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鄉村小醫圣 > 第五百三十八章 陳瑜的計謀

  鄉村小醫圣正文第五百三十八章陳瑜的計謀隨后,他們還真將林妙依給放了,林妙依里面對王小勇喊道:“王小勇,你不要上了他們的當!”

  王小勇一瞪眼,“別廢話,去樹林那邊,等著我回去!”

  林妙依愣了下,這才緩緩的點頭,搖搖晃晃的朝著樹林而去,她是一個聰明的女孩,這時候留下來,那不等于是給他添亂嗎?

  “好了,她安全了,你怎么說!”陳瑜冷笑著問道。

  實際上,此時他們已經將王小勇給圍住,就算他再厲害,也插翅難逃。

  王小勇心中也無比的緊張,這些家伙,會不會一綁起來就將他給殺掉,要不是有底牌的話,他還真不見得能來換人。

  “當然是說話算話,來吧!“

  呼啦一下,足足五六個人躥上去,幾個呼吸就將王小勇綁了一個嚴嚴實實,那叫一個專業。

  “哼,你這個愚蠢的東西,也好,抓住你的話,再抓徐向天就不難了!”陳瑜冷笑道。

  王小勇恍然大悟,他竟然打的這個主意,用林妙依抓住他,然后再用他來抓住徐向天。

  不過以徐向天的秉性,還真能來救他,看來這個陳瑜也不是善茬。

  接下來,王小勇被綁在了木頭樁子上,然后這些人就在周圍布置陷阱。

  而且許多陷阱讓王小勇都有些心驚,沒準,還真能將徐向天給抓住。

  只是柳志有些悶悶不樂,晚上的時候,他拎著一瓶酒,來到了王小勇的身旁。

  讓王小勇詫異的是,他竟然將王小勇嘴上的白布給拿了下來。

  “一起喝點?”王小勇笑道。

  “美得你,我還真佩服你,死到臨頭了,竟然還能笑的出來嗎?”柳志沉聲說道。

  王小勇做了一個無奈的表情,“要是我一直哭的話,恐怕死的更快!”

  柳志也不回話,坐在地上,悶了一口酒,“你說女人這東西,真是忘恩負義,我追了她五年,對她比對我親媽都好,可到頭來,卻跟你這個見了幾面的家伙好上了!”

  王小勇啞然,這家伙,竟然是來吐苦水來了。

  “你啊,長的帥,追女人也不費勁,可那林妙依是什么女孩,你怎么會不知道,他喜歡善良的啊,你總跟在陳瑜身后干那些見不得人的事,她能喜歡你才怪!”王小勇說道。

  柳志愣了下,立馬搖頭,“就算你說的有些道理,我也不會聽你的,我不會背叛大師兄!”

  說完,他又將白布塞到王小勇的嘴里,一邊喝酒一邊嘟囔,王小勇也只能被動的聽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柳志似乎喝多了,倒在地上呼呼睡了起來。

  這時候,王小勇才再次睜開眼睛,一絲純陽劍意,運轉到手指上,不斷的閃爍了起來。

  清晨,五個人過來換班,這才將柳志叫醒,這才迷迷糊糊的走了過去。

  太陽剛一出來,那邊人群就驚呼了起來。

  王小勇迎著光線,隱隱看到那邊懸崖似乎破開了一個洞,那洞口還閃爍著烏黑的幽光。

  竟然是出口開啟了!

  這秘境的入口不止一個,那么,出口自然也不止一個。

  畢竟,要是那些外國強者和其他門派的強者傳送到道門的強者面前,那場面該有多精彩。

  所以,道門有道門的出口,外人強者有外國的強者,彼此都隱蔽的很,而且誰也不敢走錯。

  可怪異的是,陳瑜這邊的幾十個強者,沒有一個進

  入通道,似乎在等待著什么。

  王小勇知道,他們在等徐向天,他個徐向天不死的話,陳瑜不敢出去。

  可這通道維持不了太久,很有可能幾個時辰就要消失,到時候留在這里的強者意味著什么,不言而喻。

  所以,在這二十天當中,不管有沒有收獲,都要來到這里,再怎么說,寶物也沒有性命重要。

  “陳瑜,你在等我嗎?”

  就在這時候,徐向天帶著剩余的幾個人,緩緩的走了過來。

  王小勇沒有驚訝,這才是徐向天的風格,不屑于躲躲藏藏,弄什么陰謀詭計。

  在他看來,道門出身,那就是俠客,那就要有俠客的光明磊落,何況他還是道門十大年輕高手之一,自然要用實力去征服別人。

  “很好,徐向天,你果然有種!”陳瑜拍著手說道。

  而其余的人,已經開始試圖包圍徐向天,畢竟徐向天的本事和名聲在那放著。

  “少說廢話,放了王小勇,有什么本事,都用出來吧!”徐向天不屑的說道。

  “很好,我等的就是這句話,給我上!”陳瑜一聲令下,周圍的強者就沖了上去。

  這些大多都是b級強者,實力非同小可,徐向天是十大高手之一不假,可他一個人,能打幾個人?一兩個沒有問題,那三四個呢?十個呢?畢竟,他還沒有到達a級強者的行列,也不過是比這些強者超前了幾步而已。

  而這一次,大家一出手都是狠辣的手段,根本沒有留手一說。

  “雪山真元!”

