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鄉村小醫圣 > 第三十章 夜襲

  直至從銀行出來,王小勇還感覺自己像是在做夢一樣。

  他的兜里多了一張卡片。

  里面,有一百萬。

  警隊的待遇對他來說是挺不錯的,一個月幾千塊,還有各種各樣的福利。

  王小勇很滿足。

  可真正拿到這一百萬時,王小勇才意識到,自己之前所活的世界,到底有多小。

  “人生啊,還是要多經歷。”

  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王小勇提著一個布包,向巷口走去,看到旁邊有個手機店,王小勇心中一動,走了進去。

  “您好,請問有什么需求嗎?”

  導購笑容滿面的說道。

  王小勇看了她一眼,相貌平平,不過笑起來卻有兩個梨渦,還是很可愛的。

  “給我拿個手機,就要水果8吧。”

  王小勇想了半天,自己了解的手機牌子有限,好像只有這水果8挺出名的。

  導購一怔,旋即笑容更甚:“您稍等。”

  很快,她便拿出了兩個盒子,介紹道:“這兩個一個64G一個128G,是店里面僅剩的現貨,不知道您需要哪個?”

  “兩個都要了。”

  王小勇直接刷卡,干脆利落,也不講價。

  一百萬的巨款啊。

  他都不知道該怎么花。

  驀然間,王小勇似乎想起了什么,那梁老板之前好像說,這只是定金?

  定金?

  王小勇嘴角一抽。

  又辦了手機卡,分別給之前留下聯系方式的幾個老頭打了電話,算是交換了聯系方式,隨后王小勇看了看時間,快到約定的時間了。

  思來想去,王小勇撥通了一個號碼。

  “喂?”

  電話那邊傳來了一輕柔的聲音。

  “猜猜我是誰?”

  王小勇捏著鼻子,故作變聲道。

  電話那邊沉默了片刻后,傳來了穆柔柔驚喜的聲音:“小勇哥?!”

  “這你就聽出來了?沒意思。”

  王小勇笑著說道。

  “你現在在哪?晚上要不要一起吃個飯?”

  穆柔柔咯咯笑道。

  “在市里,估計會去要很晚了,這樣,明天中午我去找你,順便送你東西。”

  “小勇哥你又亂花錢了。”

  穆柔柔的聲音似是有些低沉起來。

  “哥現在賺大錢了,回去跟你說,先掛了。”

  遠遠的王小勇已經看到那輛行駛過來的奧迪,和穆柔柔肉麻了幾句后就掛斷了電話。

  上車之后,高雯卻是頗為歉意的說道:“小勇,我爸爸那邊出了點問題,我先帶你去個地方,等辦完了事情我們再一起回去,行嗎?”

  “要到什么時候?”

  王小勇一愣。

  “至少要明天中午了。”

  “那我自己回去吧。”

  王小勇一想,自己已經和穆柔柔約好了,就不能出爾反爾,反正自己也這么大的人了,自己回去也沒什么。

  “你有事回去?很著急?”

  高雯一愣,問道。

  “嗯,明天中午約了人。”

  “那……好吧。”

  高雯遲疑了一下,卻是有幾分不舍的數道:“我送你去車站。”

  “好。”

  車站到了,王小勇目送高雯離去,而后自己去買了票,準備先去吃點東西,距離上車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

  然而走到街道外時,王小勇的目光卻瞥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看到這人,王小勇不禁有些好奇。

  “她怎么在這?”

  王小勇所看到的,卻是今天早上有過一面之緣的女人,也就是那個被飛賊搶了包的蘇然。

  在蘇然旁邊,還跟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看上去也就五六歲的樣子。

  “不會吧?”

  王小勇嘴巴張大:“她都有女兒了?”

  這也難怪王小勇會詫異,蘇然看上去最多也就比高雯大個三兩歲,身上雖有成熟風韻的氣質,年齡看上去卻只有二十四五歲那樣。

  “人不可貌相啊。”

  看著小女孩在蘇然臉上吧唧一聲親了一口,王小勇輕嘆一聲,目送著這對母女向一輛紅色的寶馬走去。

  就在王小勇準備離開時,卻皺了皺眉。

  他看到蘇然母女剛走,就有兩名穿著西裝,身材頗為壯碩的男子一邊打電話,一邊跟了上去。

  “巧合嗎?”

  王小勇心想,但在蘇然母女驅車離開時,這個念頭卻瞬間被打碎。

  那兩個西裝男子走到路邊,一輛黑色的桑塔納便疾馳而來,停在兩人身前,兩人迅速上車,奔著蘇然母女所開的車子狂奔而去。

  “糟了。”

  王小勇遲疑了一下,還是決定跟上去看看。

  不過有些尷尬的是,他沒有代步車。

  看著車流,王小勇知道,如果打車的話多半是追不上的。

  驀然間,他的眼前一亮。

  只見火車站邊側停留電瓶車和摩托車的地方正有一殺馬特貴族,騎著一輛摩托轟鳴而至,那摩托看上去雖然破舊,但明顯是經過改裝的,發動機的轟鳴聲老遠就能聽到。

  穿著皮衣皮褲的紅發殺馬特自以為很帥氣的甩了甩頭,隨后從車上下來,剛一下車,就感覺自己肩膀被拍了一下。

  “你干啥?”

  殺馬特登起了眼睛。

  “你這摩托,我買了,多少錢,說個數。”

  王小勇淡淡的說道。

  “神經病吧你。”

  殺馬特撇撇嘴。

  “五千。”

  “嗯?”

  “六千。”

  “等等等,你等會兒?你真的要買?”

