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鄉村小醫圣 >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治療方案

  鄉村小醫圣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治療方案“你胡說,那都是影視劇里騙人的東西,鬼才信你。”

  秘書百合只是一條手臂失去知覺,但是嘴和其他部位沒有事,所以她大聲反駁的說道。

  “你要是再敢亂說話,信不信我讓你身都不能動?”

  王小勇翻了一下眼皮,不屑的說道。

  秘書百合原本還有反駁,可是一天身都不能動后,硬是把到嘴邊的話給咽了下去,惡狠狠的看著王小勇。

  “這才乖,不要耽誤了我與任總說正事。”

  王小勇一語落下,秘書百合險些栽倒在地,她萬萬沒有想到平日里看著一絲不茍的王小勇,居然是這等貨色。

  任春艷通過今天發生的事,也是改變了對王小勇以往的認知,看著嚇得一臉慘白的秘書百合王小勇嘴角勾起了一絲笑意。

  “姐姐,您這癥狀可是持續了好多年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在您十四歲第一次初潮時遭受過冰寒侵襲。”

  此時的王小勇看著任春艷異常鄭重的說道,任春艷聽了王小勇的話后心中陡然一震,原本蒼白的面色居然有了一絲紅潤。

  “先生,您是怎么知道的啊?”

  任春艷驚訝的看著王小勇,隱隱還有一分激動,她的確是在十四歲數九寒冬來的第一次初潮。

  因為沒有經歷過此事,所以在外游玩時不慎落入了冰湖里,因為寒氣的侵襲,導致每個月經期時都會疼痛難忍。

  這些年她也是走南闖北的依據,可最終還是無疾而終,至今依然備受病疾的折磨,也只能靠藥物緩解。

  “我自然是通過脈象,感受到你體內的陰寒之氣,已經嚴重淤積,如果我沒說錯的話,姐姐這幾年病情發作越來越嚴重了。”

  王小勇看著任春艷微笑的說道。

  “不錯,這幾年每月此時都會讓我痛不欲生。”

  任春艷說道此時淚水滑落,傷心欲絕,接下來任春艷向王小勇講述了十四年前的經過,已經這些年的醫治情況。

  “姐姐你也不必如此擔心,雖然你體內的陰寒之氣越來越重,但是暫時還無生命之憂,不過任其發展下去,你是不出三年姐姐就會因寒氣侵蝕臟腑無疾而終。”

  王小勇異常鄭重的說道,任春艷看得出他絕不是在嚇唬自己,而是自己體內的情況的確如此,此時的任春艷臉上更加蒼白了幾分。

  秘書百合一同王小勇的話后,“哇”的一聲哭出聲來,淚水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王小勇看了看百合。

  依然伸的筆直的右臂站起身來,一指點在了秘書百合的肩井穴上,隨后她的手臂便有了知覺,恢復了活動能力。

  雖然此時秘書百合的手臂恢復了活動能力,可她依然怒目而視死死的盯著王小勇,仿佛有殺父之仇一般。

  “你要是希望任總能夠盡快好轉,現在就去醫館把我當藥箱拿來。”

  王小勇看著秘書百合挪椰著說道。

  “你說你可以治愈任總體內的病疾?”

  秘書百合一臉激動的說道,完忘記了自己剛剛還喝不得咬死他。

  “不錯,你開去快回。”

  秘書百合瞬間滿臉堆笑的說道

  “好嘞。”

  說完話后如一陣風一般跑了出去,任春艷看著眨眼消失的秘書百合,對著王小勇勉強擠出了一絲笑意。

  “百合的不敬,王先生不要介意,這孩子從小就是孤兒,是我從孤兒院把他領養回來的,所以她對我的

  感情尤為深重。”

  任春艷向王小勇講述了她與百合之間的往事,也許是注意力的轉移任春艷似乎覺得疼痛有所緩解。

  王小勇通過與任春艷的聊天,對她有了進一步的了解,商海中的爾虞我詐以及童年的往事王小勇也知道了很多。

  就在二人聊天的間隙王小勇給李軍打了一個電話,讓他給抓了一副中草藥,交給秘書百合。

  “弟弟姐姐的身體你真的能治愈?還是說你只能和其他人一樣只是調理。”

  任春艷在王小勇說出她的病情之后,心中升騰起了一絲希望,可是等冷靜下來之后,她才想到自己的病急,如果能夠治愈也不會拖到現在,所以她對王小勇并沒有抱太大的希望。

  “姐姐真是不相信我的醫術嗎?”

  王小勇微微一笑,看著任春艷挑了挑眉毛。

  任春艷聽了王小勇的話后心中再次升騰起了一絲希望,她略顯激動的看著王小勇說道。

  “姐姐自然相信你的藝術無雙,可我的病疾,我自己知道,這些年來,我是走南闖北的尋訪名醫,就連米國我都遠渡重洋的去過,可到頭來依然無果。”

  任春艷極為落寞的說道,此時的她臉上多了一絲猶豫,卻更加的惹人憐惜,王小勇此時看著一臉病態的任春艷,也不僅怦然心動。

  當任春艷抬起頭來之后,剛好看到王小勇那火辣的目光注視著自己,任春艷也是面露羞愧之色,蒼白的面龐上升起一絲紅潤,更顯得楚楚動人。

  王小勇不是沒見過美女的人,就說秦鸞那也是傾國傾城的魅力,不過與任春艷相比卻顯得有些雅嫩。

  而任春艷有一種成熟女性獨有的魅力,再加上她眉宇之間與生俱來那一絲媚態,更是讓無數男人神魂顛倒。

  王小勇也是人,有血有肉也有七情六欲,他不是圣人眼看著眼前貌若天仙,楚楚動人的任春艷情不自禁的說道

  “姐姐,你真美。”

