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鄉村小醫圣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嚴寬的遭遇

  松老卻摸著胡子哈哈大笑,說道:“小勇,你這就是想太多了,爺爺我難道還會坑害你不成嗎?”

  他自然是知道王小勇的短板在哪里,他這次邀請王小勇過來,的確是邀請王小勇前來參加軍區大比的,但是卻不是平常的軍區大比。

  “怎么說?”王小勇有些好奇,難道這軍區大比還能夠有什么不同的嗎?

  松老嘆了一口氣,說道:“如果只是和以前的軍區大比一樣,那么就簡單多了,我們北方軍區別不說,就是這戰斗力那是杠杠的,不敢說次次第一,但是十次軍區大比里面,我們得有九次是第一名!”

  松老的言語之中說不出的驕傲,北方軍區的軍隊素質,還有軍人的戰斗素養,在整個華夏都是數一數二的。

  王小勇自然也是知道這一點,可是既然是這樣,邀請自己過來的目的又是為了什么呢?

  莫非只是想要讓自己當個觀眾?

  王小勇好奇的看向了松老,問了出來:“既然如此,那爺爺你叫我過來干什么,咱們爺孫倆,還需要這么拐彎抹角的那?”

  松老摸著胡子,一臉的惆悵,看著王小勇上下,說道:“如果今年的比賽只是這么簡單那就好了……”

  從松老的話里面,王小勇得知今年的軍區大比和以前的不同,從前只是各大軍區比拼戰斗力,考驗的是一個軍隊的綜合素養。但是今年的軍區大比卻不是這樣。

  除了比拼之前的那些大比項目,軍區大比同時還添加了一項新的考核內容——兵王大戰!

  所謂兵王,就是在各大軍隊之中公認的最強者,以一敵百,精通各種技能,這考驗的就是各大軍區培養頂端人才的能力。

  而所謂的兵王大戰,就是各大軍區派遣兵王,進行大戰,每個軍區都有三個兵王的名額,最后根據三大兵王的表現,給軍區大比排名。

  “難道北方軍區沒有兵王嗎?”王小勇問道。

  要說從一整個北方軍區里面挑選出來幾個兵王參加戰斗,恐怕也沒有那么困難吧?就算是超能者,恐怕北方軍區的數量也不會太少。

  松老搖了搖頭,似乎看透了王小勇的想法,說道:“兵王當然是有的,北方軍區人才濟濟,挑選出三個兵王當然沒問題,但是很不湊巧的,我們北方軍區最強大的兵王正在非洲執行任務,而相比第一兵王,其他人就顯得有些黯然失色,為了保證軍區大比的安然無恙,我這才找到了你……”

  王小勇算是聽明白了,自己這是松老找來的替補。

  “既然如此,那我就去了。”王小勇說道。

  順手之勞而已,反正他也可以去看一下軍區大比,每個男人心中都有一個從軍夢,王小勇自然也不例外,軍區大比也是華夏軍方的盛會,不如看看實在是浪費了。

  “那就這么說定了!我這就把你的名字報上去!哈哈哈!”松老顯然是無比的高興,眼神之中滿是光彩。

  他可是知道王小勇的戰斗力,其他四大軍區,根本不可能是對手,也就是說,北方軍區已經是基本上鎖定的勝利。

  王小勇又和松老寒暄了幾句,也就離開了。

  ……

  只是等到了王小勇離開之后,松老突然做了下來,臉上說不出的喜悅:“哈哈哈,有王小勇在,我看那幾個老家伙怎么和我比!”

  松老還是有點事情隱瞞了王小勇,兵王大戰,原本是不存在的,是松老和當初一起領導五大軍區的其他四個將軍一起力排眾議這才通過的。

  五個老將軍一輩子誰也不服誰,就想著通過這次的兵王大比,狠狠的壓制對方一下,所以松老這才最終找到了網王小勇。

  只是就在這個時候,松老的身后浮現出一道黑影,正是黑伯。

  黑伯看著松老開心嗯樣子,只是搖搖頭,坐在了剛才王小勇坐下的位置,說道:“奕老頭,你戲演的不錯,嘖嘖嘖,每次都欺騙人家小男孩真的好嗎?”

  松老卻驕傲的抬著頭,根本不為所動,說道:“我哪里有欺騙他?我說的都是實情好不好?”

  黑伯卻白了松老一眼,說道:“奕老頭,我可不像剛才那個傻小子那么容易糊弄,北方軍區那么大,想要找幾個兵王可以說是易如反掌了。還有張猛的任務,不要以為我不知道是你偷偷的動手腳臨時換了人,你就是老狐貍……”

  張猛就是剛才松老和王小勇所說的第一兵王。

  松老卻一臉輕松:“非洲的任務那么危險,派遣一個兵王保護也是不錯的,總不能夠坐看任務失敗吧?”

  黑伯卻只是哼了一聲,這老家伙還在這里和自己裝模作樣呢,說到:“除了張猛,北方軍區恐怕還有其他幾個超級兵王,和張猛不相上下,你為什么不選擇他們,又選了這個臭小子?”

  “因為他厲害啊。”松老不急不慢的說道,

  黑伯卻習以為常松老的這般姿態,語氣頗為不耐:“呵!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恐怕還是想給你的孫女婿鍍鍍金吧!”