  紅發殺馬特這才意識到王小勇好像是認真的,上下打量著他,目光中充斥著狐疑。

  “六千,賣不賣。”

  王小勇瞥了一眼路邊,倒也沒有特別著急。

  火車站附近車流量都比較大,就算是再快的車也發揮不出速度來,所以他完全有時間跟上去。

  而且因為認識蘇然,王小勇也知道蘇然去哪里,從這里直走數公里后就到了收費站,之后便是高速公路了,他要做的,就是在收費站之前將蘇然攔下來。

  “我算算啊,我這個車啊,是經過改裝的,少說也得個一萬……不不,兩萬吧?”

  殺馬特轉動著眼珠子說道。

  “七千,愛賣不賣。”

  “八千怎么樣?”

  王小勇掉頭就走。

  “哎,老鐵你等等,我賣給你還不行嗎?”

  微信一刷,王小勇騎著車就走。

  他哥王大膽家里就有一輛摩托,王小勇沒少騎,因而技術很是嫻熟,這次之所以直接買了也是因為家里的摩托壞了,而新的王大膽又買不起。

  王小勇知道,自己要是真買了一輛新的回去,這錢從哪來的也沒法解釋,王大膽可能也不會要,他對自己這個哥哥很了解。

  對自己,王大膽那是絕對沒的說。

  這摩托表面看上去破,性能還真不錯,所以弄回去給王大膽倒是不錯的選擇。

  隨著摩托的咆哮聲,王小勇一踩油門,呼嘯而出。

  在這種市區內,就算是幾千萬的法拉利也比不上一輛自行車。

  王小勇借著摩托體型小的優勢,不斷超車,迅速向前狂奔,當然,限速標識他還是會看的,這要是被交警逮著,別說追人,車都要被扣下。

  索性的是,前面有一個90秒的紅綠燈,王小勇看到了那輛黑色的桑塔納,也看到了蘇然的車。

  蘇然的車在首位,黑色的桑塔納就在這輛車后面大概相隔三輛車左右的位置。

  略微沉思后,王小勇沒有貿然跟過去,而是在綠燈轉變之后沖了過去,一路直奔收費站。

  坐在駕駛位上的蘇然冷不丁的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背影呼嘯而去,不由有些疑惑。

  她還記得早上那個幫她追回包的少年,所以對其背影很熟悉。

  不過轉念過后卻失笑的搖了搖頭:“他在縣城,怎么可能會出現在市區呢?”

  “媛媛,這次在爺爺家里乖不乖?”

  蘇然和對副駕駛的小女孩說道。

  “乖,爺爺可疼我了。”

  “那就好,千萬不要惹爺爺不高興啊。”

  蘇然說著,卻好像想到了什么,目光中閃過一絲黯然。

  王小勇并沒有到收費站,而是在一處比較荒僻的地方停了下來。

  打量了四周后,王小勇覺得,這里應該是那輛桑塔納最有可能動手的地方。

  從市區到郊區中的有一段路是廢棄的大樓,這里荒無人煙,這樓盤因為質量不符合標準,被強行停工,老板也跳樓自殺了,王小勇記得自己兩年前在電視里還看到過這個新聞,應該就是這里。

  這種沒有人煙的地方,最適合壞人動手。

  果不其然,很快王小勇就聽到了遠處傳來的汽車轟鳴聲。

  寶馬的速度極快,但畢竟是轎車,這里是土路,路面不平的情況下寶馬轎車所能發揮出來的速度比較有限。

  在其身后,桑塔納suv緊追不舍。

  王小勇看出來了,應該是蘇然知道后面跟著人,而且意圖不軌。

  事實也正是如此。

  在偏離市區時,蘇然就意識到了不對勁。

  但因為有女兒在,蘇然一直強行保持淡定,車速卻越來越快。

  如果是她自己的話,可能已經不顧一切的踩下油門了,可身邊有女兒,蘇然怕她受傷。

  桑塔納迅速超車,而后橫在了寶馬面前。

  刺啦!

  刺耳的摩擦聲讓小女孩嚇了的哭了起來。

  “媛媛不哭,沒事的昂,別擔心有媽媽在。”

  蘇然一下子也六神無主起來。

  她終究只是個女人。

  桑塔納上下來了四個西裝革履的大漢,每一個看上去都強壯無比。

  四人直接走到了寶馬車前,敲了敲車窗。

  “蘇女士是吧,東西交出來,我讓你們走。”

  為首的壯漢冷聲說道。

  “什么東西?”

  蘇然故作不自知。

  “配方,你明白的。”

  “你們認錯……”

  “抓人。”

  這大漢直接失去了耐心,對另外的幾人使了個眼色。

  那幾人直接走到了副駕駛的位置,其中一人拿出撬棍,狠狠的砸在了車窗上。

  車窗瞬間出現了細密如蛛網般的裂痕,媛媛哭的更厲害了。

  “你們快住手!我交給你們就是了。”

  這一刻的蘇然仿佛全身的力氣都被抽干了。

  但為了女兒,她沒有選擇。

  她伸出顫抖的手從手提包里面將配方取了出來。

  那壯漢接過后看了一眼,隨后冷聲說道:“把她女兒抓走。”

  “住手!你們言而無信!配方已經給你們了你們為什么還要抓我女兒?!”

  蘇然瞬間憤怒了起來。

  “呵呵,蘇女士,我們知道你這配方已經在研制了,在我們老板申請到專利之前,你的女兒必須乖乖呆在我們身邊,不過你放心,只要專利注冊成功,你就能和你女兒團聚了。”

  那壯漢冷笑了兩聲,旋即瞪向旁邊的人:“還愣著干什么?抓人!”

  “是。”

  其余幾個壯漢紛紛動手。

  “你們住手!”

  蘇然淚如雨下,但她只是個弱女子,任憑她如何努力,還是沒辦法保護好自己的女兒。

  就在這時。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