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真武狂龍 >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鼠蹤再現

  獨坐山巔,涼風習習,吳明忽然心有所感。以他現在的修為,雖然達不到傳說中的天人感應,卻也相差不多了!吳明知道,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但,此行的目標還未完成,是繼續走下去,還是回轉神州,就在一念之間。無論哪種情況,未來的結果必將截然不同,或許極可能發生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向來果決,心志堅毅如他,此時就好似站在了人生的三岔路口,面臨著此生最艱難的抉擇!“呵!”少頃,吳明失笑搖頭,摸出了一個銅板。銅板很普通,乃是大宋凡俗最低面值的銅板,似乎因為時間久遠,保養不怎么得宜,亦或者沒人在乎過,因而生有些許銅銹。錚!銅板在吳明掌心掂了掂,隨著拇指輕彈,銅板發出一聲清脆錚鳴,極速旋轉著飛向半空,旋即落下。啪的一聲,被吳明扣在了手背,挪開時,露出了其中一面。“一年嗎?”吳明把玩著銅板,眼瞼微垂,目中閃過莫測神光。“上神!”不知過了多久,一隊隊青銅神衛回返,帶回了有關此界的各種情報。吳明接過這些情報,一目十行,以神識極快的閱覽,并在識海之中,做出各種推演,并以此判斷出,哪里可能出現自己所需的東西。雖然有紫冢槐的地圖,省了他無數苦功,但實際上,并未完全按照地圖所載進行游歷。每到一地,除了搜羅自身所需之外,也會探查當地風土人情,進而整合其發展歷史,然后進行推演,并比照神州,相護印證。“嗯!”吳明很快便閱歷完畢,隨手將之送入玄星戒中,單獨開辟的一處宮殿之中,以便日后再做查詢。但當最后一隊神衛歸來,交上搜集所得的資料,翻看之際,發現了一條有意思的信息。“穿云山脈,雷鳴族!”吳明挑了挑眉,略作沉吟,長身而起,飛上了渡星飛梭,載著數百名青銅衛向此界某一處所在急掠而去。以渡星飛梭的速度,即便是虛空破浪船都有所不如,更可以隨時破開虛空,于虛無夾縫之中穿行。虛無空間之中,蘊藏著極為不穩定的空間本源亂流,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會扭曲空間,類似于鏡面折疊。看似極遠的距離,只要找準了空間通道,能夠應對其中類似于空間風暴等危險,便可以縮短距離,用很少的時間到達目的地。就好比,一個隨身的符鏡天門。不同的是,符鏡天門乃是固定的通道,早已經過了不知多少次勘驗和實地傳送,危險性極低。但用渡星飛梭這等寶物橫渡虛空,則可能要面對許多不知名兇險。而且,即便是圣境大能,運氣不好的話,也極可能有隕落之危,只是很少發生罷了。相較于虛空破浪船,渡星飛梭雖然速度更快,安全性更高,但本身已經定型,虛空破浪船則還有幾大的上升空間。一旦其吸納足夠的空間本源,晉升成為真正的空間圣寶,屆時此寶各方面都將有難以估量的提升。要知道,中古之時,這件寶物巔峰之時,也不過是堪堪達到了道器的極限,擁有了一絲圣寶的雛形而已。即便如此,依舊能夠仗之橫行四海,最后更是逼的四海龍族借魔劫之亂,讓眾圣殿舍棄了這一顆深深扎在四海之中的釘子,才將之拔除。按照吳明的想法,虛空破浪船底蘊是足夠了,不需要再吸納同為洞虛至寶的玄星戒,但若將渡星飛梭熔煉進去,兩件至寶合二為一,威能必將倍增。甚至于,若能多做些準備的話,未必不能保留兩件寶物的所有特性,實現真正的共榮。實在不行的話,吳明不介意將玄星戒再填進去。但以他此行的收獲看,這種可能性極低,畢竟游歷數十方界域,所得諸如大地之心一類的寶物可不在少數。當年斬殺蜉蝣族圣者,自那處殿宇之中,光是品階極高的大地之心,就搜出了數十塊。蜉蝣族對青銅域進行了野蠻性的粗暴開采,自然身為了此界被吞噬毀滅之前,盡可能挖掘出有用的寶物。雖然好東西大部分都被掠奪一空,可地底下著實還埋藏著不少寶物。那數十年積累,全都便宜了吳明,一舉奠定了他突破不滅金身八轉近三分之一的資糧。