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鄉村小醫圣 > 第八百六十三章 后繼有人

  鄉村小醫圣第八百六十三章后繼有人此時眾人看向王小勇的目光已經不再是氣憤,而是多了一絲崇拜。

  作為一名中醫,憑借號脈就能得知病人的病情,這不得不令人佩服。

  “那就請先生為病人以針灸療法除去栓塞。”

  何大海不愧是心內科專家教授,連氣度都與常人不同,如果是其他醫生頂著心內科主任專家教授的名頭。

  絕對會趾高氣揚,目空一切,可是此時的何大海卻異常謙虛,雖然自己無能為力,但是眼前的這位中醫也許會創造奇跡。

  眾人在聽了何醫生的話后,沒有人在出來阻止,靜靜地觀看王小勇為花姐進行針灸療法。

  此時花店內落葉可聞,所有人屏住了呼吸,一眼不眨的注視著王小勇,生怕錯過了什么。

  王小勇拿出銀針,用酒精擦拭過后,快速插入了花姐肘上的少海穴以及,曲澤穴,尺澤穴。

  銀針深入三個穴位后,針尾蜂鳴聲不絕,顫抖不停。

  “鬼影神針。”何大海驚訝的呼出。

  銀針刺入后,花姐的抽搐立刻停止了下來,臉色也慢慢的恢復了下來。

  接下來王曉勇拿出三根銀針分別在花姐的,風池,曲池,合谷三個穴位分別插入了一根銀針。

  做完這一切后,王小勇慢慢的站了起來,示意眾人靠后,讓花姐呼吸周圍的新鮮空氣。

  此時的何大海醫生看向王小勇的時候,滿眼都是恭敬之色,在王小勇站起來后何大海快速走上前來。

  “這是我的名片,很高興認識你,你讓我對中醫有了一個新的認知,老祖宗五千年來的傳承后繼有人。”

  何大海說完話后,恭敬的將名片遞給了王小勇,作為市人民醫院心內科專家教授,他很少主動將名片遞給別人,向來是別人向他索取名片。

  王小勇同樣十分佩服何大海,因為無論任何人頂著這么多的頭銜,每天受無數人追捧。

  都會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王小勇在何大海身上并沒有發現他趾高氣揚,反而覺得和藹可親。

  王小勇也是伸出雙手,恭恭敬敬的接過了名片。

  “我叫王小勇在街對面開了家醫館,名字叫做圣醫堂,如果何主任不嫌棄,有時間可以到我店里坐一坐。”

  何大海聽了王小勇的話后也是欣然接受,自稱有時間必定登門拜訪,畢竟王小勇的鬼影神針,何大海只是在書中見過。

  今天卻讓他親眼所見,鬼影神針的不凡。

  “動了,動了,花姐睜開眼睛了。”超市老板滿臉喜悅的喊道。

  “看來這個醫生的確與眾不同,單憑幾根銀針,就救了花姐的命。”

  “看見了嗎?還得咱老祖宗留下的傳承,這要是把花姐送往醫院,可能在路上人就沒了。”

  “我就說這個小伙子與眾不同,這么年輕就敢出來開醫館,的確是藝高人膽大。”

  “不服不行,這小子的確有兩下子,看來是我們小看他了。”

  此時的眾人一改之前諷刺不屑的嘴臉,紛紛吹捧起了王小勇。

  對于眾人的吹捧,王小勇一笑視之,言論自由誰都不能強求。

  此時的花姐呼吸均勻,面色紅潤,如果不是身上還插著六根銀針,根本就看不出來他是一位病人。

  二十分鐘一到,王小勇,將花姐身上的銀針盡數拔出。

  “花姐站起來走走,看看身體還有哪些不適?”王小勇微笑著對花姐說道。

  莉莉快步上前扶起了花姐,“花姐,你剛剛可是嚇死我了。”莉莉帶著哭腔說道。

  花姐在店內來回走了幾步,此時已經行動自如。

  “我覺得身體特別好,甚至感覺比暈倒前還要好上很多。”花姐笑著看向王小勇說。

  “一會讓莉莉去我的醫館拿幾副中藥,回來后煎服三天后必好。”

  與花姐交代完后,王小勇收拾好醫藥箱轉身就要走出門去。

  “先生慢走,還未請教高姓大名。”花姐快速上前走上一步請教道。

  “王小勇。”說完話后的王小勇不再停留,一同與何大海走出花店。

  此時花店內的鄰居們一陣唏噓。

  “看來這小子還真是挺厲害,何主任都束手無策的疾病,他只用了幾根銀針就解決了問題。”

  “是啊,這才叫自古英雄出少年,看來老祖宗的傳承后繼真的有人了,以后我看病就到圣醫堂。”

  “你們說的對,以后再有病我們都到圣醫堂醫治,這小伙子的確醫術高超。”

  眾人七嘴八舌,議論不停,花姐同樣凝神望著走出去的王小勇,如果不是這個人,她現在可能已經不在人世,大恩不言謝,所以花姐并未多說什么。

  來到門外,王小勇與何大海握手再見,對于王小勇的醫術何大海佩服的五體投地,聲嗯,稱有時間一定登門拜訪。

  二人簡單的聊了一會兒后,何大海坐車回了醫院,王小勇,抬步回了醫館。

  此時的陸夢琪正翹首以待王小勇的歸來,看著王小勇背著一箱走進醫館,陸夢琪微笑著問道。

  “病人現在是什么情況?”

