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鄉村小醫圣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回歸

  王小勇查勘了一番。玄奧非常,傳聞之中是古代大能者模仿上古神獸鳳凰的神態神韻,從而創造出來的一門功法,霸道非常,傳說修煉到了極其高深的層次可以焚天滅世,睥睨蒼穹。

  熾鳳家族引以為豪的熾鳳血脈只是鳳凰神獸的第無數個后代罷了。

  這一門功法,無疑是最為適合嚴寬的。

  至于他損失的那一些獸精,靈藥,反而無濟于事了,作為一個師傅,給自己的徒弟一個東西,倒也說得過去。

  而現在的嚴寬還在因為而興奮不已呢,這么一門功法竟然可以提升他的血脈濃度,雖然過程痛苦,但是卻解決了他們這些血脈傳承世家不知道多少年的困擾。

  如果早就有這一門功法,那么他父母的悲劇是不是會發生,

  王小勇看向了嚴寬,似乎已經看透了嚴寬的想法,緩緩說道:“嚴寬,你是我的徒弟,有些東西我希望你知道,只有你一個人可以修煉,其他人,就算是至情之人,也不能交給他。”

  王小勇對嚴寬極為關注,這個人實在是太老實了。

  沒想到,事到如今,他竟然還是對熾鳳家族有感情,難道他們害得嚴寬還不夠悲慘嗎?

  熾鳳家族既然能夠做出來這么多喪心病狂,慘絕人寰的事情,那么,如果知道嚴寬手上有這么一門功法,肯定會想法設法的拿到手。

  財不露白的道理誰都懂,嚴寬耳朵根子比較軟,說不定就被熾鳳家族的人以什么手段給奪走了。

  他必須要防止這樣的事情發生,,只有嚴寬一個人可以修行!其他人,絕對不不允許染指。

  況且,就算是嚴寬將交給了熾鳳家族又如何呢?恐怕他只有可能死得更快吧!

  因此,這種事情,他必須要提前聲明。

  “已經被我下了封印,只有你一個人可以修行,如果你擅自傳授給別人,不要怪我冷酷無情!”王小勇學著冷漠的語氣說道。

  他必須要讓嚴寬記住他說的話,老實人在超能者的世界中根本就是寸步難行。

  是王小勇從死神傳承之中得到的,自然不會有什么封印,只是為了嚇唬嚴寬而已。

  嚴寬的表情變了變,嚴肅無比,將心里的一些想法壓制下去,

  王小勇冷漠一笑,說道:“大道無情,你的心存善念不會讓敵人感激你,他們只會嘲笑你的愚蠢,然后在反咬你一口!”

  嚴寬低著頭,虛心受教:“徒兒謹遵師尊教誨!”

  王小勇點點頭,看著嚴寬的樣子,應該是真的聽進去了,點了點頭,還要老實人的計劃現在才剛剛開始。

  以后他有的是機會好好調教這個家伙。

  “師尊,那我現在還怎么辦。”嚴寬說道,隱隱的有些激動。

  他剛剛得到了一些改變命運的功法,自然是迫不及待想要上手操練操練。

  王小勇砍了他一眼,自然是清楚他的激動,等到他修煉這一門功法的時候,希望他到時候還能夠笑得出來。

  “等一下,我這里還有東西給你。”王小勇說道,故作深沉。

  他突然有種惡趣味,因為,他都能夠那么高興,等下出現在他的面前的時候,嚴寬會是什么表情呢?

  王小勇冷漠開口,按住了嚴寬,說道:“放開你的腦海!我還有一個東西給你!”

  嚴寬已經對王小勇毫無顧忌,當即放開了自己的腦海。

  腦海是一個人的意識誕生之地,現在王小勇只要愿意,可以隨時控制和毀滅嚴寬,但是他顯然不會這么做。

  “,便是為師給你的機緣造化,一定要好生修行!不要辜負了為師對你的期望!”王小勇淡淡開口,仿佛是世外高人一樣,

  王小勇從嚴寬的腦海中退了出來,目光冷漠,看著他。

  嚴寬緩緩睜開了眼睛,他看到了王小勇傳承給他的功法,眼神之中滿滿的都是震撼。

  熾鳳家族雖然對他百般苛刻,但是修行的功法還是交給他的,他修煉的也是熾鳳家族的頂級功法,但是這功法在的面前,簡直是一文不值。

  “如何?喜歡嗎!”王小勇問道,衣訣飄飄,期待著嚴寬震撼的表情,

  只是嚴寬的表情卻越發的凝重了,他的眼神無比的嚴肅,看著王小勇,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決定一樣。

  “師尊!弟子身份能力低微,無以為報,但是只要師尊開口,嚴寬這條命就是你的!”嚴寬鎮重開口,舉止言談之間擲地有聲。

  從他出生到現在,王小勇是第一個對他如此之好,還不求回報的人。他們兩個認識不到一周的時間,王小勇就在他的身上花費了不知道多少資源。

  如今,很是拿出了和兩門如此恐怖的功法,大恩大德,嚴寬根本就無以為報。

  他跪在地上,狠狠得給王小勇磕了幾個響頭。

  他的額頭上都是鮮血,可見他究竟多么用力,以超能者的體質想要造成這樣的傷害,怕是不容易。

  王小勇也沒想到嚴寬竟然會這么做,連忙把他付了起來:“你是我的第一個徒弟,代表著我的意志,自然是不會虧待你的!你快起來吧!”

