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鄉村小醫圣 >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暢游云南

  秦鸞順從的將右腿放到了王小勇的腿上之后,王小勇開始了熟練的按摩,不得不說王小勇手法醇熟,力度適中。

  秦鸞此時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一陣陣暖流,順著王小勇的手指緩緩傳入到自己的身體,此時一天來所有的疲憊感漸漸消失,原本僵硬的大腿現在極度的舒適。

  王小勇在為秦鸞按摩的時候將體內的一絲靈力,注入到了指尖通過手指傳入到了秦鸞的身體里,轉瞬之間消除了秦鸞所有的疲憊。

  由于王小勇的手法輕柔秦鸞在不知不覺中睡去,王小勇看著熟睡中的美人一陣失神,為了能讓秦鸞睡個好覺,王小勇輕輕的把秦鸞抱到了臥室里放在了床上。

  為秦鸞蓋好被子后王小勇就這樣默默的注視著,秦鸞那白玉無瑕俊美的面龐,直到深夜王小勇才慢慢睡去。

  第二天一早二人醒來之后,秦鸞擁著王小勇歉意的說道;

  “親愛的不好意思,你的按摩太舒服了,所以我才會在不知不覺中睡去,沒有好好的陪伴你。”

  王小勇抬起手來輕輕愛撫著秦鸞的頭說道;

  “鸞姐,不必自責,其實熟睡中的你依然富有魅力,我也終于知道人們常念叨的一句話,睡美人的真諦,熟睡中的你依然美麗。”

  “騙人,男人都是騙子。”

  秦鸞看著王小勇嗤笑的說道。

  “七床吧!今天我們去洱海。”

  王小勇首先站起身來走進了洗漱間,二人梳洗過后去樓下吃過早餐,聯系了一家汽車租賃公司租了一輛奔馳商務車。

  租好了車子之后王小勇與秦鸞退房離去,二人駕駛著車輛向洱海進發,一路上風光無限二人走走停停領略著紅土地的無限魅力。

  前往洱海途中王小勇怕秦鸞辛苦,他也嘗試著駕駛車輛,雖然速度不快但是也可以緩解一下秦鸞的疲勞。

  昆明到大理洱海三百多公里的路程,二人足足用了近六個小時的時間才到達大理市,到達大理二人沒有急著去洱海。

  而是選擇了在大理古城游玩,二人在古城邊找了一家賓館,與大理古城只有一路之隔,這樣二人就可以隨時游玩大理古城。

  大理古城歷史悠久,是坐落在云貴高原西部的重要城市,也是華夏最具旅游特色的十大景點之一。

  二人在大理的第一餐吃的是云南特色小吃,過橋米線,云南正宗的過橋米線很講究,不像很多地區的改良版。

  王小勇與秦鸞找了一家極為正宗的老店,要了云南過橋米線,當服務人員端上來一腕面湯之時二人感到非常詫異。

  服務人員看到二人的表情之后快速解釋道;

  “我們正宗的云南過橋米線吃法講究,一會我會為你們上各式小菜,這些小子需要你們之間放入面湯燙熟,包括米線也是后期放入其中,這樣才是正宗的云南過橋米線。”

  因為每天都有來自全國各地的游客前來品嘗云南過橋米線,所以服務員每次遇到新來的客人都會詳細的介紹。

  王小勇二人聽了服務人員的介紹后微笑著示意。

  “沒想到正宗的云南過橋米線還有如此多的講究。”

  王小勇看著秦鸞嬉笑著說道。

  “入鄉隨俗,我們不就是為了他的正宗而來嗎?”

  秦鸞也是微笑的說道。

  不多時工作人員端上了一個個小餐盤,每一個餐盤之中排放在一道精致的小菜,王小

  勇將一道道小菜放入到了湯碗。

  二人依照服務人員所示最后將米線放入湯碗,三分鐘之后二人開始品嘗這一云南標志性特色小吃。

  正宗的云南過橋米線飄香四溢,入口爽滑,米香味道濃郁,湯汁喝上一口更是回味無窮,秦鸞吃過之后更是贊不絕口。

  “我倒是覺得還是我們北方改良過的米線味道更好一些。”

  王小勇聽了起來的贊譽后不屑的說道。

  “沒品位,贗品吃多了,遇到正品也覺得是假的好。”

  秦鸞看著王小勇譏諷的說道。

  “我有沒有品味無所謂,只要鸞姐你有品位就好。”