  軍區大比可是整個華夏最頂尖的軍人之間的較量,只要能夠參加,就是一種莫大的榮譽。

  松老讓王小勇參加兵王之戰,更是榮譽中的榮譽,提前在北方軍區之中為王小勇打響了名聲,如果要是贏得了最后的勝利,王小勇的名聲,恐怕會在整個華夏軍隊之中流傳。

  這也是松老的計劃之一,對這個孫女婿,他可是各種滿意,想著替他鋪平前面的路。

  “好你這老黑,能不能給我留點面子!”松老看著自己的想法被猜透,干脆也就藏著掖著了,直接說出口。

  黑伯顯然是不以為意,別過頭去,冷哼一聲。

  ……

  而在另外一邊,熾鳳集團之中,嚴書實帶著黑蟲道人沿著一部秘密電梯的不斷的向下面走去。

  黑蟲道人冷漠一笑,看著嚴書實,感受著電梯在不斷的下降,說道:“想不到你們熾鳳家族地下還有這么一個秘密!”

  誰能夠想到,哈熾鳳家族的高樓之下,竟然還別有天地,天梯甚至已經下降了三四分鐘還是沒有抵達目的地,由此可見,熾鳳家族究竟隱藏了多少的秘密。

  嚴書實只是笑了笑,說到:“黑蟲道人嚴重了,畢竟是現代社會了,我們也得要找個隱秘的地方隱藏不是嗎?”

  隨著時代的進步和發展,一些名山大川和地域被破壞,像他們這樣的家族只能選擇和世俗融合,哪怕是武當和少林這些門派,都開放了,大隱隱于市,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龍虎山天師府和嵩山少林寺甚至都開辦了學校,和現代社會接軌,但是一些最深處的秘密,他們卻從來不會讓普通人發現的。

  恐怕在熾鳳家族工作的員工們都想不到,在他們的腳下,還會有這么一塊地方。

  終于,在電梯運行了十分鐘之后,嚴書實和黑蟲道人終于抵達了目的地。

  “歡迎來到熾鳳家族!”嚴書實笑著說道。

  引入眼簾的是一片燈火通明,整潔的通道,還有來來往往的人群,除了他們身上穿著繡著火焰神鳥衣服的長袍,還以為是來到了哪一個正在運行的公司大樓。

  “可以啊……”黑蟲道人點點頭,雖然熾鳳家族的這一片底下世界和戰門華北分局比起來,不管是規模和技術都不能相提并論,但是能夠倚仗一家之力,創造出這么一個地方,已經非常不容易咯。

  由此可見,熾鳳家族究竟有多么深的底蘊。

  “你要讓我見的人么?”黑蟲道人從眼前的場景之中恢復,看著嚴書實說道,

  嚴書實笑了笑,做出了一個請的收拾,說道:“黑蟲道人,還請這邊請。”

  “只要完成了這件事情,你我之間的人情就兩清了!”黑蟲道人直接開口說道,語氣冷淡。

  當初他弱小的時候乘了一個熾鳳家族的人情,只是從此以后,他和熾鳳家族再也沒有一點瓜葛。

  畢竟熾鳳家族在超能者世界之中的民聲實在是太差了,甚至沒有其他的世家大族愿意和他們合作。

  嚴書實只是笑了笑,繼續帶路,背過身之后,眼中卻閃爍著一抹兇狠的光。

  終于,二人抵達了地方,這是一個實驗室,兩個人走了進去,隔著一個巨大的透明玻璃,他們可以看到在里面綁著一個渾身傷疤的男子,殷紅的鮮血地滿了雪白的地板。

  被綁著的人,抬起了眼睛,赫然就嚴寬!

  “趕緊說出來!我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在操作臺之上,一個身穿白大褂的男子惡狠狠地說道。

  嚴寬只是抬起了眼皮,面露不屑于顧,冷漠一笑,不言不語。

  “敬酒不吃吃罰酒!”那人冷笑一聲,直接按下了一個按鈕,那個綁著嚴寬的棍子突然綻放出電光,但是嚴寬卻沒有任何的表情,只是眼睛渾圓,卻沒有說出任何一句話。

  “該死的!老子就沒有見過這么犟得貨色!”那人呸了一聲。

  只是就在這個時候,嚴書實走了過來,拍了拍那人的肩膀,說道:“還是沒有結果?”

  “董事長——”那人一看是嚴書實親自來了,立刻變得拘謹起來,說道:“這家伙的嘴實在是太嚴了,我們什么辦法都嘗試過了,但是他就是不說。”

  “沒事,接下來交給我就行了!”嚴書實說道。

  黑蟲道人站在嚴書實的旁邊,看著嚴寬,冷漠的搖搖頭。

  嚴寬抬起了眼睛,看到了嚴書實,冷笑一聲:“嚴書實,有什么招式,盡管拿出來!小爺我要是吭一聲,我就不是我!”

  自從他被抓過來之后,可是受到了不少的非人折磨,他知道熾鳳家族想要的就是他的《神磨煅血功》還有《神凰焚世錄》,但是這是王小勇交給他的東西,他自然是不會交出來的。

  只是嚴書實卻毫不在意嚴寬的辱罵,只是笑了笑,說道:“嚴寬,我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只要你愿意說出來,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否則——”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