  “師尊,從此以后,嚴寬就是你的人了!”嚴寬說道。

  這話怎么聽的這么奇怪呢?王小勇也沒有想到其他地方去,又和嚴寬說了幾句,然后就開車離開了這里。

  至于酒駕?不存在的,一般交警,誰敢攔下來開天馬跑車的?

  ……

  很快的,王小勇就從酒館之中回到了家里,但是詭異的是,家里的燈竟然還亮著。

  “曼麗不會又在熬夜等我吧?”王小勇只感覺心里暖洋洋的。

  他也有回來的晚的時候,林曼麗都會在家里開著燈,等待著王小勇回來。

  看來這一次,應該也是這樣。

  熟練的討鑰匙,打開了們,映入眼簾的是沙發上的一個背影。

  似乎是聽到了動靜,那個身影也把頭轉了過來,四目相對,王小勇臉上的笑容凝固了,嘴巴大的可以塞下一個雞蛋。

  “奕冰,你怎么會在這里?!”王小勇震驚開口,

  奕冰也回頭,看到了王小勇,眼神有些欣喜,緩緩說道:“我為什么不能夠出現在我男朋友家里?!”

  這實在是太驚恐了,奕冰怎么會出現在這里?林曼麗,林曼麗不會有事情吧?

  王小勇的腦海之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該說什么。

  難道無數次再電視劇之中上演的二女爭夫的戲碼,會在今天在他的家里爆發?

  王小勇實在是不敢想象那個畫面,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不過他還是故作鎮靜,悄悄的在奕冰身邊坐下:“我是說,這么晚了,你怎么還在這里,有沒有其他人?”

  他還是比較擔心林曼麗,奕冰的戰斗力他是了解的,而林曼麗只是一個普通人,萬一奕冰要是和她一言不合打起來,林曼麗肯定不是他的對手。

  奕冰看著王小勇的表情,根據多年的刑事偵查經驗,頓時明白了什么,微微一笑,點了點頭,說道:“王小勇啊,你猜猜我有沒有看到什么人呢?”

  她似笑非笑的看著王小勇。王小勇被看的渾身起了雞皮疙瘩。

  心底上升一股不妙,看著還在淡淡淺笑的奕冰,像是一個魔鬼,這才說道:“你是說那個溫柔的大姐姐啊,現在應該是在浴室……”

  王小勇的腦海之中頓時升起了一股不妙的預感,一個浴室殺人案在他的腦海之中成型。

  他二話不說,直接沖進了浴室之中。

  然后,一聲響徹天際的喊叫聲回蕩在別墅之中。

  奕冰聽到了,在沙發上哈哈大笑,翻來覆去的打滾,毫無形象。

  王小勇灰溜溜的回來了,一臉埋怨的看著奕冰“你怎么不告訴我曼麗在洗澡?”

  一回想起剛才的一幕,在水汽蒸騰之中若隱若現的嬌軀,王小勇就可恥的ying了。

  奕冰終于恢復過來了,只是看著王小勇還是有些笑意:“我已經告訴你她在浴室了,你自己毛毛躁躁的,怪我嘍!”

  “我還以為……”王小勇剛剛想要反駁,但是嘴里的話說了一半就卡殼了。

  他總不能說自己懷疑奕冰殺了林曼麗吧?

  奕冰卻似乎預料到了,嘴角勾起了一絲莫名的笑容:“你以為什么?不會以為我是來和曼麗姐爭風吃醋的吧?”

  王小勇被揭穿了,頓時沒了底氣,不說話在緩解空氣中的尷尬。

  想他唐唐藥王傳人,戰斗治病無能出其右者,但是在面臨感情這個話題的時候是缺像是一個智障,一無是處,被玩弄在鼓掌之間。

  過了好一會兒,王小勇這才緩了過來,看著奕冰,緩緩問道:“你來這里,不是來抓小三的?那是來干什么的?”

  他實在是想不明白,林曼麗和奕冰的樣子,看起來應該挺和睦的,一點也不像是情敵啊。

  奕冰白了王小勇一眼,這個家伙果然是一個直男,這個問題竟然就這么問了出來,

  她是絕對不會說的,只是淡淡一笑,伸出了一根手指擺了擺:“這是女人之間的秘密!男人不需要知道的那么清楚!”

  王小勇泄了氣,不過林曼麗能夠和王小勇和平相處,他就已經很開心了。

  后宮失火,可是一個男人最焦頭爛額的事情。

  奕冰看著王小勇的樣子,搖了搖頭,她是絕對不會告訴王小勇,她來這里的真正目的。

  在把自己真正的交給了王小勇之后,奕冰就意識到了危機感,王小勇身邊的女子太多了,她必須要主動出擊,所以就把目標定在了林曼麗身上。

  當然她的目的不是為了斗爭,而是聯盟。

  一開始奕冰還有些拘謹,不過很快林曼麗的溫柔大方就感染了他,這是一個非常不錯的聯盟對象。

  他要聯合林曼麗,去和王小勇的其他女人競爭。

  尤其是那個叫做穆柔柔的家伙!

  這是她最大的敵人。

  王小勇自然是不知道后宮的險惡,只是哦了一聲,就坐了下來。

  

  

  Ps:書友們,我是花港觀魚本尊,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