  王小勇不經意間說出了心底里最想說道話語,任春艷聽了這句話后心尖猛烈的顫抖的兩下。

  她聽過太多的阿諛奉承,更是聽過無數的贊譽,可是王小勇簡單的三個字卻讓她感受不同。

  如若平時有人這么說她只會淡然視之,因為她都已經聽膩了夸贊她美麗的話語,王小勇說的三個字仿佛直接擊到了她的心坎上。

  這些年來,他在商海打拼,身邊不凡眾多的追求者,達官顯貴不計其數,甚至有人揚言以百億為聘禮都沒有打動過她。

  任春艷因為擁有讀心術之異能,所以與她接觸的男人無論表面多么的高大上,心底的齷齪她都可以窺視。

  有時她甚至覺得自己不會再喜歡上男人,因為那些男人光鮮的外表之下,都有一顆齷齪的內心。

  可是今天王小勇簡簡單單的一句,姐姐你真美,擊中了她的心尖,這是從未有過的感覺,任春艷甚至有一絲興奮,甚至想投懷送抱。

  就在任春艷想回應一下王小勇時,秘書百合拿著一個藥箱和一包中草藥,氣喘吁吁的跑了進來。

  “王小勇你的藥箱。”

  經過秘書百合的呼喚,王小勇瞬間回過神來,此時任春艷原本蒼白的面龐,卻是布滿了紅暈羞愧的低下了頭去。

  秘書百合不是傻子,雖然年紀輕但是她與任春艷生活多年,對這個好比母親一樣的姐姐在了解不過了。

  “你們··?”

  秘書百合剛剛說了一句,王

  小勇起身一把奪過了藥箱,看著秘書百合指使的對不起說道;

  “你們什么你們,趕緊去食堂給任總煮藥,熬到只剩一腕就好。”

  秘書百合本來還準備點什么卻被王小勇連推帶桑的退出了門外,反手就把門給關上了,而且上了鎖。

  當鎖們的“咔噠”聲傳來,低著頭的任春艷的嬌軀明顯一震,王小勇回頭正好看到了這一幕,他發現任春艷的面霞更加的紅潤了一份。

  王小勇看了看坐在沙發上魂不守舍的任春艷,尷尬的說道。

  “姐姐你不要緊張,我也是怕給你治療的時候有人打擾。”

  剛剛要不是秘書百合突然間闖入,王小勇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對著尷尬的局面,幸好秘書百合出現的及時打破了王小勇的尷尬。

  此時的王小勇還在心中感激秘書百合的八輩祖宗呢!真不知道要是秘書百合知道了此事后會作何感想。

  “咳咳··我知道,先生的為人,絕不會亂來。”

  任春艷輕咳了兩聲緩解了一下尷尬,可是說完話后,她又有些后悔,因為此時她的心底居然有一分期許,希望與眼前這個大男孩發生點什么。

  不過這個想法只是稍縱即逝,她甚至在心底里罵自己無恥,因為她既然了解過王小勇,自然知道王小勇的未婚妻是秦氏集團的秦鸞。

  秦鸞不但有傾國傾城的容顏而且,年齡要比任春艷小的多,若論長相任春艷自認為不必秦鸞差。

  可是年輕才是資本,秦鸞不但有年齡的優勢,而且還有秦氏集團作為后盾,加上秦氏集團最近不知走了什么狗屎運,接連與眾多財團簽署合作協議。

  這讓任春艷更是覺得自己不如秦鸞,所以她壓下了心底的那一絲激動,再次看向了面前的王小勇。

  王小勇此時正在整理自己的藥箱,他首先拿出來了一套銀針,然后又拿出來了一些瓶瓶罐罐擺在了茶幾之上。

  當所有東西收拾妥當之后,王小勇才看向了任春艷,而此時任春艷正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雙眼迷離,神游天外本就沒有注意到,王小勇已經收拾完畢。

  王小勇還不走到任春艷的面前,抬起了右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嬉笑不已的說道

  “姐姐,我長得有那么帥嗎?讓你都看入迷了。”

  正在神游的任春艷突然間回過神來,原本已經紅潤的面龐,此時就如熟透了的紅蘋果一般,嬌艷欲滴。

  任春艷瞬間羞愧的低下頭去,自己在心底里罵自己。“都什么年紀了?居然還犯花癡,居然還是在一個大男孩的面前,丟死人了。”

  其實任春艷的年紀并不大,現如今也不過才二十九歲而已,只是與王小勇相比就要大上好幾歲了。

  “姐姐,我和你說一下我的治療方案吧?有兩種治療方法,第一種就是我以針灸之法為你去除體內的寒氣。

  這種方法有效快速,再配以中草藥不出一個月,我就完可以治愈你體內的寒氣,從此以后你再也不用受這寒氣侵蝕之苦。

  不過這第一種治愈方式需要針灸,您應該知道針灸可是不可以隔著衣物進行,所以您需要將外衣脫去才可以針灸。

  第二種方法呢!就是一中草藥來調理你的身體,慢慢的將你體內的寒氣逼出體外,不過這個過程相對漫長。

  因為你體內寒氣較重,所以不是一時半刻可以部逼出體外,至少需要一年的時間,這還不排除治愈過程中發生其他的問題。”

  。

  

彩票大奖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