橫渡虛空中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對吳明而言,都算不得什么,此時他正重新閱覽青銅衛所得的情報。不知過了多久,鎖定了空間壁障薄弱點的渡星飛梭,嗡然一震,便穿過了一層薄薄的空間界壁,出現在一片廣茂無垠的山林之中。放眼望去,霧靄翻涌,重巒疊嶂的山林,大部分海拔都異常高聳,山峰相隔之間,卻有著一片片濕地,彷如雨林。轟隆隆!令人驚嘆造物神奇的是,每一團霧靄最為濃稠的所在,都覆蓋在一片低洼的濕地沼澤所在,甚至有的直接就是一片胡泊上,急促的雷霆轟鳴,從未有過止歇。“好濃郁的雷屬力量,不出意外的話,此地必然隱藏著能夠牽引天地偉力的雷道本源至寶!”吳明目中神光微閃,便將方圓數千里內的地貌盡收眼底,并清晰感知到,內里的雷屬之力何等的濃郁。若有修煉雷屬功法之人在此,必然事半功倍,甚至能更輕易的感悟雷道本源。當然,萬事有利有弊,什么東西得來的容易,也更容易失去。若常年處在一帆風順的修煉環境之中,即便有所成就,可若遭遇了挫折,也更容易一蹶不振,難以走出困境。雖然有那種天生的修煉奇才,哪怕困境也難不住,就如吳明,可他從未見過,一帆風順修煉,就能達到至高成就的。如他本身,何嘗不是常年游走在死亡邊緣,歷經無數次生死搏殺,才有了如今藝業?粗略查看了大體環境,吳明確定此地與之前不久搜集的情報,并無多大出入,便身形一閃,落入了其中一處沼澤濕地之中。只見一座座有如小山包般的石褐色蘑菇,在濕地中此起彼伏,隱約可見,有道道身影在其中穿梭。那是一個個雖然直立行走,卻有著蛤蟆腦袋的此界土著——雷鳴族!此族天生便有著無與倫比的雷霆親和力,不僅修煉法門特殊,而且能夠通過音爆,來釋放雷霆。穿云山中,常年有雷霆肆虐,于尋常生靈而言,必然是兇險絕地,雷鳴族卻在此安家,并且繁衍生息,成為此界大族之一。雖然算不得界主一族,卻也不遑多讓,其強大可見一斑。吳明的目的,并非這些雷鳴族人,而是此前所得情報之中,一則簡短模糊的記載,引起了他的注意。雖然雷鳴族在此生存了無數載,但哪怕就是這么個小部落,實則都沒有放松警惕,到處布置有示警的陷阱或禁止。但對于吳明而言,即便不動用心魔之眼,一眼看過去,都形同虛設,徑直穿門越戶,來到了部落最中心處。那里,有一道此地最強的氣息,卻也不過堪堪皇者境而已。吳明旁若無人的來到近前,一閃的進入那巨型蘑菇之中,強橫無匹的神識橫掃而出,瞬息便讓那名蒼老的雷鳴族人陷入幻境之中。“數年前,雷鳴族至寶遭竊,可有線索?”吳明淡淡道。“據說主族中有線索,但我等地位太低,根本不夠資格知曉此事!”雷鳴族老者神色麻木的有問必答道。“哦!”吳明點點頭,目光微閃道,“將你知道的詳細說來!”很快,雷鳴族老者如倒豆子般,將所知道的一切,娓娓道來。可惜的是,正如其所言,由于其地位太低,根本不足以參與到,有關至寶失竊的事情。“記住,你只是年紀太大,氣血漸衰,過于操勞疲憊,而睡了一覺!”吳明說完,便既消失。“哦!”雷鳴族老者委頓在地,鼾聲大作,不知過了多久才醒來,并將自己突然昏睡的異常,歸結于年老體衰,容易疲勞。與此同時,吳明馬不停蹄,接連輕而易舉的闖入穿云山脈中,幾個不小的雷鳴族部落,如法炮制的搜集著情報。仗著修為和實力遠超這些雷鳴族,沒有引起任何動靜,很快便鎖定了知曉此事確切情報的目標。那是雷鳴主族麾下,一尊看守祖脈禁地的絕頂半圣雷鳴族人!可惜,自從數年前發生寶庫失竊,雷鳴族至寶不翼而飛的惡性事件,其便受到了懲罰,連修為都被生生打落一層。若非念在其勞苦功高,一向忠心耿耿,直接鎮殺,以儆效尤,都有可能。也虧得如此,這位半圣尊者雷鳴族人如今離群索居,被罰去了某處荒涼礦脈,算是變相發配,才給了吳明更容易下手的機會。吳明沒有費多少工夫,便將這尊巔峰尊者抽魂煉魄,并且做出了走火入魔而亡的假象,得到想要的情報后,便悄然而走。以他的修為境界,雖然能夠出其不意的將這等強者制住,但還做不到改變其記憶,只能退而求其次,讓所有人以為,他是走火入魔而亡。“雖然線索很少,但大體可以確定,多半就是那只老鼠了!”吳明很快離開了穿云山脈,向下個部族所在而去。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