族種下心魔之種,以此加以控制,然后讓所有翼人族聽令。倒不是他有什么特殊嗜好,實則是每到一地,他都會抓捕一些界域中的特殊生靈。若是好說話的,就只抓一些得罪過他的,若是如翼人族這般,上來就開戰的部族,那就沒必要留手,一應酷烈手段齊出。雖是游歷萬界,但他造下的殺孽,即便比不得在魔星天淵屠城那般駭人,卻也不算少了。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他要進行最后的突破,以萬界意志,磨礪自身。雖然不至于直接九轉歸一,卻也能讓他減少許多苦功,縮短慢慢積累的過程,而不至于使得底蘊太淺。至少,也要為最后歸一入道,打下雄厚的基礎。吳明不知道,當年佛祖開創這一門煉體神通,是借助什么法門練成,但他要走的,就是這一種。在他想來,即便是佛祖,八成也是借助了掌中佛國一類的神通,將力量牽引至信徒身上,如此才得到了一絲不滅特性。但他,卻是要完全憑借自身,來完成不滅金身的底蘊磨礪。哪怕擁有這件洞虛至寶,創建了神國,還有山海界珠中無數人,他也不愿走這條路。不是他心慈手軟,而是這樣做有破綻,無法做到真正的不死不滅。即便不死不滅只是傳說中的境界,可他要面對的危險,恐怕真的不死不滅,也很難抗的過去。所以,他力求更強,而不是完美,只能用這種近乎自我摧殘的法子進行修煉。但若僅僅是進入一方界域,雖然會受到一定程度的鎮壓,卻遠遠達不到修煉的程度。而進行破壞的話,吳明一個人卻很難做到,哪怕放出人手去也不行,畢竟那太費時間,自然就只剩下一條,那就是傷害那一界類似于界主般的部族。這一類存在,都會受天地鐘情,意志庇佑。吳明在人家地盤里,得罪到了不死不休的境地,自然會受到界域意志的針對。如此一來,也就達到了借界域意志磨礪自身的境地。這方法雖好,可過程卻太兇險,幾乎每一次都是險死還生,在刀尖上起舞。而且,漸漸的效果減弱,按照吳明估計,除非對界域造成難以修復的破壞,很難引來足夠強度的界域意志針對。如此種種,不勝枚舉,尋常人根本難以想象,吳明這幾年來遭受的磨難。并非他樂此不疲的享受其中,卻是不得已為之。“呼……”吳明輕吸口氣,收回了目光,追憶的神思散去,就這般坐在了山巔,遠望山林,靜靜的放開了心神,享受難得的平靜。雖然得益于不滅金身的強大恢復力,體表并無什么傷痕,甚至于頗為細膩,隱有毫光點點,可誰又能想到,內里肉眼難辨的深處,實則早已密布傷痕呢!“或許……該回去了!”忽然,吳明心有所感,輕扣了下心頭,從未有過的彷徨孤寂之感涌上心頭,似乎有一個聲音,在呼喚著他,沒來由的自心底涌出。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