  王小勇看著秦鸞自嘲的說道。

  二人吃過飯后來到了大理古城,大理古城歷史悠久自唐朝時期就有記載,古城方正建筑古樸,城墻高大上有閣樓。

  秦鸞二人一路走來圍著古城參觀,街道上到處都有販賣一些當地特產的一些少數民族掛飾,樣式獨特做工古樸,一路走來秦鸞喜愛的掛飾王小勇給逐一購買了回來。

  古城逛完之后王小勇手里多出了一堆禮物,二人回到賓館又已經到了深夜,簡單的洗漱過后二人就早早的休息了,因為第二天二人還要去洱海。

  第二天一早二人吃過早餐就像洱海進發,一個時辰之后二人來到秦鸞向往已久的洱海,背靠蒼山面朝洱海。

  這里四季翠綠,洱海是位于高原的一個湖泊,湛藍的湖水與蒼山掩映,洱海月,是大理四大奇景之一。

  這里風景如畫,農田土地肥沃,舉目遠望蒼山洱海秀美的風光盡收眼底,王小勇與秦鸞這一次沒有選擇住在賓館,而是選擇了一戶靠近洱海邊的一家民宿。

  這家民宿建筑風格獨特,二層小樓全部采用木質結構建造,整棟樓房沒有用一個釘子搭建,全部采用木鉚搭建而成。

  民宿內的設施齊全獨立衛浴,太陽能熱水器,一樓緩臺設有兩張搖椅面朝洱海,舉目遠眺就是巍峨的蒼山。

  秦鸞看過之后立刻交了三天的房錢,因為她太喜歡這個房間了,不但環境優雅而且裝飾風格獨特。

  王小勇對于住宿條件根本不挑只要是秦鸞喜歡就好,二人選擇了住處后開始圍著洱海的湖邊漫步,當二人看到有雙人騎行的自行車后秦鸞欣喜不已。

  王小勇無奈只得給租了一輛自行車,二人就這樣漫游洱海,洱海邊的酒吧,比比皆是,不時的二人還會遇到一些流浪歌手,就這樣背著一把吉他在那里歌唱。

  洱海風景如畫,很多懷有夢想的人來到這里搞創作,也有一些人喜歡這里的湖光山色,更有一些人喜歡這里的安逸。

  在云南生活節奏比較緩慢,不像國內的一些大都市緊張的節奏壓的人透不過起來,所以一些人來到了云南就愛上了這里,因為沒有了大都市的喧囂也沒有了巨大的壓力。

  這里大多數的人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的生活都特別安逸,這也是起來一直以來最為向往的生活,這也是她首選來此的原因。

  二人就這樣在洱海邊住了下來一連幾天,白天游山玩水,領略當地的風土人情,晚上二人對酒當歌領略洱海月,每一天秦鸞臉上都還掛著開心的微笑。

  卸任秦氏集團的掌舵人讓秦鸞整個的身心都放松了下來,沒有了來自家族的生存壓力,沒有了商海的爾虞我詐,直到今天秦鸞才真正做回了自己。

  回到了一個

  二十幾歲女孩應有的快樂之中,王小勇的陪伴無微不至的關懷,更是讓秦鸞體會到了女之間的甜蜜。

  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二人連續在洱海邊住了五天,王小勇一算時間,距離參加華夏中醫舉辦的海選比試已經臨近,所以二人不得不返回沈城。

  王小勇臨回來前與秦鸞鄭重承諾,等有時間一定帶著秦鸞再游洱海,當二人回沈城的飛機上王小勇建議秦鸞住到自己的別墅。

  可是秦鸞卻婉言謝絕,理由是王小勇還沒有正式去她家里提親,王小勇立刻承諾從京都回來后就去秦家正式提親。

  二人下飛機后剛剛走出來就看到,李軍與王瑤在接機口等候。

  “師傅,師娘辛苦。”

  李軍微笑著看向二人問候道,王小勇聽了李軍的問話,自然是開心不已,秦鸞在聽到李軍的呼喚后瞬間雙霞緋紅,無言而對。

  “你怎么能這樣稱呼我們秦總。”

  王瑤向來反應靈敏一看秦鸞的窘境,快速解圍的說道。

  李軍看了看一旁嬉笑不一定王小勇心中稍安,畢竟師傅沒有怪罪自己的意思就好,王小勇此時嬉笑的說道;

  “這個稱呼也是早晚的事,所以你也得適應適應。”

  “王瑤我們先走吧!”

  秦鸞看著王瑤面紅耳赤的說道。

  王小勇看著飛逃的秦鸞也是嗤笑不已,王小勇與李軍上車之后,他看著李軍問道。

  “醫館這段時間怎么樣?”

  王小勇看著李軍微笑的問道。

  “師傅,醫館一切正常,沒有什么事,只是患者這些天有所增多,每天三百人的名額根本不夠,這些天早上六點就有患者前來排隊等候。”

  李軍看著王小勇欣喜的說道。

  “這么突然間患者有所增加了呢?”

  王小勇看著李軍問道。我與師姐也是進行了分析,這其中有很多的患者來自下面的縣區,這與我們醫館合理的收取費用有關。

  李軍看著王小勇微笑著說道。

  “哦,難道說這些縣區的患者都是因為我們的藥價便宜嗎?”

  王小勇微笑著問道。

  “師傅,你想想,作為下面縣區的患者本身來沈城看病,就要比沈城當地的人多花一筆運輸費用,再加上我們醫館的價格一直比其他的醫館收費價格低,這樣患者選擇我們醫館就可以節省出一筆差額費用。”

  李軍詳細的對王小勇介紹道。

  “我們圣醫堂出了價格優勢之外就沒有其他的優勢了嗎?”

  王小勇再次問道。

  “師傅,我們醫館當然不僅僅占有價格優勢,還占有技術優勢,如果我們不能為患者醫治好病疾,即使我們的藥再便宜也不會有患者登門。”

  李軍一邊開車一邊自傲的對著王小勇說道。

  “哈哈···這還差不多,不然我們的醫館距離關門的時間也不會很遠了。”

  王小勇大笑著說道。

  “師傅,您離開的這些天我們可是一刻也沒有閑著,每天早上我與師姐都組織師弟師妹們訓練,現在我們已經將李麗他們也組織了起來,只是訓練的項目不同罷了。”

  李軍看著王小勇傲然的說道。

  “不錯,雖然我臨走之時沒有交代你們,但是你們能夠自行組織,我很高興對于你與宋心怡口頭表揚一次。”

  王小勇微笑著說道。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