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鄉村小醫圣 > 第七百二十三章 丹方

  其實王小勇也不想嘩眾取寵,他之所以這般,就是因為他沒有想好該用什么來換取籌碼,別看他境界算不上多高,可是身上的秘密卻不少,一些寶物根本就不適合拿出來,若不然的話,別說是其他的修行之人了,恐怕就連雪山上的強者都要瘋掉。

  這一點都不夸張,就拿藥王的傳承來說,放眼整個華夏,都不見得能有這么完整的傳承。

  就在對面老者接二連三的催促之下,王小勇終于抬起頭來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前輩不必著急,我既然排隊來到這里,自然是想要兌換籌碼的,不過我身上沒有錢財,我只能用一些物品來兌換了!”

  聽到這話,面前的這位老者總算是忍著沒有出手,不過神色間卻是依舊冰冷,“那我就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你要是不能拿出有價值的物品的話,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雪山有雪山的規矩,不是什么人都能夠來搗亂的,若不然的話,我雪山的威嚴何在!”

  對于這話,王小勇自動忽略掉,只是他在懷中摸索了起來,顯然是在尋找著什么,可是看到這一幕,周圍竟然傳來一陣輕笑的聲音。

  “這個家伙,也真夠極品的,我倒是很好奇,他在懷中到底能摸出什么寶物來!”其中一個年輕男子笑著說道。

  “依我看,這小子就是不見棺材不落淚,要是直接承認錯誤的話,雪山之人的心胸也沒有那么的狹窄,未必就會為難他,可是他這兩次三番的,做的實在是有些過了。”另外一個年輕人不屑的說道。

  聽完這話,周圍不少人都是微微點頭。

  大家來到這里,無非就是為了兌換藥材而已,就算你身上沒有錢財,沒有可以交易的物品,那到這里開開眼界的話,雪山的人也不會說什么,可到這里來鬧事,那就是對雪山最大的挑釁,但凡這么做的人都沒有一個好下場!

  他們可是知道雪山人的手段,王小勇還真沒有想這么多,他確實是在尋找東西,只不過他這件衣服有些特別,或者說冒險者的衣服大致都是如此,就拿這懷中來說,最起碼都有十個暗兜,所以說他究竟將東西放在了哪一個兜里!他自己都有些搞不清楚。

  “大膽,竟然感屢次三番的戲弄老夫,我今日饒不得你!”

  低吼一聲,這老者便是起身,渾身的氣息散發出來,竟然是一位a級的強者,畢竟發放籌碼這種事情,關乎到整個交易場的秩序,非同小可,自然要安排強者坐鎮,雖說以為a級強者,做這種事情的話有失身份,可是為了宗門的安危,也只能忍氣吞聲了。

  可是如今一個后輩竟然敢戲弄他,讓他怒不可遏,見到這一幕,陳警官跟肖夏也有些著急,不停的在王小勇身后提醒他,畢竟這樣一位a級強者要是發怒的話,絕對沒有他們什么好果子吃,就算王小勇手中有夫人的玉牌,恐怕也無濟于事,王小勇當然明白這一點,就在這老者起身的時候,他的眼睛忽然一亮,終于還是被他找到了。

  “前輩不要動怒!”王小勇趕忙說道,“這等寶物我自然是藏得嚴密,拿出來也有些費力,就算借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挑釁你老人家呀,我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做出那種事情來!”

  聽到這話,老者又皺起了眉頭,雖然道理是這個道理,可是這個年輕人的做法實在是有些過分了。

  “你說的寶物呢?”老者冷冷的說道。

  王小勇這時候這才從懷中掏出來,只是看著他拿出來的物品之后,周圍頓時一片嘩然,而面前老者的臉色,也是無比難看起來,以至于他氣得渾身都有些發抖,只見王小勇的手中,竟然算著幾張紙片。

  這明顯就是在戲弄雪山的人,以至于周圍不少人都是有些無奈的搖頭,心想這個年輕人膽子也太大了,就這么幾次三番的戲弄雪山的強者,這是要找死不成。

  王小勇自然也明白如今的形勢,看著老者的架勢,恐怕立馬就要對他動手了,而且要是在這邊的話,他可真是有些解釋不清楚了。

  “前輩不要動怒,你看看這個!”

  王小勇立馬將那個玉牌舉了起來,他知道,如今不管他拿出什么寶物,老者根本就不會理會他,下一刻肯定會一巴掌就拍過來,王小勇倒也不懼怕a級強者,可是在這里跟雪山的人動手的話,那還真是死路一條。

  不說別的,但是那個山洞他就逃脫不出去,看到這個玉牌之后,老則果然愣住了,不過他的臉色并沒有恢復,仍舊是冷冷的看著王小勇。

  “這就是你幾次三番挑釁我的理由嗎?擁有了這玉牌,確實是我們雪山的客人,本應該以禮相待,可是卻成為你囂張跋扈的本錢,今天我倒是要重重的懲罰你,然后再去跟夫人講講道理,我很想知道就你這般頑劣的人,如何就成為了雪山的客人!”老者怒道。

  王小勇也沒打算跟他解釋什么,拿出這玉牌,目的就是不讓他立馬動手,雖然說老者依舊憤怒,可是明顯投鼠忌器,不敢立馬對王小勇動手,而王小勇也是眼疾手快,立馬就將那手中的幾張紙遞了上去。

  “前輩不要怪罪,這紙張沒有什么特別,可是上面記錄的東西可是非同凡響,我真的沒有想過挑釁前輩,而且我剛剛從雪山上下來,還幫了雪山一個大忙,前輩略微打聽一下就可以知道,當然我知道這不足以平息前輩心中的怒火,要是前輩,看了這紙張上的內容不滿意的話,要殺要刮我絕對沒有意見!”