  “王大中醫出手藥到病除,病人此時已基本康復,接下來再吃三味中藥,從此以后保證不再被疾病困擾。”

  王小勇對陸夢琪來了個飛眼兒,洋洋自得的說道。

  “切,你就吹吧!早晚被人砸了你的醫館,讓你在這自吹自擂。”

  說完話后的陸夢琪回了王小勇一個大大的白眼,滿臉的不屑一覽無余。

  “王大醫生中午準備請我吃點兒什么?今天過來祝賀你開張,總不能連頓飯都不管吧?”

  “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所以飯還是要吃的,但并不是出去,而是在醫館我們自己做著吃。”

  “長這么大頭一回遇到你這么摳的人,要做你去做,反正我是不會去做飯。”

  說完話后的陸夢琪,坐在凳子上翹著二郎腿,一副悠閑悠閑自得的架勢。

  王小勇看了看陸夢琪,也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像你這樣的姑娘,什么時候才能真正的嫁出去?我都替你犯愁。”

  王小勇作出了一副嫌棄的表情。

  “實話告訴你追本小姐的男人能排成排,只要我一句話,一趟火車都拉不下,不像有些人,至今連個像樣的女朋友都沒有。”

  陸夢琪針鋒相對,反辱相譏。

  “好好,你厲害,我現在就去買菜,你在醫館值班,有病人電話聯系我。”

  “誰上你的醫館看病純屬腦子有問題,快去快去,本小姐已經餓了。”

  王小勇脫下身上的白大褂,抬腿剛剛走到門前。

  此時一位五歲左右的中年美婦,扶這一位年齡相仿西裝革履的男子走了進來。

  “醫生,請問哪位是醫生?我老公肚子痛。”

  王小勇看到二位快速招呼到里面坐,我就是這里的醫生。

  “叫你師傅出來,你這樣的實習生,根本就不配給我老公看病。”

  美婦看了一眼,王小勇不屑的說。

  王小勇聽了美婦的話后也只能無奈的一笑,“實在是對不起,店里只有我一位醫生。”

  “就你也能看病,真是豬鼻子插大蔥裝象。”

  美婦一聽王小勇的話后,馬上反辱相譏。

  “老公我們走,這家醫館根本就沒有醫生。”

  “哎呦。”痛苦的呻吟,驚的美婦一愣。

  “老公你怎么樣啊?我已經叫了救護車,你再挺一挺,應該馬上就到了。”

  此時的男子面部表情痛苦,雙手緊,按在腹部。

  “老婆我要不行了,這也真的是太疼了,如果我要不行了,你一定要照顧好我們家的妍妍。”

  雖然男子面部表情痛苦,但是他依然向老婆交代自己的后事,好像自己馬上就要離開人世一樣。

  王小勇看上二人也是一臉無奈的表情,自己這樣的一位神醫妙手就在他二人眼前,卻被夫婦二人當成了空氣,根本就不理會自己。

  陸夢琪看著男子痛苦的表情于心不忍,恭恭敬敬的走上前來說道;

  “阿姨,要不就讓我們的王醫生給叔叔看一看吧!反正救護車還沒有來,叔叔現在如此痛苦。”

  “這樣的醫生我們可不敢用,萬一給我們老公誤診了怎么辦?誰能賠得起?你們這小破醫館都賠給我們,都比不上我老公的一根手指頭貴重。”

  看來美婦已經鐵了心不在醫館看病,所以話語說的特別重。

  就在此時她老公兩眼一翻瞬間向后仰了過去。

  “老公,你不要嚇我哦。”美婦上前一把抱住了男子,臉色瞬間難看了起來。

  王小勇看到男子暈倒,快速沖上前來大聲說道;

  “快將它放到我的診床上,再晚恐怕就來不及了。”

  美婦聽了王小勇的話后大驚失色,雖然剛剛老公暈倒,但她并沒有認為老公會危及到生命。

  聽了王小勇的話后,才讓她真正意識到老公病情的嚴重,她乖乖的隨著王小勇扶著老公放在了診床上。

  剛剛滿臉的不屑,已經消失貽盡。

  “大夫,求求你快快救救我老公,我老公今年還不到五十歲,我不能失去他。”

  美婦此時已經泣不成聲,此時的美婦已失去了之前的從容。

  王小勇快速將手指搭在了男子的手腕上,男子脈象薄弱,似有若無。

  通過男子的脈象,王小勇診斷出男子為食物中毒引發的間歇性休克。

  “你與老公午餐吃的是什么食物?”

  哭泣中的美婦被王小勇如此一問,一時愣在當場,由于驚慌已經想不起來中午所吃的食物,口中自言自語道;

  “中午我與老公吃的是什么?中午我與老公吃的是什么?”

  王小勇看了一眼,美婦無奈的說道;

  “你請放松,放松,放松,現在想一下中午吃的什么?你與老公。”

  此時的美婦在王小勇的話語引導下,逐漸將慌亂的心情平復,慢慢的思考。

  “對了,我想起來了,我們吃的是海鮮,有螃蟹,有蝦,有蝦爬子,魷魚刺身。”

  美婦在王小勇的提示下,將中午所吃的食物一一報了出來。

  “先生,我們吃的這些食物有問題嗎?”美婦恭恭敬敬的問道。

  “如果單單是吃的這些海鮮并沒有問題,你再仔細思考一下,午餐期間你們還吃了什么事物。”

  “讓我再好好想一想。”美婦陷入了沉思。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