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美漫喪鐘 > 第1052章?SSR重組

  “怎么還來接我?紐約是我的地盤,完全沒必要這么興師動眾。”

  霍華德下了船就先買了報紙和漢堡,趕緊感受一下文明社會的滋味,一直在雨林里亂鉆,他感覺自己都要變成野人了。

  在碼頭上迎接他的正是弗瑞,不光是他來了,在街道的暗處還藏了其他幾個咆哮突擊隊的人。

  “隊長,斯塔克博士。”弗瑞嘴角一扯,十分平淡地跟兩人打招呼。

  史蒂夫笑著點點頭,他在人群中搜尋佩姬的身影,卻沒有看到她。

  霍華德咬著漢堡,看了看手里的報紙,頭版頭條寫的就是‘面對年底慘案,某負責機構被勒令解散’,雖然沒有明說,但是知情人一看就知道是ssr被解散了。

  他又看了看弗瑞,明白了過來。

  “咳咳,你和咆哮突擊隊都失業了是吧?想找工作沒問題,我的斯塔克工業可以雇你們當保安,弗瑞你就當個安保總管,每年工資這個數。”

  說著,霍華德伸出了兩指在弗瑞面前像兔子耳朵一樣晃晃,意思是兩萬美元。

  雖然身上還穿著破爛的西裝,外罩一件海員大衣,但他說到錢的時候無疑是自信爆棚。

  在1955年,美國的人均年工資是在4500美元左右,霍華德不相信只是過個年,這個數字就能漲多少。兩萬美元一年,多少雇傭兵把命都丟在非洲和拉丁美也賺不回這個錢來,也算對得起弗瑞的一身本事了。

  然而弗瑞絲毫沒有心動,只是面無表情地看著他:“不是這件事,我們是來找你開會的。”

  “開會?開什么會?”

  霍華德看著碼頭上人來人往,已經有嗅覺敏銳的記者趕來拍攝軍艦了,他有些意興闌珊。

  他打算要去吃飯喝酒睡覺,然后再去偷窺自己命中注定的妻子,哪有時間開會。

  然而弗瑞直接讓人開來了車子,推著隊長和霍華德上了車:“我不知道是什么會,但卡特特工在那邊等你們,總統密令。”

  “切,真麻煩啊,那路過威爾遜百貨的時候能停一下嗎?我得換身衣服。”

  霍華德也正經了一些,但既然是要開會,他總不能穿這個去。

  史蒂夫點點頭,他們雖然在軍艦上洗過澡了,但是衣服確實該換了,他雖然是退伍軍人,但是弗瑞既然把他推上了車,應該是有什么事需要商量吧?

  “恐怕沒有那個時間。”開車的杜根扭頭笑著說了一句,他一打方向盤將車子駛向郊外,小小的黑色轎車被開得飛快,就像是當年在敵后行動被斯圖卡追著打時一樣。

  十多分鐘后,在新澤西郊外一處像是農場的破舊谷倉里,車子駛入后連同地面一起向地下沉去。

  “又是秘密基地哈?我就知道國會那群人不會輕易讓我們解散的。”斯塔克在車里翻了翻,找到一包煙:“啊哈,我想你們的車上也會有香煙。”

  “這里是‘操場’,早些年由13號特工負責領導修建的備用基地,原本是擔心二戰被敵人登陸才建造的。”升降梯沒有燈光,弗瑞整個人都仿佛在車廂中消失了,只見一副憑空漂浮的牙齒一開一合:“ssr解散了,我們所有人都被開除了軍職,所以總統授意我們建立新的組織,脫離軍方的管制,由他個人直轄,國會撥款,之前我們一直在討論是叫srs好,還是rss好。”

  “難道我們就不能放過s和r兩個字母嗎?反正是掩護,隨便起名叫個某某辦公室,或者什么計劃不就好了?”伴隨著機器齒輪的轉動聲,霍華德無所謂地點上了煙。

  “佩姬呢?她是什么意思?”史蒂夫想問問她的情況,為什么她看起來很忙的樣子。

  弗瑞嘆了口氣,他知道史蒂夫已經退伍,而佩姬原本也退出了ssr,打算和他一起去周游世界的。

  但現在恐怕是不行了。

  “總統任命她成為了新機構的第一任管理者,我很抱歉,史蒂夫,你們的婚”

  弗瑞的話還沒有說完,史蒂夫就抬手打斷了他的話。

  那手慢慢地收回,在黑暗中史蒂夫捂住了自己的臉,幽幽嘆了口氣。

  佩姬一直說要一起提前退休,去旅行結婚,但現在卻執掌了美國的特工機構,為什么她說的話和做法完全不一樣?

