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鄉村小醫圣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眾人背后的議論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眾人背后的議論

  鄉村小醫圣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眾人背后的議論李軍的目光一直注視著二人,王小勇劇目打量了一下其他坐著的其他四人,這四人年紀大多四十歲左右。

  王小勇可以從幾人身上聞到濃郁的中草藥氣息,說明幾人都是經常擺弄中草藥之人,四人雖然也在聊天可是聲音不大。

  “孟兄你的醫術自然無人能敵,只要你出馬這次比試孟兄一定會脫穎而出。”

  袁濤恭維的說道。

  “話不能這么說,據我所知這次西北藥王杜老的徒弟韓笑也來了此地,他的醫術得自杜老的真傳,我自愧不如。”

  孟宇感嘆的說道。

  “韓笑的醫術在西北享譽盛名,的確精湛,不過孟兄你的醫術也不是一般人可比。”

  袁濤嘿嘿一笑后說道。

  “我的確與之不是一個檔次,要是我師兄范眾來此倒是有一拼之力。”

  孟宇也是自嘲的說道。

  “你聽說了嗎?沈城中醫協會這次參加海選比試,來了兩位醫師?”

  就在此時坐在那里小聲議論的人群中有人提及,王小勇與李軍同時看了過去原來是一位面白如雪的中年男子提出的問題。

  “李子旭你說什么?沈城中醫協會憑什么有兩位來參加這次比試?據我所知沈城所在位置偏遠,很少被人提及。”

  此時一位面色黝黑的男子驚訝的問道,他由于激動,聲音迅速提高了很多,涼亭內所有的人都是清晰可聞。

  “這是千真萬確,我是聽師傅他老人家在來的時候提及。”

  被稱作李子旭的男子微笑著說道。

  “這沈城中醫協會何德何能,派兩位選手來參賽?”

  有一位三角眼的男子譏諷的說道。

  “難道你們沒有聽說過,沈城中醫協會的王小勇嗎?據說這個人醫術高超,迎了倭國的挑戰者后,一夜成名。”

  “不過就是浪得虛名而已,倭國的挑戰者在西南挑戰八省無敵,西南八省一群庸醫那是因為他們沒有去我們華北,不然早就慘敗而歸。”

  李子旭大言不慚的說道。

  “放屁,你他媽的誰呀?”

  孟宇聽了有人侮辱西南八省庸醫后憤怒的回擊。

  李子旭被突如其來的怒罵聲驚得呆立當場,半天沒有回過神來,與其一起的三人同時注視向了孟宇。

  孟宇看了看幾人不屑的說道;

  “告訴你們。倭國挑戰者去我們陜南的時候,我與師傅正在國外講學,等我們聽到消息趕回來時,倭國的挑戰者已經鎩羽而歸。要是我師傅在陜南哪里有倭國挑戰八省的事發生。”

  孟宇看著眾人異常激動的說道。

  “原來你就是陜南德一堂趙世博趙老的徒弟?”

  三角眼的男子驚訝的說道。

  “不錯,眾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就在趙老的二徒弟孟宇。”

  孟宇看著李子旭幾人大聲報上自己的名字,他之所以對王小勇那么大的火氣,與他師傅當初沒有在陜南有關,他一直認為他師傅絕對能打敗倭國的挑戰者。

  李子旭沒有想到這里居然有西南八省的參賽選手,不然他也不會如此貶低西南八省都是庸醫。

  “孟兄,我口誤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與我一般見識。”

  李子旭絕對是一位能屈能伸的男子,剛剛被人痛罵,現在就卑躬屈膝。

  “你要是這么說了,那我也不能得理不饒人,畢竟當初我和師傅的確不在陜南,不然怎么會輪到沈城那名不見經傳的王小勇揚名立萬。”

  孟宇面色緩和,卻依然對王小勇大有敵意的說道。

  “是

  啊?如果當初趙老在陜南,也許真的不會發生八省慘敗的局面。”

  李子旭看到孟宇面色緩和立刻開啟了攀言輔勢。

  “這還像句話,你們都不是西南八省的吧?”

  孟宇看著四人譏笑的說道。

  “不錯我們都不是西南八省的醫師。”

  三角眼微笑著說道。

  “你們有所不知,倭國挑戰者里西南八省是,起碼有四個省的著名中醫大家不在場,不然小小倭國挑戰者何以那般猖獗。”

  孟宇看向眾人不甘的說道。

  “是啊!我之前一直強調說傳言不實,傳言不實。”

  李子旭也是附和的說道。

  “大家知道倭國挑戰者為什么會首選西南八省嗎?”

  孟宇看著眾人繼續問道。

  眾人不住的搖頭,孟宇看著眾人嬉笑的說道;

  “因為他們已經打探清楚了,那段時間,西南八省根本就沒有中醫大家存在,所以他么才去了西南,不然就怕沈城名不見經傳的王小勇,就可以打敗倭國的挑戰者你們是,倭國的挑戰者能力有多弱?”

