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鄉村小醫圣 > 第二百章 王小勇的威嚴!

  只是在他的身后,卻傳來了竊竊私語。

  “這小子是誰啊?怎么不穿軍裝就來了?”

  “不知道,剛才松老讓小白去接人了,不會就是這個家伙吧?”

  “等等,那個接替張猛大哥的家伙不會就是他吧?就這個小胳膊細腿能夠干什么?”

  “臥槽?這家伙不會有什么背景,硬生生的塞進來的吧?”

  ……

  一聲聲議論雖然一聲,但是卻無法影響王小勇,他只是眉頭皺了皺,沒辦法,他的外表實在是太有欺騙性了,一般人誰敢相信他是一個戰斗力超強的怪物?

  他并不在意,繼續看著場上的比拼,等一下,他就會讓這些人知道他的真實戰斗力。

  只是他不想惹麻煩,但是卻又麻煩想要來招惹他。

  一只大手搭在了王小勇的肩膀之上,一陣巨大的壓力襲來,韓震想要給王小勇來一下下馬威,讓他知道,這個地方究竟是誰說了算,

  只是就在這個時候,王小勇眼神一動,不著痕跡的脫離了他的掌控,回頭看向了韓震說道:“你是誰?這就是你打招呼的方式嗎?”

  王小勇的鎮靜有點出乎他的預料,不過他還是迅速冷靜下來,說道:“聽說你是來參加軍區大比的?兵王大戰?”

  王小勇點點頭,這件事情他沒有必要隱瞞下去。

  “呵,你覺得你可以嗎?兵王?你見過死人嗎?小弟弟?”韓震面露嘲諷,冷漠一笑,渾身上下的肌肉顫抖著,像是在威脅著王小勇,

  王小勇實在是太年輕了,細皮嫩肉的,能夠干什么?在這些軍人的眼里,這種膚色就是恥辱,更加不早說,王小勇的年紀還這么小,在他們看來,王小勇就是一個走后門進來的,

  根本就不可能讓他們信服。

  只是王小勇搖了搖頭,知道自己這是被懷疑了,淡淡一笑,說道:“我可以不可以,不是你說了算的,松老讓我上,我就上,你說了不算!”

  王小勇直視韓震,氣勢緊逼,竟然毫不后退。

  韓震的臉上掛不住了,他只是想要給王小勇一個下馬威,沒想到他竟然如此的倔強,還想要和自己翻臉?!韓震只感覺自己的臉上火辣辣的疼,而在他的身后,韓震的戰友們也是一陣吵鬧。

  “韓震!看來你這是不行了啊,一個毛頭小子都不福氣你,哈哈哈哈!”

  “韓震!就問你丟不丟人?一個孩子都治不住,是不是不行了?硬氣不起來了?”

  “哈哈哈!韓震別慫,干他!我們支持你!”

  ……

  一聲聲起哄,讓王小勇頗為無奈的搖搖頭,這樣下去,韓震肯定會忍不住,要生事端。

  而現在,他最不想的,就是生事端,這么重要的場合,要是打起來了,恐怕就要軍法處置了。

  “小子,你敢不敢和我打一場!”韓震怒目圓睜,盯著王小勇,摩拳擦掌:“你既然可以參加兵王大戰,一身實力肯定不錯,怎么還怕和我這個小兵子動手?”

  韓震其實也不是什么普通的軍人,他是特種兵,就算是在8特種兵之中也是出類拔萃的存在,當初北方軍區選拔兵王的時候,韓震遇到了張猛,才遺憾落敗,否則,他有可能會代表北方軍區出戰。

  只是半路出來了一個王小勇,讓他很不開心,自然是想要打壓一下。

  王小勇靜靜地看著他,搖了搖頭,說道:“既然你要打,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說著,站在原地,看著韓震,伸出了一根手指。對著韓震勾了勾,神色淡然,說道:“你過來啊!”

  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羞辱,韓震直接氣血上涌,哪怕是張猛,都不敢這么這么輕視他,直接沖了上去,一雙鐵拳像是炮彈一樣沖擊而來。

  拳風肆虐,哪怕是一頭牛,也能夠被打死。韓震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收手。

  “看著吧,這個小子看來要遭殃了,真是可惜啊,多年輕的孩子啊!”

  “嘖嘖嘖,不能這么說吧,人家好歹是松老請來的,肯定也有幾分本事,說不定可以接幾招呢。”

  “你真是一個高級黑,我們就看著吧,我們北方軍區出戰。還不需要一個外人……”

  士兵們對于王小勇還是很排斥的,在他們看來,軍區之間的戰斗,就應該再軍區之間解決,王小勇這個外人拼什么參與進來,哪怕是他們敬畏松老,也不滿意他的安排。

  眼看著拳頭落下,王小勇卻依舊不為所動,韓震雖然強,但是也只是達到了人類的極限。根本就傷害不到他。

  他的拳頭在自己眼里,就像是慢動作一樣,王小勇冷漠一笑,緩緩抬起了一只手,直接抓住了韓震的大拳頭。

  “你真以為我是廢物嗎?”韓震的手上猛的一用力,殘忍一笑,似乎看到了王小勇骨折的樣子。

  只是王小勇紋絲不動,一道平靜的目光看著他,韓震頓時有點慌了,爆發全身的力量,但是他就像是在面對一座大山一樣,引以為豪的力量,竟然沒有任何作用。

  王小勇平靜的看著他,眼神平靜,說到:“你說的沒錯,我還真的以為是你是廢物!”