  徐向天真元涌動,渾身散發出一股冷冽的氣息來,大開大合之間,一個青玄派的強者就被他拍倒在地上,口吐鮮血。

  周圍的人無比愕然,徐向天的本事,恐怕已經無限接近于a級,而且肉身相當的強悍,尋常的攻擊打在他的身上,幾乎都沒有什么反應。

  “我雪山徐向天有話要跟你們說,你們不要被陳瑜給騙了,做叛徒的是他,跟你們無關,我也不會追究你們,但你們要是執迷不悟的話,別說宗門能不能放過你們,我也不會放過你們,甚至,陳瑜也不會放過你們,我徐向天是什么,陳瑜是什么人,你們還沒數嗎?今天你們要是停止攻擊的話,我保證你們沒有事!”

  這話要比之前王小勇的鼓動要強的多,徐向天的名聲很響,而且基本你上都是言出必行,比陳瑜的名聲要強的太多。

  “大家都看清陳瑜的面目了吧!就算我們死了,他也不會讓你們有好果子吃,而徐向天就不同了,他說讓你們沒事,那指定就沒事!”鄭陽補充道。

  “徐兄的話我相信!”立馬,有一個強者停了下來,躥到了一邊。

  “很好,看你的服飾,應該是道門真武門的人吧,我跟你們宗門的長輩有些交情,我會將這件事解釋清楚的,我保證,你不但不會遭到處罰,還會有獎賞!”徐向天淡淡的說道。

  如今,三四個人圍攻他,他竟然還保持氣定神閑,能夠跟人聊天,可見他的根基扎實到了一種恐怖的地步。

  那真武門的強者立馬露出欣喜的神情來,徐向天雖然年齡跟他們相仿,卻是認識很多其他門派的長輩,甚至于地位都不下于那些長輩,他要是真出面解釋的話,那自然是一點問題都沒有。

  有第一個,那自然就有第二個,很快,十多個強者就脫離了戰斗,但他們也沒有去幫助徐向天,只是靜靜的在一旁觀戰。

  而這樣一來,

  徐向天這些人的壓力就小了許多,而徐向天猛然發力,又是兩個強者被他拍翻了過去。

  他幾個跳躍,就來到了陳瑜的身旁,擒賊先擒王,陳瑜被制服的話,其余的人就不足為慮。

  陳瑜雖然青玄派的大師兄,而且他的老子又是掌門,更讓人羨慕的是,他的天賦也不錯,但實力上卻是差強人意,連b級巔峰還沒到,甚至比林妙依也強不了多少,這都源于他心術不正,又吃不了那個苦,總想些歪門邪道。

  正因為此,青玄派的掌門都看不上他,寧可將這秘境的秘密告訴林妙依都不告訴他。

  “陳瑜,天理循環,我看你這一次往哪跑!”徐向天怒吼一聲,一拳砸了過去。

  雪崩拳!

  頓時,雪山真元傾瀉而出,這一拳下去,大象都能打死,看來,他也是動了真怒了。

  只不過,陳瑜非但沒有驚恐,反而輕笑了起來。

  “看來大名鼎鼎的徐向天,也不過如此啊!”

  他猛然一個跳躍,躲到了一旁,自然的,徐向天的這一拳沒有那么好躲的,而且剎那間已經到了陳瑜的面門前,眼看就要砸在他的臉上。

  “嘿嘿,找死嗎?”

  稚嫩的聲音忽然想起,徐向天一身雞皮疙瘩陡然生起,竟然是那妖盟的怪物,他果然沒死!

  一旁的王小勇都無比的驚愕,竟然連那尸丹當中的尸毒都奈何不了他嗎?這妖盟的強者也太強了吧!

  砰!

  一聲悶響,徐向天的身子就倒飛了出去,直接撞在了懸崖上,倒在地上,艱難的爬起來,卻是連吐了好幾口鮮血,傷勢不輕。

  這男孩一出現,原本激烈的戰斗詭異的停了下來。

  a級別強者的威懾力,完美的展現了出來。

  “主人,我的任務完成了!”陳瑜對著男孩,恭敬的說道。

  “很好,你先退到一旁,我解決掉他們之后,重重有賞!”

  陳瑜立馬興奮的點頭,只不過,剛后退幾步,他速度陡然提升起來,竟然朝著那通道而去。

  原來,他竟然打的這個主意,讓妖盟的強者將其余人解決掉,他先逃出去!而且他也不傻,妖盟的那強者,未必就會放過他。

  “哼,在我面前耍花招嗎?愚蠢!”男孩冷笑一聲,悍然出手,一拳轟擊在了懸崖之上,那些碎石頭砸下來,恰好擊中躥過去的陳瑜。

  剛躲開幾塊石頭,就被砸落到了懸崖下方,幾乎連爬都不爬起來,只剩下了一口氣,傷勢相當嚴重。

  不過眾人看的都挺解氣,這個自私自利的家伙,幾乎背叛了所有人,想要獨自逃走,這也算是自作自受了。

  男孩沒有理會徐向天,更沒有理會其他的強者,反正那通道在他的攻擊范圍之內,誰都無法偷逃過去。

  他反而是朝著王小勇走了過來。

  “要是我沒猜錯的話,你之前那尸毒,應該是源自尸丹吧!”他緩緩的開口。

  王小勇心中震撼,這家伙倒是挺有見識的,不過臉上卻是異常平靜,看不出心中有什么想法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王小勇回了一句。

  男孩也沒在意,“要想活命,就把尸丹交出來吧!”

  王小勇忽然想起來,似乎尸丹對于妖盟的強者來說,作用更大,自然是,王小勇不可能將之交出。

  “交出來嗎?也不是不行!”王小勇眼珠一轉,話鋒一轉,卻是說道。

  .。頂點m.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