  弗瑞和杜根對視了一眼,大胡子的達姆彈呲著牙搖搖頭,隊長和13號的事,外人最好還是不要多嘴。

  見到車廂里的氣氛有些尷尬,霍華德趕緊說起了葷段子,而弗瑞和杜根也立刻順坡下驢,講了幾個更葷的,一時間漆黑的升降間內充滿了歡聲笑語,聲音在幽深的通道中不斷回蕩。

  這個地下基地并不是很深,所以很快杜根也再次發動了車子,在出現了燈光的地下隧道中行駛了起來,而幾十秒后,眾人眼前豁然開朗。

  一處巨大的地下空間展現在眼前,到處都是忙忙碌碌的人群以及來回奔波的小型車輛,滿眼都是亂糟糟的景象,而這里居然還停著幾架飛機,遠處的土跑道正在鋪設混凝土。

  機械的碰撞聲,工人們喊號子的聲音,汽車引擎的響聲,仿佛交響樂一樣混雜在一起,這里充滿了緊張的氣氛。

  車速慢了一些,杜根時不時還要從車窗探出頭去喊著讓人躲開,在幾分鐘后,他們抵達了一處電梯。

  “在開會之前讓我先和佩姬談談可以嗎?”史蒂夫看向弗瑞,他從身后的破袋子里取出盾牌,背在了身后。

  黑炭沒有什么意見,他伸手按下了電梯的按鈕:“她一直都是我的領導,所以你問我也沒用,上次那件事后,她在白房子的工作非常到位,總統完全被她說服了。”

  霍華德摸了摸自己的臉,掏出一把小剪刀來對著嶄新的金屬電梯門修剪胡子,含糊地說道:“她恐怕現在是美國最有權勢的女人了,我們這些熟悉她的人還好,知道她的能力,但是很多人恐怕不會服氣,她接下來的壓力很大。”

  弗瑞點點頭,對他來說,佩姬當局長是好事,因為從二戰起她就一直跟著咆哮突擊隊行動,所以自己的隊伍依舊是中堅力量。

  但對于有些人,就不是了。

  而且黑炭經過這么多次的事情,明顯感覺到ssr內部充滿了各種勢力的間諜,這次借著重組的機會,對所有人進行詳細調查倒是方便了。

  幾人上了樓,在會議室中見到了佩姬,此時的她已經穿上了軍裝,正在忙著跟參謀交代什么事情。

  她抬起頭來,朝著史蒂夫笑了笑:“快坐下,我們簡短地開個會,商量一下我們的新機構叫什么名字,國會那邊要走程序。”

  “我能跟你談談嗎?很快。”史蒂夫走近了一些,小聲問道。

  “很著急嗎?”佩姬的大眼睛看著他,不過還是點了點頭:“我們去旁邊的茶水間,各位,稍等我們幾分鐘。”

  “嗯?美國隊長這么快的嗎?”

  霍華德小聲跟弗瑞咬耳朵,迎來的只有黑人那顯得超大的白眼。

  進了茶水間的兩人,佩姬順手鎖上了門,她撲到史蒂夫懷里送上香吻,片刻后小聲說道:“我知道你想我了,我也很想你,聽說你跑去了古巴可擔心死我了,不過現在這里還是公事要緊,晚點去我宿舍再繼續好不好?”

  史蒂夫嘆了口氣,他輕輕拍拍佩姬的后背:“我知道,我只是想問問你為什么還要接下這個差事?我們不是說好了,先去南極探險,然后旅行結婚的嗎?”

  “世界變了,史蒂夫,我們的敵人又一次撲了上來,在徹底打敗他們之前,我們都不能休息。你也看到了,這是超出想像并且你死我活的戰斗,我們兩人的事推遲一年好不好?”

  佩姬捏著史蒂夫的手,抬起頭看著他的眼睛,很是認真地說道。

  美國隊長點點頭,他摸著她的頭發:“好吧,我能理解,反正我們將來的日子還長得很,晚些結婚也沒關系。既然你打算留下,我也重新歸隊好了,給你幫點忙,想必弗瑞他們會歡迎我的。”

  “那個史蒂夫?”佩姬皺起了眉,有些心虛地低下了頭:“總統的意思是你近期不適合出現在公眾場合,哪怕是被人目擊都不可以,你愿意回來我當然高興,但只能做文員。”

  她的聲音越來越小,但史蒂夫還是聽得清清楚楚。

  茶水間中潮濕的氣息哪怕溫暖的燈光也無法驅散,史蒂夫緩緩閉上了眼睛。

  他只是殺了應該殺的壞人,他沒有錯,為什么總統會下這樣的命令?就連佩姬也妥協了?

  見到他不說話,佩姬有些討好地摟住他的腰晃了晃:“做我的秘書怎么樣?沒人的時候,我們可以在辦公室里跳舞,就像這樣。”

  她笑著問道,這些年,她已經給他教了很多舞步了,也許是因為當初的承諾,史蒂夫向來都很樂意和她跳舞。

  然而史蒂夫搖了搖頭,他的學歷只到高中,對自己的知識水平心中有數。

  就算他再怎么想和佩姬再一起,一個明顯不合格的人占據了局長秘書這樣的職務,是對所有人的不負責。再加上女人做領導在這個年代本就被很多人指指點點,他不能給佩姬添亂。

  “不了,你讓我去殺nazi,去殺小鬼子,都沒有問題,但是處理文書工作,打字接電話,恐怕我幫不了你,我還是退伍在家吃退休金畫漫畫吧。”

  佩姬點點頭,她不會強迫史蒂夫做什么事:“也好,你太容易相信別人,確實不適合面對勾心斗角的間諜戰,你真的打算去畫漫畫嗎?”

  “為什么不呢?我小時候是雙槍俠的粉絲,后來霍勒威也給我展示了那兩把左輪槍,我想要把以前的小說畫成漫畫。”史蒂夫故作輕松地苦笑了一下,他有一種被所有人遺棄的感覺。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彩票大奖排行榜