  韓震又被羞辱,頓時面紅耳赤,拳頭像是炮彈一樣落下,但是根本就突破不了王小勇的防御,他只是輕飄飄的抓住了韓震的手,然后目光一閃,直接把他認到了看臺之上。

  秒殺!一時間,四下無聲,所有看向了王小勇的眼神之中都充滿了敬畏。

  韓震的戰斗力有目共睹,絕對是最頂尖的那個層次,但是還是被王小勇一招秒殺,由此可見,王小勇這小小的身體里面究竟蘊藏著多大的能量。

  “他竟然贏了?還是秒殺?韓震不會防水了吧?”

  “怎么可能!韓震可是差一點成為兵王的人,怎么可能會輸得這么慘?”

  “張猛當初擊敗韓震也是用了七八招,這家伙竟然一招秒殺,莫非他比張猛還要猛?恐怖如斯!”

  “不可能,張猛當初收手了,一個軍區的,還是要給一點面子的……”

  ……

  一聲聲議論響起,他們對王小勇滿是尊敬,再也沒有了之前的那些輕浮,畢竟他們也都是知道王小勇究竟是多么恐怖的一個存在。

  能夠秒殺韓震,對付他們還不是和玩的一樣?

  軍隊就是這樣一個純粹的地方,只要你足夠強大,就能夠贏得尊重,顯然,王小勇坐到了。

  而北方軍區這里的動靜也吸引了看臺之上五老的注意力。

  張云山看了過去,他和松老可是不對付幾十年了,自然不會放棄這個機會:“松老頭,你看看北方軍區那里,好像出了什么事,怎么亂糟糟的,你們怎么帶的兵。無組織,無紀律,這樣可不行啊。”

  其他幾個老人也是看笑話一樣看著松老。畢竟,這么大的事情出丑,可是一件不小的影響,

  松老的臉色變了變,看向了身后的北方軍區的司令官,那司令官立刻像是一個犯錯了的小學生一樣。只是一分鐘之后,司令官就把情況匯報給了松老。

  松老在聽到了王小勇的名字之后,臉上的怒氣漸漸的消散了,說道:“沒什么大不了的,年輕氣盛啊,難免會磕磕碰碰的,這樣才能說明我們華北軍區年輕,有活力,哪里想其他幾個,死氣沉沉的……”

  趙云票別過頭去,哼了一聲,顯然是不想在這種事情上繼續糾結。

  松老這個人他太熟悉了,最擅長的就是把黑的說成白的,然后把白的描成黑的,他這幾十年可是沒票吃虧。

  “嘻嘻嘻,你老頭,怎么回事,一秒變臉?”即墨看向了松老。

  松老露出了一個高深莫測的笑容,說道:“佛說,不可說,不可說。”

  即墨白了他一眼,說道:“你丫的對我還瞞著!你咋不去死呢?”

  “沒辦法,有個給我延年益壽的女婿,我也想死,但是人家閻王爺不要我,我也沒法子,你說氣不氣?”松老一臉驕傲的說道。

  “滾!”即墨直接爆了粗口。

  ……

  而王小勇在戰勝了韓震之后,回頭看向了身后的一群軍人,淡淡開口:“我知道你們不服氣我?但是現在你們誰想和我打一架,盡管來?老子要是慫了,我就不是王小勇!”

  “不敢上,就不要在背后比比!”

  王小勇的話很粗俗,但是他也知道,只有這樣,才能讓這些當兵的最快的明白他的意思。他敬重軍人,但是不代表他們就可以羞辱,甚至瞧不起自己。

  那些軍人都不說話了,低著頭,不敢看王小勇的眼睛。

  要知道,現在可是連韓震都趴下了,他們雖然也是北方軍區之中挑選出來的精兵強將,但是根本就不在一個層次上,出手也是送菜,當然不敢站出來。

  “我現在,參加兵王大比,你們還有意見嗎?”王小勇冰冷的目光看向了他們。

  韓震也從地上爬了起來,王小勇已經收手了,如果不是因為這樣,他恐怕已經死了。哪怕是這樣,他也免不了也休息幾天,養養皮外傷。

  “我服了!我為我剛才得魯莽道歉!對不起!”韓震低頭認錯,語氣沉重,顯然是真心的。

  這些軍人才是真的可愛的人,對就是對,錯就是錯,錯了就道歉,沒有什么彎彎道道的。

  王小勇倒也不會和他計較什么,一擺手,說到:“不礙事的,不打不相識。”

  他看著韓震鼻青臉腫的樣子,想到他馬上還要上場比賽,肯定是作為主力,不著痕跡的拿出了一點藥膏。說道:“這個東西,對于療傷很有效果,五分鐘就行。應該不會影響你的上場,”

  韓震將信將疑的接了過來,想到王小勇的確是沒有什么四千自己的理由,也就涂抹到了深山。

  果不其然,很快他的傷勢就恢復了。

  “這實在是太神奇了!”韓震忍不住驚嘆,他見識過太多的療傷藥,但是如果說效果,肯定都比不上王小勇的。

  他有些熱切的看著王小勇,這藥膏可是寶貝啊,不知道能不能多要點:“要不然,你再打我一頓,給我一點藥膏?”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手機版閱讀網址:m.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