  老者猶豫了一會兒,這才低下頭來,不過他之所以這般做,可不是因為紙張上的內容,如今他也明白,既然王小勇已經拿出了那玉牌,那這個年輕人就殺不得,甚至處罰都不行,可是剛剛這個年輕人,分明就是落了自己的面子,他要是這般收手的話,恐怕面子也算是丟盡了。

  所以他這才決定看一下這紙張上的內容,只要這上面的內容不是太夸張,他都可以接受,順便給這個年輕人幾個籌碼,將他給打發掉,雖然這樣對于他的面子來說真就不好看,可總比面子丟盡要好的多。

  只不過一看之下,他竟然就皺起了眉頭來,雖然說他是修行之人,可到了他們這種級別,大多都會涉及到一些醫術,畢竟這樣才能更方便,查看自己身體的情況,而且還有另外一方面的原因,到了a級境界之后,普通的修行方法進展相當的緩慢,所以就要依靠丹藥的力量。

  可是放眼整個華夏,丹藥都是少之又少,就算是最基礎的丹藥,都要被炒到一個天價,所以大多到了a級境界之后,就開始研究煉丹之術,自然而然的就要涉及到醫術,這位老者也不例外。

  在雪山的諸多強者當中,他的醫術甚至不亞于雪山上的那幾位醫生,而且對于煉丹這方面,他的進步也不小,用不了幾年的話,或許就可以煉制出最基本的丹藥了,所以當他看到這紙上的內容的時候,先是微微皺眉,隨后便是臉色大變。

  這上面,竟然是一個丹藥的配方,到了如今,他之所以無法煉制丹藥,也并不是說他的火候不夠,而是沒有合適的丹方,如今市面上流傳的,大多都是一些殘缺的丹方,往往煉制到一半,就會失敗,而就算是最簡單的丹藥,也需要耗費大量的珍貴藥材,這樣失敗下去,就算他這樣的強者也承擔不住。

  這也是如今華夏煉丹之人,少之又少的原因之一,幾乎是一瞬間,老者心中的怒氣便是消散,臉上也被興奮的神色所取代,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都有些啞然,難道說這個家伙拿出來的那幾張紙,真的是什么寶物不成?

  這時候,這位老者才反應過來,“之前確實是我有眼不識泰山了,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還請公子不要怪罪!”

  說到這里,他竟然恭敬的給王小勇鞠了一躬,別說是旁人了,就算王小勇都被嚇了一跳。

  “前輩這可使不得,之前是我有所冒犯才對。”王小勇連忙說道。

  老者這才抬起頭來,“公子就不必客氣了,不過這一次公子拿出這東西來,莫非是要!”

  說到這里,老者的臉色便是謹慎了起來,心中也是有些擔憂,這丹方可是非同小可,甚至他有些不敢相信,這個年輕人將這丹方拿出來,難道真的是想兌換籌碼不成!

  要知道,這種東西對于一個宗門來說,價值都是相當之大的,要是換成錢財,根本就是無法估量,而且這種東西的話,都是留這一個門派的傳承,根本就不會流傳出去。

  所以老者現在擔心的是,這個公子是不是哪一個宗門的門人,把這丹方偷出來賣錢了,這樣的話,就算雪山用籌碼換取過來,畢竟也是有些不光彩,聽到這話,王小勇哪里不清楚老者心中在想什么!立馬輕笑了起來。

  “這一點前輩放心,這東西絕對是我自己的,是我無意中得到,不過這東西對我來說作用也不算太大,我雖然學過醫,可是按照這上面的藥材配置的話,每一次都要失敗,最后我也懶得理會他了,思來想去,我原本是打算將這東西給賣掉的,只不過一直沒有倒出空來,如今拿出來就是想詢問一下前輩,這東西能不能兌換籌碼!”

  老者的眼睛立馬就亮了起來,“既然這樣的話,公子跟我過來!”

  隨后,這老者竟然就起身離開了座位,他身后的一個中年人,立馬就頂替了這老者的位置,畢竟后面的隊伍越來越長,不能總叫人等著,必須要兌換籌碼才是,王小勇卻不理會這些,他對著兩女微微點頭,叫他們在這里等候著。

  王小勇便是跟著老者進入了一個房間當中,看得出來,這房間應該是老者臨時的休息室,不過里面卻是非常的簡陋,只有一張單人床,還有一把座椅而已。

  “這里有些簡陋,公子隨便坐吧!”

  聽到這話,王小勇立馬苦笑了起來,“老前輩就不用這么客氣了,也不要叫我什么公子,我可擔當不起啊!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