  孟宇嬉笑的說道。

  眾人也是連聲附和,一旁坐著的李軍憤怒的幾次想站起身來反駁,都被王小勇拉了回來。

  “隨他們說去吧?你就是站出來也解決不了問題,嘴長在人家身上,人家愛怎么說就怎么說。”

  王小勇微笑著勸阻李軍說道。

  “可是師傅他們詆毀您的聲譽。”

  李軍憤怒的說道。

  “聲譽,是靠實力掙回來的,而不是靠力氣去爭取。”

  王小勇淡淡的說道。

  李軍聽了王小勇的話后怒氣見消,他自語著說道;

  “聲譽,是靠實力掙回來的,而不是靠力氣去爭取,這句好好有道理。”

  李軍最后微笑著對王小勇說道。

  王小勇聽到李軍的話后微微一笑。

  “難怪這幫倭國人敢去西南,原來如此。”

  三角眼感嘆著說道。

  就在此時七八個人簇擁著一位長相帥氣的中年男子走進了涼亭,眾人一進來有兩人快走兩步來到木凳前,用餐巾紙擦拭了一番后微笑著對中年男子說道。

  “韓先生您請坐。”

  “都是自家兄弟,你們不必如此客氣。”

  被稱為韓先生的帥氣中年男子微笑著說道。

  “韓先生今日是我等的榮幸與韓公子您相遇,我們有很多問題想請教一下韓先生您。”

  剛剛擦拭木椅的一位有駝背的男子,對著韓先生說道。

  “哈哈···大家相識就是緣分,有話請講。”

  韓先生大笑著說道。

  “韓先生您好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來自蜀中惠仁堂的馬海川,這次代表蜀中來京都參加華夏中醫協會舉辦的比試。”

  略顯駝背的男子自報家門的說道。

  “原來你是來自蜀中惠仁堂的馬老弟,失敬失敬。”

  韓先生微笑著說道。

  “韓公子您贊譽了,我想大家有一些人,還不認識眼前這位韓先生吧?”

  馬海川朗聲看向涼亭內的所有人說道。

  眾人議論紛紛都表示不認識,王小勇將詢問道目光看向了李軍,李軍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就在此時馬海川大聲的說道;

  “那我為大家介紹一下,這位就是西北藥王杜金義杜老的高徒,韓笑韓先生。”

  馬海川看著眾人甚為激動的說道,眾人在聽了馬海川的話后,心中陡然一震,很多人

  沒有想到眼前的男子就是大名鼎鼎的韓笑。

  韓笑在聽了馬海川的介紹后,看到了大家震驚的表情后微笑著說道。

  “大家好,我的確是西北藥王杜金義杜老的徒弟韓笑,今天有幸在這里與大家相識,是我喊某人的榮幸。”

  韓笑站起身來,對著眾人微笑的說道。

  “韓先生您好,久仰大名如雷貫耳。今日得此一見公子,果然氣度非凡。我是陜南德一堂的孟宇,很高興在這里與您相遇。”

  孟宇在聽了馬海川的話后第一個搶先說道。

  “孟公子,贊譽了,失敬失敬。”

  韓笑微笑著說道。

  “韓先生您好,你的大名可是久聞,先生果然是人中龍鳳,英語先生結識是我等的榮幸,我是皖南中醫協會的代表袁濤。”

  袁濤滿臉堆笑的說道。

  “原來是皖南的袁兄弟你好。”

  韓笑微笑著對袁濤說道。

  “韓先生,您好,我是來自華北院一堂的李子旭,久聞韓先生大名而今日得此一見,實乃三生有幸。”

  李子旭也是不甘落后搶先一步對著韓笑說道。

  “呀,原來你就是院一堂胡老的得意門生,幸會幸會。”

  韓笑看著李子旭故作驚訝的說道。

  接下來來眾人紛紛做上前去與韓笑打招呼,仿佛見到了中醫界的鼻祖,每一位都是恭恭敬敬。

  唯獨王小勇與李軍坐在那里穩如泰山,沒有起身與韓笑打招呼,當所有人與韓笑打過招呼后,韓笑的目光掃向了王小勇與李軍二人。

  馬海川迅速心領神會看向王小勇與李軍二人,譏諷的說道;

  “你們二人不過來拜見一下韓公子嗎?這可是我們華夏中醫界的翹楚,平日你們若是想拜見,恐怕都沒有這般機會。”

  馬海川看著王小勇與李軍不陰不陽的說道。

  二人對于馬海川的話語仿若未聞,依然自顧自的聊著什么,不時的還有笑聲傳出,此時所有人看向二人的目光都不善了起來,仿佛二人踐踏了他們的威嚴。

  “你們聾了嗎?給臉不要臉?”

  孟宇沒好氣的罵道。

  “是誰家的狗在此狂吠?”

  李軍對著王小勇微笑著說道,引得二人一陣大笑。

  “你罵誰是狗?”

  孟宇怒氣沖沖的對著李軍吼道。

  “誰接話我罵的就是誰?”

  李軍大笑著說道,所有人都看出來了,李軍在指桑罵槐。

  “你···”

  孟宇你了半天無言以對,抬步就要沖上去與李軍理論,可是此時韓笑卻對著孟宇微笑著勸說道。

  “孟公子算了,何必和他們一般見識,不要傳出去丟了我們的面子。”

  韓笑在那里夾槍帶棒的說道,表面像是很大度,但是任誰都看出來了,他也是話有所指,這里都是聰明人,都聽得出來其中的道理。

  “韓公子說的對,我們都是為了華夏中醫的榮譽而來,我也是犯不上于這種唔知道人置氣。”

  孟宇本就是極為聰明的人,剛剛他也不過就是在韓笑面前作秀而已,現在有臺階了自然就下來了。

  此時的李軍原本看著孟宇要沖過來,他也是站起身來,王小勇倒是泰然自若的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

  眾人看到韓笑都沒有生氣只是言語相擊,所以也就沒有人再理會王小勇與李軍二人,大家都圍在韓笑身邊噓寒問暖。

  “韓先生,我前段時間看新聞說,您師傅特意前往沈城挑戰王小勇失敗,不知是否其中有隱情?”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